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园:会思考的花园在此相聚

2011-05-19 作者:王星 来源:文汇报 浏览:

  “大挖掘园、山之迷径园、植物学家花园、通道园……”这一个个标新立异的名字再配上那一座座风格迥异的园林,让大师园成了西安世园会最夺人眼球的景观区。作为此间唯一一位中国设计师,来自北京多义景观规划设计事务所的主持设计师王向荣不仅奉上了充满中国韵味的“四盒园”,同时也参与了整个大师园区的设计、协调以及建设事宜。回忆起大师园筹建的过程,王向荣的言语中至今充满兴奋。

  花园也要有“思想”

  “在约18000平方米的区域内,划出了9个面积各为1000平方米的地块,我们希望选择9个不同国家的设计师,每人设计一个花园。设计师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呢?基于对展览花园的理解,我们首先要选择具有深刻思想的设计师,因为大师园首先要有思想性,要展示设计师的思想,展示设计师对花园艺术的深层理解。”

  “其次,我们要选择有创新精神的设计师,他们的设计必须具有创新性、实验性和前卫性,他们能以全新的视角来看待花园这门传统的技艺,发现花园设计的新的可能。”

  “再者,大师园要么能给人以愉悦,引起好奇,要么幽默诙谐,引发欢笑,或是宁静隽永,引人深思,但一定会挑战大家心中的传统的花园概念,并传递出设计者对花园的与众不同的思考。”

  “最后,设计者一定要有许多已建成的引起广泛关注的作品。”

  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设计师,但是有思想、有创新精神并有被广泛关注作品的设计师并不多,这让王向荣很快就确定了设计师的人选:“我们从目前世界上园林设计做得最好的国家中选取了8个国家,然后再从中选择这个国家中最好的也最适合设计大师园的事务所和设计师。”

  看着一个个建筑大师图纸上的园子最终在西安世园会变成现实中的“美丽园”,王向荣长吁一口气:“要协调这些世界顶尖的建筑设计大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在设计阶段我们之间要经常沟通,为了9个大师园的设计,我和大师们接收发送的关于设计讨论的电子邮件少说也有数千封,有时候一天就有几十封,尤其是各个国家的时差不同,有些大师的邮件要求马上回复,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处在‘没日没夜’的工作阶段。”

  大师风格各不相同

  “设计大挖掘园的Topotek1是当今德国最有活力的事务所之一,我曾在柏林、沃尔夫斯堡及德国Eberswalde看过他们的几个作品,印象很深。Topotek1的设计很具艺术创意,简明而神奇。他们的大师园出人意料,极为大胆,富有想象。”

  “迷宫园的设计师MarthaSchwartz是我们的老朋友,我曾经看过她的3个作品,这些作品反差很大。Martha总是具有无穷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她不会拷贝别人,也不会重复自己。她的花园总能给人以快乐,甚至是一些幽默。Martha也总是尝试新的材料和新的可能。在大师园中,Martha又用了一种新材料,这肯定会给花园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大师园共有9个花园,但视觉的焦点一定会是Weat8设计的万桥园。在9个设计事务所中,Weat8是规模最大、涉及领域最广的事务所,这些年更是在世界范围内建成了许多作品。我曾经在荷兰及西班牙看过Weat8的不少作品。无论在哪,类型怎样,Weat8的设计都有较强的视觉冲击。Weat8的大师园也一样,很夸张,有张力,引人注目。我想,如果大师园要印宣传册,封面只能选一件作品的话,那么Weat8的花园是不错的选择。”

  全新理解园林艺术

  对于唯一代表中国的大师园“四盒园”,王向荣这样解释他的创作初衷:“世园会在中国举办肯定要考虑有中国的特点、中国花园的精神。不仅是我,其他的大师也想把他们理解的中国文化表现出来。园子都比较小,想表达很多内容、很高的境界比较难。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做一个中国精神的花园,让中国人感觉到它还不太陌生。但是我不会重复中国以前的东西,我一定会做一个新的东西,否则就谈不上大师园了,谈不上创造一种思想。新的东西要有东方的、中国的思想、情趣在里面。现在这个四盒园尽管很小,但它会让你感到变化莫测。另外的8个园子,可以说是当今世界最好的设计师的作品,我希望我的这个园子是和他们并列的,至少是一个平起平坐的水准。某些方面能够显现出中国设计在国际的地位和成就。作为设计师,希望大师园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参观,希望观众来看大师园时,能对园林的艺术、花园的艺术有一个新的理解。更加开放、包容、全新地理解和接纳各种风格不同的花园。”

  “全世界所有的博览会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要展示最新的东西。我非常欣赏本次西安世园会展示了很多世界园林园艺方面最新的成就和技术,和别的园林展览会相比,我觉得,西安世园会是一届非常具有思想创新的世园会,开放、包容各种风格,而不是固守以往的经验。在这其中,大师园是最具创造性的花园,属于特殊案例,就如同一场华丽的时装展。你可以看不懂,可以不接受,因为未来不只一个模板。提供一个更宽泛、更包容的理解,这才是国际性展览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