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最热门馆沙特馆出炉记:提前三年酝酿方案

2010-10-13 作者: 来源:新华社 浏览:

  世博最热门馆是如何炼成的

  钱学文认为,“沙特这次钱花得很值”,“现在沙特在中国人心目中,特别是在7000万世博游客心目当中的地位,是其他国家不能比的”。

  5个月前上海世博会开幕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沙特馆会“艳压”此前被大部分媒体看好的日本馆、英国馆、德国馆等,成为世博会上最热门、排队时间最长的外国国家馆。

  世博会开幕之前,沙特馆并未被特别看好,包括排队区域的划定都没有事先做充分准备。但到了六七月份,沙特馆的热度一下子随着气温持续攀升,壮观的排队隔离栏沿着世博轴一路延伸,超出人的目力范围。极端高峰日,沙特馆创下9小时的世博会史上最长排队时间纪录。

  这令沙特馆的负责人亦喜亦忧:“沙特馆接待能力一天只有3万人,我们已经尽最大努力做了很多改善,以减少排队时间,但还是需要几个小时的等待。”沙特阿拉伯城乡部副部长、沙特馆总代表阿卜杜拉赫曼·艾尔-夏贺对本刊记者说。

  一座最热门世博馆是如何打造出来的?除了巨额投资之外,沙特馆凭什么可以一直保持高人气?

  早在2007年就邀中国专家“头脑风暴”

  早在酝酿方案的2007年,负责上海世博会沙特馆项目的沙特政府官员,就曾经来到上海外国语大学,与中东研究所的专家教授们一起座谈,进行“头脑风暴”。

  “大家都谈到,中国人对沙特阿拉伯了解甚少。”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钱学文对本刊记者回忆说。

  沙特馆总设计师、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及北京时空筑诚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总建筑师王振军,曾经就如何向中国观众展示沙特文化,求教于北京大学阿拉伯语系教授付志明。

  付志明提出了几个沙特阿拉伯元素,其一是“月亮船”的原型,寓意繁荣和好运的“聚宝盆”;另一个是“克尔白天房”——这一方形圣殿是圣地麦加接受穆斯林朝拜的中心,以此为核心设计的“阿拉伯魔方”,曾是付志明极力推荐的一个设计方案,“魔方的两面墙像翅膀一样张开,肯定会吸引不少人”。

  几轮国际招标的结果,最终源自《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月亮船”方案胜出。代表幸福吉祥和美好的“月亮船”,在中国人心目中有很高的感知度,又寓含着沙特阿拉伯这艘巨轮远航至东方之都上海,好比中沙友谊的古丝绸之路今日重现,很快拉近了沙特馆与中外观众的距离。

  虽然宗教概念在建筑外形上被淡化,但沙特馆内的诸多细节仍然传承了沙特独特的伊斯兰文化。比如“月亮船”的船头严格按照测绘数据指向圣地麦加,排队参观的方向是顺时针,与穆斯林朝觐的方向一致。

  “既不是IMAX也不是3D”

  沙特馆另一个被众人津津乐道的“噱头”,是传言达十数亿人民币的投资和所谓“最贵世博馆”的头衔。

  有关13亿、10亿,抑或14亿的投资,从开幕至今,沙特馆官员一直没有正面证实。“这确实是沙特世博历史上投资规模最大的一次,但因为还在继续运营,无法计算到底有多少费用。”沙特馆政府总代表阿卜杜拉赫曼。艾尔-夏贺对本刊记者说。

  然而不管最终花费多少,“最贵世博馆”确实成了最大的广告,争睹者无数。“一开始肯定是冲着造价去的,大家都想看看十几亿人民币的投资,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付志明说。

  据总设计师王振军分析,单纯从建筑的造价来看,沙特馆并不昂贵,最有可能是贵在了1600平方米的多媒体“珍宝影院”上。

  “珍宝影院”最早由负责室内设计的王振军团队提出设想,即螺旋形的建筑构造特别适合做多媒体展示。此设想再由负责展示的西班牙GPD公司邀请好莱坞导演执导完成,从创意到制作用了将近6个月的时间。

  沙特馆方面特别向本刊记者解释说,珍宝厅的影院系统“既不是IMAX也不是3D系统”,而是“一种比前两者更加先进的高清系统”。

  “在不规则弧形屏幕上投射1600平米巨型影像的珍宝投影系统,是由25个12000流明投影仪组成的,采用的是WUXGA类型显示屏,分辨率高达1920x1200(超过高清格式1920x1080的分辨率)。整套投影系统的像素值接近6000万。”

  借助来自德国的弧形传送带,观众被360度的投影包裹其中,周围沙特阿拉伯的城市风景、沙漠、海水,上下翻动,人们或向上飞舞,或向下穿梭,受到强烈震撼。

  “传统博物馆的二元并置式参观模式,现在已经过时了,观众需要一种视觉、听觉等全方位的信息表达方式,一种更逼真、更融入、更富感染力和更震撼的感知方式。”王振军说。

  “沙特这次钱花得很值”

  对于如此大手笔的“一掷千金”,沙特城乡事务大臣曼苏尔亲王在5月1日的开馆仪式上则是这样解释的:“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和中国人民搞好关系,花多少钱都没关系。”

  “沙特和中国建交虽然比较晚,今年7月刚刚庆祝建交20周年,但是中沙之间关系很好,真正做到了互惠互利。”钱学文对本刊记者说。

  最新的数据显示,2010年4月,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沙特阿拉伯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也已经成为沙特第二大资源性产品进口国。2008年,沙中双边贸易额突破418亿美元,沙特连续8年成为中国在西亚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 

  “另外一方面,沙特阿拉伯期望和东方大国中国结交,学习中国独立发展经济的经验,避免被一味西化。”钱学文说。

  钱学文认为,“沙特这次钱花得很值”,“现在沙特在中国人心目中,特别是在7000万世博游客心目当中的地位,是其他国家不能比的”。

  王振军则向记者补充了一个细节。一般世博会国家馆的VIP接待室面积只有50 ~ 100平米,而沙特方一开始就要求建1000平方米。

  “我当时认为不需要那么大,因为担心会影响船体的造型,但后来发现他们有更长远的想法。来参观世博会的很多国家元首,都在世博沙特馆接待的。规格非常高,而且在这个VIP接待室,沙特签订了很多合约。”

  “这也正是沙特阿拉伯的聪明之处,沙特已经把世博会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外交场所,一次国家公关的机遇和商务活动的平台。”王振军说。

  沙特馆其实是“中国设计”

  中国无数参观者在追捧沙特馆的同时,恐怕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沙特馆是由中国设计师担纲设计的。

  “有一天,我站在排队的地方,听到一些游客在议论说,这么棒的馆应该是美国人设计的吧。”总设计师王振军苦笑着说。

  但他知道,游客这些理解并不奇怪。“很多人熟悉中国的服装行业,别人做品牌,我们只做代工,建筑行业也一样。历数北京、上海的知名建筑,外国人做设计,中国人做施工图非常普遍。”

  沙特馆曾面向全球公开招标设计方案,来自20个国家和地区的50项设计方案入围,最终中国设计师王振军的团队中标。

  当然过程是非常艰难的。沙特馆的设计建设团队是一个多国部队,“我们面对的是来自9个不同国家的工程技术人员:沙特、西班牙、比利时、奥地利、英国、韩国等,说一句话要让所有成员明白,就要费很大劲。”

  而且,一开始,“他们对中国设计师也不太信任,比如内部螺旋形坡道,当初很多人认为这样参观会不舒服,后来的反馈是这个坡道很好。他们对我们的设计也由不信任转为佩服,尽管仍然不是最理想的。”

  “虽然只有6000平米,耗费的精力相当于20万平方米的建筑。一般6000平米的方案,全部做好只需要3个月,而沙特馆整整花了2年半。”王振军说。

  “沙特馆受到公众的肯定,给我们中国建筑师很多启发和思考,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建筑领域,也到了‘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的阶段了,”王振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