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重建 设计师在悬崖边跳舞

2006-06-28 作者: 来源:中华建筑报 浏览:

  编者按:上个月末,“9.11事件”以来被毁建筑中第一座重建的大厦正式开放,但是,尽管开发商提供了一流的安全措施,承租者仍然寥寥无几。目前这座170万平方英尺的大厦出租率还不到25%。
  弥漫在纽约上空的恐怖阴影何时散去?“恐高症”何时终结?是什么导致世贸重建工作分歧不断,故事连连?需要我们反思。

      牵涉多方利益的世贸重建设计方案,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公众的视野。
 
  “寒流”接二连三

  “9·11事件”,从世贸双塔轰然倒塌至今,尚未走出悲剧阴影的人们发出两种声音:部分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通过各种方式努力想让世贸中心遗址以废墟的形式保留下来,作为对所有受害者的纪念;而另外一些受害者家属以及幸存者坚决支持开发重建,他们希望新的大楼要建得比原来的世贸双塔更高、更宏伟,以此作为对恐怖分子的答复。
  建还是不建,两种声音究竟哪一种更明智?负责重建工作的曼哈顿下城发展公司初期曾经考虑过第一种方案,但世贸中心一带是商业宝地,寸土寸金,完全放弃双塔遗址不作任何开发,从商业角度,不是明智之举。

  为了选定重建方案,曼哈顿下城发展公司在世界范围内两次招标,吸引众多著名建筑师机构参与。在2003年2月26日这一天,世贸中心重建方案终于尘埃落定。波兰裔美国建筑师丹尼尔·利贝斯金德设计的自由塔方案吸引了评委的目光,评委称:“方案给尚未走出悲剧阴影的城市带来了希望和灵感,体现了美国的期望。”
  至此,纽约启动了世贸中心地块的重建工作,将在原世贸双塔基座位置建设一座9·11缅怀园、五座共计约93万平方米的写字楼、一座行为艺术表演中心、一座博物馆及其他公共设施。其中,自由塔是重建世贸中心的核心建筑,高度为1776英尺(541米),总建筑面积24万平方米左右,2006年开工,预计2011年完工,建成后将成为世界最高的标志性建筑。目前,世贸中心地区106亿美元的公共投资计划已在实施,直达肯尼迪国际机场的轨道交通、世界级的交通枢纽与地铁转乘中心也在建设中。
  利伯斯金德说:“自由塔设计高度1776英尺暗喻美国在1776年宣布独立的历史。”
  让利伯斯金德感到,政治、经济和舆论压力,似乎从方案确定那一天起就没有间断过。
  几年过去了,争论之声非但没有减退,反而日渐喧嚣。由民间的分歧转移商界,最后升至政界。
 
  转折点下的博弈

      如果说决定重建世贸是这座悲情城市的一个转折点,同时,各方的压力与冲击也纷至踏来。
  离纽约世贸中心主建筑“自由塔”预定的开工日期还有1个多月时间,当地土地所有者、纽约和新泽西港务局与世贸中心重建开发商拉里·西尔弗斯坦就这项投资至少73亿美元的巨型工程所进行的谈判以破裂告终。举世瞩目的世贸中心重建工程陷入僵局。
  资金问题是政府与开发商分歧的焦点。而谈判破裂,对开发商西尔弗斯坦的打击无疑是最大的。西尔弗斯坦当时表示,他感到震惊和失望,“如果在私营领域,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由此,分歧和争论已经上升到政界。 
  对于西尔弗斯坦的失望之举,纽约当局很快做出了回应。有关官员表示:“开发商的实力不够,资金不足,对政府的资助要求过多。”同时坦陈,对世贸中心重建的愿望是迫切的,除了希望看到纽约新地标崛起之外,最主要的是希望通过新标志性建筑群拉动曼哈顿下城区的经济。
  更糟糕的是,群众的批评与反对浪潮对于处在困境中的西尔弗斯坦,可谓雪上加霜。
  一方面,2003年3月13日,世贸遗址纪念馆开工当天,部分“9·11事件”遇难者家属举行了抗议活动,对纪念馆的设计方案提出异议,要求停止施工。他们坚持认为,将纪念馆建在地下的设计方案既不符合安全要求,也未能体现家属们对死者的哀思和怀念。
  另一方面,纽约居民对“自由塔”的设计并不买帐。死难者家属抗议在数千人失去生命的地方修建商业场所。还有不少人对入住“最高建筑”心有余悸。这无疑给世贸重建开发的商业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三剑客”虎口夺食

  如同金庸笔下的剑客,向来善于“亮剑”的三名著名设计师:英国的理查德·罗杰斯、诺曼·福斯特和日本的桢文彦在残酷的竞争中赢得了世贸摩天楼的设计权。
      据开发商西尔弗斯坦透露,三名设计师的职责是设计三座将排列在格林威治街的摩天楼。他们的灵感将从世贸中满是灰尘的废墟中获取,并且设计要体现哀悼之情和追求新生活的愿望。
  对于三名设计师来说,有两项艰难的任务:一是创造振奋人心的摩天楼形式;二是解决困扰这项工程的诸多与政治经济和民众心理相关的设计难题。罗杰斯说,“能够设计纽约重要地点的新建筑之一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这将是综合性和挑战性的项目,为纽约未来的发展带来新的希望。”这三位设计师和他们的设计公司都有明显的设计风格。
  “理查德·罗杰斯伙伴公司”的作品是折衷主义,主张现代派风格。“福斯特伙伴公司”提出最好的作品是有震憾力的和创造力的设计,其作品曾被业内称为“色情小黄瓜”。“桢文彦设计公司”的设计风格是端庄雅致和“最低纲领主义者”,像重复的几何形状。这三家设计公司被业内称为当今建筑界设计水平最高的机构。
  虽然,这些摩天楼的实景目前尚未出炉,但建筑师们乐观地表示:“世贸摩天楼将是一曲和谐而雄壮的交响乐,而不是建筑的大杂烩。”看来,他们已经为三座摩天楼设计了统一的基调——和谐。
      关于世贸重建的故事还没有停止,设计师们仍在悬崖边上舞蹈。正如5月23日世贸重建第一楼正式开放的当天,开发商西尔弗斯坦所说,“我们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今天看到的仅仅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