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故居:拆还是留

2009-07-31 作者:李韵 来源:新京报  浏览:

  “北总布胡同24号院可以建成城墙博物馆,让公众了解名人,更了解名人的思想和那段历史。”

  “从贴拆迁公告到现在,已经折腾两年多了。你看这遍地垃圾,我们怎么住?”在东城区金宝街南面的北总布胡同24号院里,一位姓王的居民指着残垣断壁对记者抱怨着。

  如果不是居民的确认,记者很难想象这座挨着赵家楼已经拆了一半的四合院,就是中国古代建筑历史学的奠基者、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与一代才女林徽因的故居。

  曾经雕梁画栋的门楼如今只剩下红漆门框,下面是小山一样的垃圾。院子东墙被挖开一个5米长的缺口,西墙被蓝色的围挡隔开,院子中三层小楼的一层已经人去楼空,墙上贴满了拆迁公告,二层、三层还有十几户居民。楼南侧的合欢树,据说是梁思成的儿子梁从诫小时候爬过的。在院子北侧是一排平房,其中一户已经搬走,其他几间还住着人,掀开的屋顶保存着中国古建筑中的梁、檩、柁等传统结构,这里就是当年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卧室和起居室。

  7月13日,这里叮叮当当的拆迁工作终于停了下来。因为北京市规划委接到群众举报,抗议拆除梁思成、林徽因的故居。然而闻讯赶来的北京市文物局的工作人员发现,这处故居并没有被列入文物局公布的“名人故居保护名录”。

  这里要建的商业项目——弘通大厦定位为“公寓及商业办公”,早在2003年就开始实施拆迁。然而几年下来,拆迁费一涨再涨,进度也严重受阻,仅拆除社科院、街道办事处等单位的花费就高达1.2亿元人民币。院内居民证实,自从“叫停拆迁”成了热门新闻后,近日无论是开发商还是政府部门,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中信地产至今没有公开表态,方案近乎搁浅。

  一座小院,究竟是继续拆除,还是应该修复保护?记者辗转找到了梁思成的遗孀,他的第二任夫人林洙女士。在清华园一座陈旧的小楼中,林洙告诉记者,梁思成在北京的故居有好几处,除了北总布胡同24号(当时的门牌是3号)外,还有清华园北院和府右街。其中,北总布胡同24号院是梁思成和林徽因1931年到1937年居住的地方。当时这房子是租住的,虽然只住了7年,但这一时期是梁思成人生中的重要阶段。

  林洙虽然1948年才来到北京,但她经常听梁思成说起那段经历。1931年“九·一八事变”,梁思成举家迁到北平,他参加了专门从事对中国古代建筑研究的“中国营造学社”并担任法式部主任,从此投入进中国古代建筑的研究。

  为了调查中国古建筑,梁思成跑了100多个县市、探访了1800多座古建筑,对其中的206座古建筑进行了详细测绘,完成图稿1898张。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古老的敞肩桥——河北赵县的隋代赵州桥,世界上现存最高的木构建筑——山西应县的辽代佛宫寺木塔,以及中国现存最伟大的唐代建筑——山西五台山的佛光寺等。之后出版的《中国建筑史》和《图像中国建筑史》中大部分资料和照片,都是那时侯考察收集和拍摄的。

  在1931年到1937年间,徐志摩、沈从文、萧乾这些文人朋友经常是北总布胡同24号院的座上宾,那时这座小院是京城有名的文化沙龙。

  林洙告诉记者,北总布胡同24号院记录了梁思成和林徽因重要的生活经历,而这段经历恰恰与两人的成就有密切关系。“所以无论从建筑史的角度,还是从文学史的角度来看,这座故居都应该得到保护。”

  曾经力荐保护纪晓岚故居的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罗哲文告诉记者,梁思成故居的建筑是清末民初的,它的主要价值在于记录了在中国建筑史和文学史上两位名人的生活足迹,因此具有很高的人文价值。应该先停止拆除,然后由北京市文物局进行调查和评估,之后酌情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名单。[NextPage]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岳升阳指出,一个城市的历史文化是由名人的活动积累起来的,名人故居作为文化要素是城市历史的载体。尽管有些故居是近现代建筑,在建筑学上价值并不大,但是由于它们承载了一定历史时期的文化,颇具意义,值得保留。“不过通常名人的故居不止一处,一概而论地保护显然不太科学。重点是看建筑本身是否具有代表性,是否承载了名人重要的人生轨迹。不过就北总布胡同24号院而言,如今北京城内的四合院已经很少了,这里值得保护起来。”

  谈到具体的保护措施,岳升阳建议,可以调查一下这里居民的生活状态,如果水、电等基础设施陈旧、生活质量不高,可以考虑把居民迁出,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同时把院子中间的三层小楼拆掉,恢复当年的原貌。由于上世纪50年代有关部门对北京城做过详细的测绘,所以应该能找到当时的图纸。

  林洙也支持这个设想。“如果能把梁思成和林徽因的那段工作经历复原会更有意义。可以在故居里设立一个陈列室,找一些当时的照片和书稿,让人们更近距离地了解他们。”

  不过,既然保留故居有如此深远的意义和切实的好处,那么当初这里为什么会抡起拆迁的大锤呢?24号院的居民告诉记者,他们是建国门街道办事处职工的家属,从上世纪80年代就住在这里,到90年代院里盖起了三层小楼,住的主要还是职工家属。“这次拆迁,开发商要在原地建一座写字楼,开始给的补偿款是3万元/平方米,大伙都不干,就涨到5万元/平方米。但是很多住户的居住面积只有十几平方米,就是5万元/平方米也买不起新房。而开发商表示这里没有挂文保单位标志,并不知道是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居。”

  北京交通大学建筑艺术系教授韩林飞告诉记者,关于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已经说了很多年,但之所以一直深入不下去,主要原因还是缺少一部完善的可操作性强的文物保护法。“比如名人故居在保护时都涉及到产权问题,是把产权归还给名人后代,还是给现在的居住者,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此外,已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名人故居由文物部门负责管理;但未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故居其产权关系复杂,基本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

  与此同时,名人故居的保护还涉及到对历史文化怎样看待的问题。比如梁思成保护北京城墙的呼吁与当时的政治文化格格不入,这种争论是否可以公开,是否可以让公众看到曾经的历史事件,这些都左右着故居的保护思路。

  随着城市建设速度的加快,地图每年都要更新,而名人故居一旦拆除了,就无法复原。于是近年来,相关的保护逐渐被提上议事日程,如果保护跟不上,商业开发就会抢先一步,而文物保护部门对开发商只有建议权,没有干涉权,北总布胡同24号如果不是有关部门及时制止,恐怕也会无声无息地消失掉。

  韩林飞表示,很多名人故居都是清末民初的建筑,大部分属于危房,如果不拆,就要想方设法让它发挥作用。“首先要完善功能性设施,比如做好上下水,扩容电路等;其次要恢复精神性设施,把与名人相关照片与实物在故居中展示;比如北总布胡同24号院可以建成城墙博物馆,让公众了解名人,更了解名人的思想和那段历史。”

  其实在名人故居的保护上,外国的经验值得借鉴。英国伦敦会给名人故居挂上蓝色陶瓷牌,凡是挂了蓝牌的房子要妥善保护,一律不准拆除,不得改变外形,还要定期修缮。对于挂牌的标准,伦敦文物遗产委员会作出明文规定:只有那些在某个领域内为多数人公认的杰出人物,或为人类福祉做出过重要积极贡献的、具有一定知名度且诞辰超过一百年已过世的名人,其曾经居住过的房子才有可能被确定为保护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