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浙江林学院风景园林专业“教与学”的几个问题——访王欣博士

2014-10-13 作者:胡迪 来源:风景园林新青年 浏览:

  采访对象:王欣 博士(以下简称王)
  采访者:李胜(以下简称李)
  采访时间:2009-10-24

  李:王老师,本次采访将围绕风景园林专业本科教学内容展开。首先请王老师对大学本科生4年做个合理规划吧。

  王:首先很高兴来风景园林新青年发表一些不成熟的个人看法。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网站,因为我自己曾经想建这么一个网站,但最后没有实现,只建了一个很冷清的论坛。有很多事,总是构思布局容易,执行实现很难。

  关于这第一个问题,其实不是那么好回答。因为不同学校,不同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规划,并不能一概而论。再说我不习惯扮演 “青年导师”的角色,一下子面临这么严肃而宏大的课题,心里很是诚惶诚恐。我想还是谈点个人体会吧,仅供参考。

  都说万事开头难,读大学也是如此吧。从高中到大一有个适应过程,有的同学高中的时候是个好学生,大一一放松成绩一泻千里,从此成为班里各门功课“不及格”的承包户。良好的独立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经常要在大一养成……

  至于专业上,大一主要是基础课,这中间英语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到了今天,风景园林师有很多机会接触到国外园林,而社会对英语更有这样那样的要求,作为综合素质的一部分,英语能力的不断提高是不可回避的。美术课是大一很重要的专业基础课,有很多以前对风景园林没有了解的同学,首先在美术课上摔了跟斗——对画画一窍不通,从而产生严重挫折感,甚至从此对设计学习丧失信心。事实上,手绘图固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也不用看得那么严重——很多优秀的设计师,其实手绘图不见得那么出色,尤其是风景规划,更对手绘能力没有很高要求。设计教育设立美术基础课,来源于包豪斯甚至更早的巴黎美术学院,这是一种经典的艺术素质教育。其实很多时候,更重要的是培养艺术感觉、艺术素养,而非艺术技能——风景园林学生学画画不是为了成为画家,而是要理解风景中的美。了解了这一点,你就大胆地画吧。

  大一是非常重要的一年,重要的是基础训练,转变高中以来依赖教师依赖题海来获得好成绩的观念。培养独立思考独立学习的能力,打好英语、美术、制图等专业素质基础。

  大二出现了大量的专业基础课,事实上这些课程一般从大一下半年就已经开始。比如树木学等植物生态类课程,园林设计初步等等。要想学好这些课程,一个重要的原则是要注意实践第一,理论第二。我们都知道,光看理论不下水是学不会游泳的,要学会游泳还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水扑腾才行。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作为一个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和学游泳有相似之处。每年都会有学生来问我:学习设计该先看点什么理论书,甚至问是不是要学点哲学啊?在初学阶段,其实最重要的第一是画图实践,第二还是画图实践!你在画图中培养感觉发现问题,之后看理论书才会有效(当然设计案例方面的书还是要看的)。在没有太多实践积累之前,还是让那些现代、后现代神神叨叨的哲学思想暂时放在你的书架上吧,看了也没用,说不定还会走火入魔培养一个光说不练的假把式出来。

  这有一个思维习惯的转变问题,从小学以来一直是“听老师讲课——按书学习——按书上和老师说的做题”的被动模式,突然要你坐在图板前面,开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表达”的主动思考模式,可能会头脑一片空白。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法还是练习,练习加练习。

  除学习之外,我认为培养一些健康有益的业余爱好也是非常重要的——琴棋书画、摄影、摄像,风景园林设计师往往需要多才多艺。参加社会公益活动,除了培养社会能力之外,还能了解社会关注民生,对风景园林通过改善人居环境改善人们生活的宗旨理解更加透彻。

  大三就是大量的专业课了,这时候熬夜画图越来越普遍,大一大二锻炼身体的成果在大三显出它的价值。尽管学业比较繁重,仍然要留出自由发展的空间。很多教师研究室、工作室招收大三学生,让学生在里面做一些辅助性工作——初看这些工作或许微不足道,但对增长见识,加强专业理解非常有用。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专业技能的积累需要时间和耐心。如果有可能,还可以利用假期去专业设计院、公司等实习,接触实际工作。

  大四在课程上以选修课为主。进入大四,是时候冷静下来考虑一下个人发展的事情了。是考研呢还是就业?考研考本校还是外校?就业是做施工呢还是设计?等等,这些都将深刻影响你接下来一年的学习。需要说明的是,考虑个人前途的时候还是应该把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结合起来,既不能过于现实以赚钱为唯一标准,这或许将导致你目光短浅。也不能好高骛远,忽视现实条件,这或许将使你遭受本来可以避免的挫折。

  好吧,罗里罗嗦一大堆。以上不过是从个人学习和教学体会而谈,仅供大家参考。

  李:做为浙江林学院园林学院园林系主任,王老师认为浙江林学院风景园林本科教学有何特色,如何贯彻落实?

  王:事实上,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定位。各校根据本校教学历史、师资力量、教学条件、培养目标等制定相应的人才培养方案,因此形成特定的教学模式。

  浙江林学院从85年开始园林教育,是我国较早开始园林教育的高校之一。最初学生培养的定位,以及毕业生的主要就业岗位是浙江省各县市的园林管理处和建设局规划设计所等——因此比较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作为园林管理处人员,植物养护、园林建筑小品设计、园林工程、园林经济管理等等,都是需要学习的。同时因为毕业生大多去向城建部门,所以尽管设于林业院校,仍然注重规划设计和建筑工程教学,有“以植物为基础,以设计为特色”的说法。96、97年开设风景园林专业,但很快随国家专业调整被并入园林专业。2007年开始城市规划与设计(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硕士研究生招生,2008年恢复风景园林本科招生。

  由于历史因素以及毕业生多方向就业的基本现状,我校风景园林本科教学仍然注重综合性,规划设计、园林植物、施工管理是风景园林专业的三个模块化方向。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倾向于综合性的学习平台,让学生能掌握较为全面的专业知识,留出学生自由发展的空间,根据自身条件再进行选择和发展。为此目标,我校除当前重综合基础,模块化选课的通行做法之外,还建立了“创新中心——开放实验室——教师工作室——设计院”等多样的实践平台,勤奋的学生可以根据个人定位选择特定教师参加实践工作。

  李:近几年,浙江林学院学生多次获得国内、国际性大奖,代表着浙林学生专业能力得到了显著的提高。王老师谈下专业竞赛与实际项目的联系和区别吧。

  王:专业竞赛与实际项目的区别和联系,正如同时装设计和日常衣服裁制。尽管同样用来“蔽体”,那些穿在模特儿身上走在T型台上的时装显然和我们平常所穿的衣服有点不同。

  作为竞赛的设计作品,更注重设计领域的新拓展,设计的新方法和思考设计理念的表达,它不象实际项目那样要注重设计的可实施性,比方说施工难度、景观细节、易用性和维护管理难度等均不是主要考虑的内容。但是有些人,尤其是初学者,把设计竞赛看成简单的“拍脑袋比赛”,一味求怪求奇,这就走入了岐途。须知看上去多少有点古怪形式的设计获奖作品只是设计的结果,而非设计的目的。在本质上,设计竞赛作品和实际项目是一样的,都是要解决实际问题,都是要创新地营造人类良好人居环境。

  自2005年以来,我校连续在国内外竞赛中获奖,有全国二等奖,中日韩第二名,世界风景园林师联合会入围奖等奖项。作为主要的指导教师,经常有人问我有什么秘诀?和名校相比,我校竞赛成绩并不突出;之所以如此问我,我想或许是因为浙林并非传统设计名校,却有了一些还能看的成绩,给广大非名校风景园林学子带来了希望。我认为其实从设计思维上讲,真正的天才和笨蛋都极少,大多数人都差不多,关键看努力程度和努力方向。路子走对,加以不懈的努力,就有了成功的基本要素。竞赛也是如此,学生较为娴熟的表达技巧,勤于思考讨论和方案比较,加上指导教师的正确把握方向,就是获奖的保证。所谓秘诀其实根本没有,老老实实做设计别想评委口味之类的那些“机巧”,就是最大的秘诀。

  出身于名不经传的学校,一朝站在设计领奖台上,这或许是许多学生的梦想——其实这个梦想离你并不遥远,我们学校的许多学生就作出了很好的榜样,大家努力吧。

  李:现在很多学生以能进行“左手设计”而自傲,王老师对其有何看法?

  王:关于这个问题,我特别不理解的是这种学生想干吗?到学校来是来学设计的,小的方面来说是为了掌握一门养家糊口的技能,大而言之为建设良好人居环境而努力。热衷于复制粘贴,和以上目标的达成有关系么?

  或许你蒙过了老师,轻轻松松拿到优秀的成绩,其实这根本上是在骗自己。ASLA注册风景园林设计师总数不到2万,中国一年毕业的风景园林学生都不止这个数,说明什么?设计师严重产能过剩。探头出校园看看,现在市场上低端设计师快和街上抢着擦皮鞋的人有一拼了。面对严峻的生存竞争,不思考如何勤奋提高专业水平,以复制粘贴水平而自夸,脑子实在有点进水。

  另一方面,这种现象也说明某些学生价值观严重扭曲,不以勤奋学习工作为荣,不以投机取巧占用别人劳动成果为耻。这样的人我建议大家都不要和他交朋友,因为他迟早会出问题。

  李:风景园林是门综合性学科,涉及面广,不是一两年能够完成的,但由于学习时间有限,社会客观要求学生毕业就能使用。王老师有何想法?

  王:这个问题我想要分几个方面来说。

  一是首先不要有心理负担。老先生说风景园林师首先应该是诗人、画家……他没说在大学里就要成为诗人、画家。人总是在工作中学习,大学毕业之后职业人生才刚刚开始,许多知识面巨广的设计师也是在漫长的革命道路中锻炼成长的——说不定他大学时候画的画还不如你呢。

  二是时间就如海绵里的水。我特别觉得现在时间不够用,网上逛逛、QQ聊天,半天就“刷”地过去了——网络是个好东西,但也是吞噬时间的恶魔。如果能精心规划一下,科学分配时间,我想留给自己自由发展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三是我主张发展综合技能要根据个人特点。如果有人画画很好,文学很烂,是不是必须每天吟诗做词?我看不必。能做全才固然好,做个出色的偏才也不错。毕竟将来的绝大多数设计项目都要讲究团队协作,大家都发挥所长,拼的是团队力量,单枪匹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最后大家不要被我误导,毕竟在大学阶段,最好还是能全面发展,打好各方面基本功,做个偏才是无奈之举。但我想可以聪明一点,从最适合自己的角度入手,可以事半工倍。比方说我色彩死活画不好,但对中国画情有独钟,那就练中国画了,在此基础上去理解西洋绘画。

  李:最后王老师对我们这些投身专业教师行列的青年风景园林人也说几句吧。

  王:
大概由于国内园林专业教育在1997年后开始扩张,各校青年教师特别多。如果厚一厚脸皮,我想混一个“青年后教师”。哎,光阴似箭,还没干啥中年就从“很远的将来时态”变成“不远的现在时态”了,真是不甘心,我真没什么资格可以讲话给青年教师听的。在这里希望各位宽容下,让我这个“青年后教师”混进青年教师队伍。给自己留几句勉励的话。

  一是希望自己能够不失去理想。我学生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设计大师,之后又希望做一个卓有成就的设计教育者。年龄奔四,尽管思想境界生活工作日益平庸,我还是希望能保有一点点理想,让自己有继续前进的动力;尽管老死丘园平淡一生是一种幸福,但我还是希望很老的时候,能和下下代讲述外公年轻时候的精彩奋斗故事。

  二是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尽职的设计教师。教设计和做设计其实并不相同,正如同世界冠军的教练可以不一定是世界冠军,而世界冠军也不一定能当一个好教练。如何能教好设计还真的是一门学问呢。我曾经遇到一个前辈教育我:“学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尽管当时没说什么,但我很想告诉他:“其实,教师真正和唯一的衣食父母是国家和民族”。民族振兴在教育,教育振兴在教师,教师受民族之托教导青年培养人才。中华文化几千年不凋的世界奇迹,其根本原因是维持了独立的学统和道统,历代学人可以不受政治社会经济的影响,坚持自己的信仰和追求。当代教育的很多问题,大半来自把教学降低为经济活动,教育被异化成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关系。为民族振兴而教学,让我多了自我实现的满足感,呵呵。当然也更能享受教学相长的乐趣。

  三是希望自己能做好设计。不想当设计大师的设计师不是好设计师。设计本身就是风景园林师一生的追求。我只想简简单单地做好每一个设计,从中获得莫大的快乐,也能为设计教学带来新鲜的空气——一万个人有一万种人生,我想我的人生肯定不能缺少设计。

  很高兴来风景园林新青年聊天,一通谬论而已,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