白鹅潭规划:吸取教训比追求特色更实在

2008-07-18 作者:冯 原 来源:金羊网 -- 羊城晚报 浏览:

  吸取教训或许要比追求特色实在一些,如果过于追求特色也能成为某种教训的话。让我们更多从功能化的角度考虑城市建设,把形象留给未来的发现者,对于今天的城市设计者来说,可能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做法

  三江汇流的白鹅潭虽然是传统的羊城八景之一,但是在水道纵横的珠三角,临江水景成为打造城市形象的资源不过是最近十年才兴起的新观念。正如二十世纪的老照片所记录的景象———珠江曾经是船运繁忙的水道;是轮渡和码头的汇聚地;是世代生活在舢板上的疍民的“家”。如果说,珠江的“水岸景色”一直存在着,那大半也是“自然形成”的。

  把广州的珠江景色说成是“自然形成”的,并不是要去否定广州走向现代城市的历史,就算我们把沙面这种外来的租界略去不谈,在陈炯明或是孙科主政广州的时期,他们在珠江边的岸线建设上都是有所建树的,更不要论陈济棠的“粤人治粤”方针对广州产生的莫大影响。广州,虽然每一代主政者都或多或少在珠江两岸留下他们的痕迹,但是,这样一种景象的形成却是历史性的,它们阶段性地形成了广州的某些特色,并为我们留下了难得的空间遗产,以及可能的经验和教训。

  问题在于,那些在历史上形成的特色,到底是特色还是教训?其实并不容易回答。吕彦直为广州留下的中山纪念堂已经被公认为民族建筑的典范,这当然是广州城的特色之一;不过,陈济棠留下的海珠桥是否是一种特色,他可能并不在乎特色这一点,毕竟,重要的在于交通。在那个年代,就连建在海珠桥边上的那个火力发电厂也很少困扰过广州市民,这倒不是说那时的广州人不怕煤烟,我想说的是,城市建设总是适应现实的产物,特色的产生可能不是刻意营造的。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海珠桥肯定不是为了增加广州特色而造,但时光流逝了几十年之后,在今天这种构建广州特色的热切想象之中,这个普通的铁桥就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特色。所以,什么是城市特色,不在于这个城市有没有特色,而是取决于一种发现的能力,甚至那个早已失去功能的火电厂,作为一种工业历史建筑也不失为某种城市特色,想象一下把它拆掉,广州的特色是减少了还是增加不就明白了。

  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历史上并不是每个时候的人们都很重视特色,但城市特色还是因为这种或那种原因形成了。很可能,只有今天的我们,要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关心什么才是广州的特色,这是因为城市特色变成了让城市增值的最佳资源。重视特色的追求也使得制定城市规划和打造城市特色密切交织到一起,造成了一种城市象征主义的流行。在广州,这种象征主义曾经一度把广州的中心由西堤和海珠桥移向珠江的东面,掠过了二沙岛定位在珠江新城的岸线边上,现在,由于广佛都市圈的提出,象征的钟摆又由东转向了广州城的西面,最近的白鹅潭城市设计竞赛已经带来了第一轮的结果,它让我们看到,白鹅潭的一江三岸将会跃升为广州的最新的城市象征———要与上海的陆家嘴和香港的尖沙咀一较高下,那么,它的特色又是什么呢?

  与政府要全力打造这个“广佛之心”的雄心相比,张市长前天提出的教训一说却给公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着重强调白鹅潭城市设计要吸取珠江新城在交通规划上的“教训”,其实这个教训的产生离我们并不太远。以特色和教训为题,我仍想举陈济棠的海珠桥为例子,我想有些教训是不能成立的,比如今天的人们就很难去指责陈济棠为什么把海珠桥造得这么窄,他预见不了今天广州城的人口和交通状况并不是一种教训,但珠江新城确实有教训的成分在内。反过来说,陈不过是为广州造了一个桥,却意外地为今天的广州贡献了一个难得的城市特色。再看一下珠江新城,交通规划的失误是否也算是特色呢?

  吸取教训或许要比追求特色实在一些,如果过于追求特色也能成为某种教训的话。让我们更多从功能化的角度考虑城市建设,把形象留给未来的发现者,对于今天的城市设计者来说,可能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