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免费公园能否少点商业味

2008-09-01 作者:陈林 李珩 来源:重庆晚报 浏览:

\
南区路邹容烈士纪念碑附近绿树成阴  

  重庆目前已建成的公园共有135个,其中近40个是在2006年之后建成的。这40个公园中,绝大多数是主城区内的公园。而未来10年,主城区将新建17个市级公园,其中大多在百亩以上。

  随着公园免费开放,逛公园成了多数市民乐意的休闲方式。公园不仅是城市的天然氧吧,还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寄托和依赖。可如今,这种依赖似乎在个别地方有点变味。如何管好免费公园,怎样才能更好地发挥公园作为休闲娱乐场所的功效,这已成为市民给城市管理者们提出的新课题。

  公园商业味过浓

  市民舒适感下降

  麻将声太吵 舒适感下降

  市花卉园目前既是我市首家植物花卉专类园,也是主城区日均接纳游客量最大的公园。

  廖建国住在花卉园附近,是公园的常客。每天上午,他都会到公园内跑步,并和其他老人一起下棋,中午才回家。但近来,他越来越难以感受到公园的乐趣,舒适感严重缩水。

  8月29日,记者在花卉园看到,即使下着雨,也有十余桌麻将打得正欢。撑起太阳伞,喝杯热茶,加上公园内的新鲜空气,打麻将的确很惬意。“麻将声太吵了,占的地盘也越来越大!”廖老叹气说,自从去年6月花卉园免门票后,“麻将桌一下子就多了起来,5家茶馆分布公园各处,多时甚至有100余桌。”廖说,即使在标有紧急避难场所的地块,也摆上了麻将桌。

  “其实也不是说公园内不能打麻将,但公园是让老百姓呼吸新鲜空气、休闲的地方,过了就变了味!”廖老说,前几天,公园管理方还将园内的3张石桌拆掉,欲改成麻将桌,游客意见很大,最终又才恢复。

  市园林局曾统计,占地面积220多亩的花卉园,每天要接纳1万多名市民入园游览休闲。按照《重庆市公园设计规范》的要求,在公园,游客人均约占60平方米的绿地才会感到舒适。这样换算下来,花卉园最初的设计容量不到2500人。如今实际游人量超过4倍,加上“拥挤”的经营设施,公园味道的确淡了些。

  门面一串串 公园像卖场

  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公园是位于沙坪坝的沙坪公园。记者一走进公园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批儿童娱乐设施,越往里走,餐厅、麻将馆、婚宴场地、随处摆放的小吃摊……“商业味过浓了,这也是重庆公园的硬伤。”市园林局公园管理处处长李光明说,过浓的商业味让沙坪公园基本丧失了公园的基本属性。而在重庆,像这样的公园不在少数。

  “在市属公园中,无论是设施管理、园容园貌,还是经营秩序,管理都还不错,区属公园则相对落后一些。”李光明说,市园林局今后将加强对公园内经营设施的管理,比如合理设置服务点,经营者经营门类、场地不得超过规定的范围等。“当然难免有公园违规,这就需要市民参与监督,我们好及时纠正、整改。”

  让市民与公园零距离接触

  大渡口公园围墙要全拆

  大渡口公园取消收费“门槛”后,计划今年底或明年初拆除建了20多年的围墙,真正把公园还给市民。上周,大渡口区公园管理处透露,拆除后的公园围墙,将改用植物墙代替,增开公园入口。

  大渡口公园位于该区核心地段,占地150多亩,是主城六大商圈中所处位置最核心的公园。大渡口区公园管理处主任王宏介绍,该公园建于1986年,为了便于管理,400多米长的围墙一直存在,尽管2004年3月公园免费开放,但仅有3个进出口。

  “大渡口公园计划拆除现有的混凝土墙、透空铁栏杆围墙,改用植物墙代替,成为开放式公园,与周边广场、步行街融为一体。”王宏说,之所以拆除围墙,主要是公园免费开放后,人气陡增,日均最高人流量从1万人增至3万人。而公园周边目前已开发上十个成熟楼盘,住有10余万居民。“早晨一旦天气好,公园内跑步的人特别多,他们都要求公园多增加入口。” 

  据悉,目前常年活跃在公园内的群众组织有30多个。大渡口区书法家协会成员杨勇说,公园免费开放4年来,感觉服务越来越人性化,搞活动时可免费搭电、提供直饮水,增设便民雨伞、配备日常药品、针线包等。

  王宏介绍,公园先后在加强管理、提升服务方面下了功夫,成为主城区最先达标的公园之一。比如:增设篮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桌等,都是全免费;2005年起率先在主城公园中办理公共责任险,凡游客在公园内出了事,由保险公司买单;在经常逛公园的群众代表中,率先聘请20多名文明行为义务劝导员,让游客自我监督、提升市民素质,从而降低管理难度和成本。

  新建公园避免3大误区

  实际上,现有公园建设、管理中总结的经验、存在的问题,对今后新建公园提供了一些借鉴。昨日,市园林局原副局长、市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向培伦,市人大城环委委员、市旅游商会会长刘放指出:新建公园要尽量避免三大误区。

  误区  投资动辄数以亿计

  “我近期陆续参加了部分新公园的规划设计评审,发现这些公园投资动辄数以亿计,感觉是在修建星级花园。”向培伦说,部分区县有关领导理直气状:这是提升城市品质的需要,目标就是要一鸣惊人、超英赶美。

  刘放认为,新建公园是民心工程,不要为建而建,更不能为了“抢眼”,沦为政绩工程。他举例说,主城某区建设体育公园,投资高达5亿多元,这么高的投资额,就是因为配套高尔夫球馆等高档消费场所。

  向培伦说,从国内外来看,所谓公园都是服务普通大众的,就是树林草地,让人走得进来、坐得下去,能够放松身心、回归自然,没有必要搞星级的服务设施,那些服务可通过会所等市场手段解决,期望公园今后能赚钱、赢利,本身有违公共资源、公共产品属性。

  误区  公园建设贪大放小

  未来要建的17个市级公园大多位于内环高速外,新建公园是否只能远离人口密集的主城核心区,这些地方的核心地段、街头巷尾再无地可建吗?向培伦的答案是否定的。

  向培伦说,新建公园除了建设数量外,重要的是要均匀分布。因此,在人口密集的主城核心区,如果分布不平衡,今后居住在核心区的人将会离自然越来越远。

  刘放认为,主城区建设公园,一定不要抓大放小、贪大求全。他举例说,在蜿蜒的南区路上,两侧绿树成阴,邹容碑在乔木的掩映下,古朴安静。在转弯一侧,还有古香古色的小亭子供行人休憩和玩耍。每次经过,心情都得到放松。

  “主城若能多有几处这样的景观该多好!”刘放说,街旁绿地、护坡绿地、小游园等,尽管规模小,一旦星罗密布,可成为主城公园极其重要的有益补充,这也是广大市民不可缺少的。

  误区  观念停在见缝插绿

  重庆直辖后,城建部门曾倡导见缝插绿,要想方设法多建绿地。对此,向培伦认为,出发点虽好,但观念上是被动的。要变被动为主动,就必须主动为城市开辟绿地,在城市开发建设前,把绿地规划、预留出来。

  城市公园、绿地的根本属性,就是城市公共生活空间。刘放认为,绿地往往是城市建设规划中最容易被“调整规划”的用地。因此,城市街道、人行道、广场、河道周边的绿地被随意挤占、侵占的事时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