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土地违法深层原因:以违法用地换发展

2010-12-19 作者: 来源:中国广播网 浏览:

  16日上午,国家土地总督察集体约谈土地违法严重的陕西渭南、黑龙江佳木斯等5个市州、7个县市区共12个地方的政府主要负责人,这标志着广受关注的全国首次土地违法问责正式启动。 

  很多人好奇,对地方官员的约谈会如何进行?约谈的内容都包括哪些? 

  距离约谈开始之前,国家土地总督察、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和12位地方政府负责人一一握手,只是,12位地方父母官脸上的笑容里多少带着些忐忑。 

  国家土地副总督察甘藏春、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分坐在徐绍史的两旁,与他们面对面的,是并排而坐的12个县市的“一把手”。 

  约谈比原定的9点稍稍提前几分钟开始,徐绍史像拉家常一样说起了开场白: 

  集体约谈会的约谈对象是土地利用和管理问题比较突出的地方政府负责人,是面对面的进行督察,面对面的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面对面的商议整改查处工作。 

  12个地名很快经过媒体被广而告之,于是质疑声也随之而来:为什么今年的约谈名单上没有了往年的省会城市,而大多是二三线的中小城市?而网友的提问更为直接:这是不是意味着将来的问责注定是雷声大雨点小?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建勤对此这样解释: 

  李建勤:去年有省会城市南京、西宁、银川,同时还有直辖市北京,在全国的影响力相当大,特别是去年开展卫片检查的172个城市,违法用地比例大幅度下降,总体来讲比例很小。这一次约谈不是因为只抓小城市,这一次全覆盖2859个县,里面2073个县是第一次搞,所以表现出来就是市县特别是中小城市的问题要比较突出一点。 

  约谈最重要的一部分是由12位地方政府负责人介绍情况,分析各自的问题。 

  第一位发言人:各位领导今天以这样一种方式与国土资源部的领导见面,我感到心情非常的沉重,也感到非常内疚,我们给陕西添了乱,抹了黑,更重要的是我感到我们对不起550万渭南人民。 

  第一位介绍情况的,是陕西渭南市市长。他脱口而出的这段话,让约谈会现场立刻多了几分沉重。之后的11个人,无一例外地表达了相同的愧疚。徐绍史说,从每一个人的话里,他能听出大家都不轻松。 


  徐绍史:我实实在在说,我们的心情也不轻松,我是很希望这个会少开,参加这样的会人越少越好。 

  了解到12个城市2009年度违法占用耕地面积比例均超过15%,在全国范围内月平均违法占用耕地面积排名靠前,再次开口说话,徐绍史的脸上不再有笑容。 

  徐绍史:我们在座的12位,你们在土地利用和管理上存在着这些问题,性质是严重的,所以我作为土地总督察,要借这个会议的机会,郑重的向你们提出严重的批评。 

  对于12个地区的土地违法违规情况,甘藏春说出了问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甘藏春:有的依然把发展是硬道理,简单理解为增长是硬道理,有的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理解为以速度为中心,甚至不惜以违法用地为代价,来换取经济短期的快速发展,但是这种短、平、快的发展方式,不可持续。 

  徐绍史的桌前没有现成的讲话稿,更多的时候,他像一位和善的长者,话语里透着苦口婆心。他说他也知道每一个地方父母官都有发展地方经济的压力,但发展不能以破坏土地资源为代价。 

  徐绍史:土地是我们国家最基本的基本制度之一,它直接关系到我们广大的民众,特别是农民,土地制度及其土地收益直接关系到广大群众,特别是农民对我们党和国家的认识。 

  徐绍史说,他也了解,基层官员无论是市长、县长还是区长,每一个人奋斗到今天,都不容易,所以,他很赞成要做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不出事的干部。甘藏春说,约谈最终恰恰是爱护干部。 

  甘藏春:我们必须及时警示,坚决遏制土地违法行为,避免我们的干部倒在耕地红线上,“既保障发展、保护资源,又爱护干部”。 

  甘藏春的这句话,让12位地方父母官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会场里也似乎多了几分暖意。近三个小时的约谈结束前,徐绍史没有忘的,还是和土地有关的嘱托。 

  徐绍史:2010年度的卫片执法检查任务依然非常艰巨,我建议各个省可以自己提前自主提前开展,总之,发展也好,改革也好,要规范有序,地根不能松,红线不能碰,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