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生态补偿机制改善了人居环境 保障了饮水安全

2015-02-09 作者:未知 来源:杭州网-杭州日报 浏览:

       杭州是国内第一批建立和实施生态补偿机制的城市。生态文明建设中,制度的规范改变着环境管理模式。杭州对生态补偿机制上进行了成功的尝试,在“美丽杭州”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何进一步完善生态补偿机制,成为市“两会”的热门话题。

  财政掏钱助上游治理环境

  资金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保证。

  “杭州生态资金的亮点在于补偿范围,即突破财政体制实行了跨财政区域的补助政策。”市政协特聘委员、市环保局副局长徐青山解释,一般来说,财政上缴到哪一级,就由哪一级来实行财政资金补助。浙江省属于“省直管县”的财政体制,杭州市下属的淳安、建德、桐庐、富阳、临安财政上缴给省一级财政。杭州为推进这些县(市)生态保护工作,从2006年到2013年8月,市财政转移支付生态补偿资金4.5亿元。

  在市财政的支持下,上游县(市)启动了一大批生态建设和环境基础设施项目,改善了当地环境,也保障了下游的饮水安全,实现了同流域的同治和共治。

  说起生态补偿机制实施8年来的成果,徐青山给出两个数据:“改善了500万人的人居环境,保障了500万人的饮水安全。”

  补偿多少根据水质好坏

  上游治好水,下游才能吃上放心水。

  “上游牺牲发展权换取下游的生存权。”为保护水源,上游要付出代价、做出牺牲。重要生态功能保护区都属于禁止和限制开发地区。徐青山认为,既限制开发,又要求保护,这些地方就要付出财政成本和发展机会成本。只有通过生态补偿机制获得合理补偿,这些地方才能实现均衡发展。

  要有补偿方式,更要惩罚机制!无党派人士界别的《杭州市生态补偿机制实践总结及相关建议》集体提案则建议,为保障钱塘江流域的饮水安全,推动上游地区保护生态,建议采取协议补偿方式,对上游来水改善予以补偿;对上游来水水质恶化,生态遭受破坏的予以适当的经济惩罚。

  如果上游给的水质不达标,来水恶化或者生态破坏,则要反补偿,就是相应的减少补偿的数量。徐青山说,现在国内一些地区采取较多的是协议补偿方式。“这就解决了上下游权利和义务的对等,一方面能积极推动上游治理好环境,另一面下游的城市根据取水量的多少补偿资金。”

  巧合的是,在2010年《杭州市生态补偿专项资金管理方法(暂行)》基础上修改的《杭州市生态补偿专项资金使用管理办法》,这几天正在“中国杭州”政府门户网站征求意见,《管理办法》将适用于我市对钱塘江、苕溪两大流域上游地区淳安、临安、建德、桐庐、富阳和余杭区瓶窑组团实施生态补偿时专项资金的使用和管理。

  该禁的禁,该限的限,该放弃的放弃

  2014年,市委市政府专门下发《关于印发〈淳安县“美丽杭州”实验区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将淳安列为“美丽杭州”实验区建设。根据要求,淳安实行单列考核,取消GDP等多项经济指标考核,对水质、空气质量等生态指标加强。

  取消经济增长速度考核指标,看起来是在做减法,做减压,做“松绑”,但换个角度看,对生态环境、生态经济、农民增收却是在做加法,是在更高的起点上做更严格的考评。

  市政协委员金鹰用了8年时间调研现代企业制度如何改造新农村。“生态补偿机制治本的方式就是产业结构合理的规划和划分,要有技术创新、平台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才能聚集资源。”

  淳安县政协主席刘小松在《关于加大淳安“美丽杭州”实验区建设支持的建议》里提出,要秀水也要富民,以旅游业为龙头的服务经济为首位经济,大力发展旅游休闲经济和“绿道”经济、民宿民居、电子商务等特色服务业。

  数据显示:2014年淳安三次产业比重达到15.7∶40.0∶44.3。

  为了实现零污染,该禁的禁,该限的限,该放弃的放弃。2014年淳安关停沿湖沿溪2家化工企业,淘汰黄标车1017辆;强化山核桃果蒲、农药废弃包装物等农业面源污染整治,关停220家、生态化改造64家畜禽养殖企业,关停65家砂场;113亩库湾网箱全部上岸;强化森林病虫害防控,实施生态公益林分级管理,改造林相3.24万亩。

  淳安境内84条主要河流,74%已达一类水质,其他都是二类水质。在淳安,任何一条河溪,都可以咕咚跳进,欢快畅游。

  这也保护了杭州人饮水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