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妈妈”易解放:植树解决生态问题

2011-03-15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浏览:

\

易解放近照。潘之望摄

\  

每棵树都是一根接力棒,彼此之间能传递水分,均衡湿度,改善土壤和气候条件,只有植树造林才是生态问题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易解放

\

志愿者们将易妈妈的精神薪火相传。

 

  提起易解放,只要是热心公益的人士,没有不知晓的。近两年,她的大名频频见诸报端,从一位平凡的母亲,成功转型为领导一个绿色组织的社会活动家,也实现了自身人生价值的升华。

  在植树节来临之际,笔者有幸采访到百忙之中的“绿色妈妈”易解放,品读她的人生经历与感悟,期冀对读者有所助益,也给在同一阵线上奋斗的生态人士以借鉴和参考。

  坚韧不拔的内心品格

  易解放从小在上海长大,受过良好的教育,骨子里不甘平凡的她,总能做出令旁人刮目相看的事情。38岁时,她有到日本一流大学研修古典文学的机会,就放弃了温馨的家庭,只身到日本去闯荡。“当时孩子还只有10岁,离开他的确很揪心,每天捧起饭碗都偷偷流泪。”但是更苦的还在后头,“到了日本才感受到生存的压力,想专心读书深造根本不可能,每天要打三四份工,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这让原本在大学教书的易解放深切感受到社会地位、生活水平和心理的极度落差。

  但是,易解放从来不服输,她相信任何选择她都能走得坦坦荡荡。她告诫自己,现在是从零开始创业,她深信,上帝只帮助自助者。“人一生劳累一点没关系,只要过得充实就好。”易解放秉承这一信念,一步步将事业做大,进入日本一家知名的旅游公司,并将丈夫和儿子接到身边,扶助丈夫开了一间私人中医诊所,日子蒸蒸日上。

  从头到尾,易解放只相信靠打拼才能出成绩,在日本的留学经历,让她体会到生活的艰辛,而这些正为她日后经营植绿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爱子遗愿踏上植绿生涯

  2000年的一场突变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宁静,也冥冥中开启了易解放注定不平凡的人生旅程。

  或许是天妒英才,成绩优异的爱子在上学路上遭遇车祸,给整个家庭带来沉痛打击,易妈妈更是心如死灰。回忆母子相处的一幕幕,易妈妈猛然惊觉:儿子有长大后回到祖国治理荒漠的愿望,自己与其日日以泪洗面,不如去替他完成遗志。从此,易妈妈踏上了儿子的梦想之路,在荒漠化最严重的地方栽种成片的树林。

  随后一年多,她在日本发起成立了“绿色生命组织”,拒绝了同事和朋友的挽留,毅然辞去每年约500万日元的高薪职位,变卖家当回到中国。从内蒙古通辽到鄂尔多斯,她考察了8000公里人迹罕至的荒漠化地区,然而老乡的一席话,让她选定最苦最艰难的塔敏查干沙漠作为植绿的起点。

  塔敏查干在蒙语里意为“地狱”和“魔鬼”,这里气候条件极其恶劣,没有植被来防风固沙,也无法蓄积地下水。老乡们常常抱怨,大风和干旱本已让他们的收成少得可怜,干瘪的庄稼还要被漫天黄沙所吞没。易解放相信,种树能帮助这里的环境大大改善,她必须帮助这里的人们。

  2004年,通过理事会的决议,易解放与通辽市库伦旗政府签订了援建1万亩生态林的协议:用10年时间种植110万棵树,20年时间管护这些树,之后全部无偿捐献给当地的村民。如果砍伐1棵必须补种5棵,保证树木“滚雪球”般地增加。

  去年,易解放提前完成了110万棵树的承诺,又开始往沙漠更深处探寻,下一步,她将踏上“中国最大沙尘暴源头地”内蒙古阿拉善,开始新一轮的植树造林。如今儿子离世已有10多个年头,她已将母爱幻化为对祖国山河的大爱。“以前最重要的是儿子,现在是我的公益事业。”正如易女士所说,“早日让荒漠变成绿洲,是我有生之年最重要的梦想。”

  探索科学的运营模式

  回国前,易解放和丈夫就已横下一条心,拿出半生的积蓄来投身公益,同时,他们还找亲友四处筹措,通过“绿色生命组织”的理事们寻找资金。然而,私人层面的募集对于三四天1万棵树苗的栽种量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易妈妈拿出了儿子的“事故赔偿金”,卖掉了上海的一处房产,先后投入了200多万元用于组织的经费运营,然而还是捉襟见肘。

  易解放为我们算了一笔账,刨去每年植树造林的费用不算,单说组织的管理费、运作费,宣传资料的印制费,来来去去在资金动员、宣讲会和造林上的交通费就能堆成山了。“一年至少要10多万元的运作经费,都得自掏腰包”,为此,她一改在国外时的优越生活,生怕浪费一分钱,“离开单位后,我一心都扑在了植绿事业上,才知道每月没有固定收入的滋味”。

  “绿色生命组织”成立的前几年,名声还没有打出去,能募集到的资金有限,每年大概1万多元的善款,连植树款都不够,更别说组织的持续运作经费了。眼见着下一批树苗没有着落,老本也吃得差不多了,易解放常常心急如焚,筹集资金成了面前的最大难题。尽管前路渺茫,但她没有气馁,仍穿梭于中日两国之间,竭尽所能向各界人士游说。

  在易解放的感召下,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了绿化荒漠的行列,同时吸引来的还有媒体和政府部门的关注。包括央视在内的全国各地媒体纷纷对“易妈妈”的事迹进行报道。得益于此,“易解放”和“绿色生命组织”愈加为大众所熟知,近两三年每年募集善款都超过百万元,比以往五六年的总和还要多。中华环保基金会、民生银行和福特汽车,也向易妈妈抛出了橄榄枝,先后颁出了“中华宝钢环保奖”(奖金5万元),“2009非凡梦想家”(奖金50万元)和“2010年‘福特汽车环保奖’一等奖”(奖金20万元)。丰厚的奖金为“绿色生命组织”解了燃眉之急,如同久旱逢甘霖般,110万棵树的栽种任务也因此提早4年完成。

  然而,尽管组织的运营不比从前那么窘迫,易妈妈仍旧担心这些奖励和扶助都是暂时的:“每年一手来一手去,都要从零开始积累,除非找到长期的资助商,才能细水长流地平稳运营下去。”作为挂靠在公募基金上的弱势团体,没有明星的光环,没有可靠的资金保障,没有充足的社会资源,为了自身生存和今后的造林扩展,除了向好心人讨“仁慈”之外,还要学会如何以企业家的方式进行市场化运作,以林养林,科学管理,将有效的资金运用于刀刃上。

  为此,易解放正带领着她的团队,学习借鉴国外先进的公益组织管理模式,帮助自身在探索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实现新的跨越。

  鼓励志愿者薪火相传

  绝大部分时间,易解放都不辞辛劳地带着志愿者们奔赴沙漠,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坚持每年消灭一片沙地,让片片沙地恢复绿洲。几年间,志愿者换了一批又一批,有来自多个国家的爱心人士,也留下了许多长期跟着她的“铁杆粉丝”。

  一位北京的席妈妈和易妈妈有着同样的遭遇,为了女儿生前的愿望,一定要到沙漠植绿,来延长女儿的生命轨迹,她捐出10万元栽种了一片生态林,并成为易妈妈坚定的组织成员。四川一位老教授背着子女,把自己积攒的6万元养老钱悉数捐了出来,由于存的是定期没有按时打款,老先生为此还打了好几次电话表示歉意。一位浙江的楼女士在听闻易妈妈的故事后多次捐款,并教授孩子改善生态环境的重要性,通过言传身教,孩子仿佛懂事多了,这位妈妈高兴异常,十分感谢易妈妈的公益善举。一位来自广州的小青年和易妈妈的儿子同岁,怀揣着实现自己学生时代改变环境的梦想,追随易妈妈的足迹,奔波于沙漠之间,出谋划策,建立论坛,搞图文宣传,编辑各种文字资料,成为组织忠诚的追随者。

  “老百姓一旦觉悟高了,总能做出很感人的举动,其实他们真的很可爱。”易解放每次一聊起这些志愿者的故事,总是滔滔不绝,她们之间仿佛有一股暖流、一种精神在传递。就像易解放常常告诉志愿者的例子:每棵树都是一根接力棒,彼此之间能传递水分,均衡湿度,改善土壤和气候条件,只有植树造林才是生态问题最根本的解决办法。而正是有易妈妈和千千万万的志愿者,我们的植绿行动才能长盛不衰,我们的生态保护才有了植根的土壤。

  目前,易解放正与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合作,发起“百万母亲百万棵树”的活动,号召每位母亲捐出10元钱,多栽一棵树;每个家庭捐5棵树,就是一片森林。过几天,绿色生命第二期造林工程也即将启动,目的地是阿拉善沙尘暴源头的乌兰布和沙漠。易妈妈跟我们描述道:“那里的条件连塔敏查干的一半都不如,荒漠化问题更加严重,技术水平要求更高,为了提高成活率,我们已经将成本提高了10多倍。”

  现在,仍有一件令易妈妈忧心的事:自己和老伴都已是花甲古稀之年,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百年之后,谁来继承自己的事业?谁又能像自己一样了无牵挂,轻装上阵,一心扑在路途坎坷的公益事业上,奉献自己的有生之年?我们盼望下一个时代的引航者浮出水面!

  一位中国母亲的时代价值 黄庆

  随着一年一度的植树节到来,举国上下又掀起了一股义务植树的热潮,我们今天报道的这位母亲,虽年逾半百,却十年如一日地扎根荒漠,为实现儿子的梦想辛勤植绿。“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亮。”一个人的离世,却唤醒千千万万母亲的不朽情结,易妈妈为儿子的人生添上了一抹碧绿的延长线,也找到了自己值得毕生奋斗的事业。如今她已经种活了上百万棵树,将母爱化作对祖国山河的大爱,为我们树立了一座难以逾越的里程碑。

  数千年来,人类无休止的砍伐,人口、资源、环境的不对称,人对地球资源的超负荷索取,已经使我们的生态环境千疮百孔。水土流失导致黄河泥沙淤积;土地沙漠化使得沙尘暴不断侵袭人类的生存空间;而泥石流也天长日久地淹没下游城市,将古老的城池掩埋,把人类的美好记忆无情带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正是对保护生态的清醒认识,让易妈妈更加坚信自己的决定,只有植树造林才是生态问题最根本的解决办法,从此便在植绿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的植树造林事业必须成为一棵千年不倒的参天大树,这是源于易解放心底的呼吁。多年的苦心经营,靠的是她源源不绝的内心力量,她敢闯敢拼敢为人先的劲头,她为实现梦想的坚忍与执着。大风刮得倒孱弱的树苗,却刮不散她穷且益坚的决心。作为时代的启智人和开拓者,易解放凝聚到越来越多支持者和志愿者的爱心,将个人的愿望衍变为全民的共同理想。

  出名了,连她自己都笑言:“无意中做了一件口评很好的事,可惜自己没有企业,不需要打广告。”易妈妈将自己的努力权当是公民应尽的职责,而不同一些慈善家“雷声大雨点小”地刻意作秀。

  然而,出名的确给易妈妈和她的组织带来了转机,因为她到底算不上富裕家庭,没有企业支持,也没有公募背景,组织的经费一直是老大难问题。媒体和公众的适时关注,让她有了更广阔的施展空间和交流机会。

  这几年,易妈妈先后被评为“中国百位优秀母亲”称号、“上海市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十佳好人好事”称号和“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称号,还被推选为“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此外,她还荣获中华环保基金会颁发的“中华宝钢环保奖”,“民生银行‘2009非凡梦想家’”和“2010年‘福特汽车环保奖’一等奖”等国际国内各类奖项。这些荣誉都是易妈妈辛勤耕耘的累累硕果。

  如今,“绿色生命组织”在易妈妈的带领下愈加壮大,内蒙古的荒漠在易妈妈的哺育下愈加丰美、愈加滋润。老话说“五十知天命。”然而,易妈妈正是在“命定”之后,做出这番不寻常的事业,为自己的人生轨迹画上一段优美的弧线,创造令整个时代侧目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