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顶级公寓内也有廉租房

2010-06-01 作者:陈太云 来源:扬子晚报 浏览:


  艾菲尔铁塔下的广场,是法国人喜爱的休闲地。


  杜卡丝拿着相册,讲述往事。


  法国在上海世博展示了百年廉租房的成功经验,记者巴黎实地探访一位9旬女租客


  巴黎共举办过7届世博会,世博建筑艾菲尔铁塔,是现代巴黎的城市名片。上海世博会上,法国馆的主题是“感性城市”,法国还在“城市最佳实践区”展示了百年廉租房的成果与经验。


  世博建筑艾菲尔铁塔的东侧,有一幢公寓楼,这里的房价是巴黎最贵的。在这个号称巴黎顶级公寓楼里,住着一位9旬老人。她并不富有,但却在这里居住了82年,她交的是廉租房的房租。她见证了艾菲尔铁塔的百年荣耀,也见证了城市发展中的人性光辉。


  A 看得见艾菲尔铁塔的廉租房


  到巴黎寻找世博的遗存,不能不去艾菲尔铁塔。在“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一主题下看法国展示的内容,最能打动人的是巴黎的廉租房。巴黎有100多年的廉租房传统,曾经并不富有的毕加索、海明威,受惠于此得以居住在巴黎的市中心。


  采访奥黛塔·杜卡丝是一种机缘。当记者奔走在艾菲尔铁塔周边的居民区,寻找世博故事时,有居民向记者推荐了90岁的杜卡丝,她住在最靠近艾菲尔铁塔的廉租屋里,一直单身。


  找到杜卡丝居住的公寓,记者才知道这是巴黎的顶级公寓楼。艾菲尔铁塔周边地区是巴黎七区,也被称为巴黎的富人区,这个区绿树成荫,道路整齐而干净,建筑古典又雅致,房价每平米高达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7万元)。杜卡丝居住的大学街7号楼,就在艾菲尔铁塔的绿化带边上。按照通行的居住标准,她住的房子是巴黎的顶级豪宅。


  公寓楼正在进行内部装修,绕过装修区域,记者随杜卡丝的邻居进入了电梯。因为是老式楼房,楼内原没有电梯。上世纪50年代,政府对老居民楼进行改造,加了个电梯,但受空间限制,电梯厢内只能站两个人。


  杜卡丝的家不算大,二室一厅,约有70平方,但室内非常整洁。在她家的阳台上,就可以看见艾菲尔铁塔和战神广场。战神广场是一个大公园,满眼是绿。


  “房子有点老,但住得很舒服。从1928年起,我就住在这。房租只有几十欧元,很低,政府还管维修。”杜卡丝对记者说。


  B 房租50多年没变过


  杜卡丝身体很好,也很健谈。她拿出一本本影集,一边翻,一边讲以前的故事。


  杜卡丝生于1920年,8岁前随父母住在巴黎郊区。记忆中,那段日子挺清苦。8岁那年,她随父母住到了现在的公寓。她不清楚是如何住进这个公寓楼的,但记得父母搬进来时非常开心。后来她知道,巴黎市政府在市中心区域拿出了一批好房子,出租给生活困难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她的父亲是搞艺术的,于是申请得到了批准。


  童年的杜卡丝无忧无虑,因为房租很低,她家的生活便很宽裕。这从她童年及少女时代的照片上,也可以看得出来。照片上,她穿着上流社会的少女服,戴着不同款式的帽子,与父母在郊外游戏。在一张全家的合影照上,记者注意到她的父亲穿着精致的礼服。


  能在艾菲尔铁塔下安家,是杜卡丝最感幸福的事。就在她全家入住的前两年,艾菲尔铁塔有了电灯。但那时的电灯,不像现在这么亮,也不是彩色的。杜卡丝说,父母常挽着她的手,在灯光下逛战神广场公园,在塞纳河边散步。


  受父母的影响,杜卡丝自小就喜欢自然。虽然有公交车和地铁,但从小学到中学,她都是步行上学。长大后,她常到环艾菲尔铁塔的战神公园跑步。“这个公园从来没变过,我生活的街区也从来没变过。巴黎越来越繁华,但没有人破坏过这片绿地和这些房子。因为这,我的记忆是完整的,这是我最感动的事。”杜卡丝说。


  杜卡丝的第一份工作是当小学老师,那时她19岁。后来,她在一家食品公司办公室工作,收入不高。杜卡丝一直单身,但衣食无忧很快乐。她说,父母去世后,她不仅继续居住在这里,而且房租非常低廉。因为上世纪50年代,巴黎市通过了一项法律,为保护城市老居民的居住权利,凡在此之前居住在政府提供的廉租房里的,不管以后的物价如何变化,房租将维持不变。也就是说,杜卡丝交的房租,这50多年来就没有变过。


  C 房屋维修也不需要交费


  56岁的玛丽安女士,是杜卡丝幸福生活的见证者。她的家就在杜卡丝家的楼上,丈夫是精算师,儿子是金融分析师,女儿是一家大公司的市场项目主管。她家的房子约有120平方,是丈夫的家里买下来的。她22岁结婚,在这里已居住了34年。


  玛丽安介绍说,这个片区历来是巴黎房价最贵的。由于这里紧挨艾菲尔铁塔,政府对这里的维修和保养也非常重视。每10年会对外墙进行一次维护,楼内的公共区域,每10年左右也会进行一次出新,最近楼内就在铺装墙板。购房的家庭,要平摊一部分公寓内部出新保养费用,但杜卡丝不需要交,因为她没有什么收入,是廉租者。由于是老式楼,政府还曾对廉租房的房间结构进行集中改造,主要是扩大卫生间的面积,这项费用杜卡丝也不需要交。她还告诉记者,政府给老居民楼装电梯的费用,要向居民收取一部分,每年的维修费,居民要平摊,但杜卡丝同样不需要交费。


  “她自小在这里长大,这里是她的根,政府要保护好她。”玛丽安还告诉记者,这一个片区也有房屋出租,一个卧室的月租就要400欧元,但长租的话,政府有租房补贴。这是为了让那些有居住在市中心的需要,但又不够富裕的家庭,能够在市中心租房居住。


  记者了解到,巴黎廉租房的面积,在总住房面积中超过15%,并相对集中在主城区。2005年后,巴黎市政府规定,新建住宅区,开发商必须拿出小部分房屋给政府回购,政府再将其廉租给困难家庭,以使不同收入阶层的家庭有机会生活在同一街区。

    D 她是巴黎的“悦活”老人


  有保障的生活,让杜卡丝始终保持着高贵的气质。她说,她虽然老了,但对美好的新事物依旧喜爱。2000年1月1日,为庆祝千禧年来临,埃菲尔铁塔首次穿上“钻石装”。夜幕降临后,塔上2万只灯泡每隔1小时亮10分钟。那天晚上,杜卡丝走到了艾菲尔铁塔下。“灯光璀璨,让人觉得生活无限美好。”她说巴黎的生活就像这灯光。


  杜卡丝还向记者讲述了很多艾菲尔铁塔的“民间故事”:上世纪20年代,曾有人驾飞机穿越铁塔,但飞机碰到了一根无线电天线,飞机着火了;1968年,有人将一头奶牛吊上了塔顶,以此鼓励人们多买牛奶……杜卡丝说这些故事时,一脸笑容。那笑容,像个年轻姑娘。


  杜卡丝还向记者讲起了艾菲尔铁塔下的中国故事。她说,这两年常有人在那拍婚纱照,全是中国人。拍照的时候不仅人很多,新人们还会做出各种各样的夸张动作。她又说,法国年轻人从不会到那里拍婚纱照,他们更喜欢自然,喜欢满目葱茏的地方。记者问她,东方人的形象都差不多,何以断定是中国人?她坚持说,一定是中国人,中国人现在很富裕。说到这,杜卡丝又笑了起来。


  虽不富裕,虽然单身,但杜卡丝绝对是巴黎的“悦活”者。在众多艾菲尔铁塔的称谓中,她最喜欢的是“铁娘子”。她说,艾菲尔铁塔是科技,更是艺术,它虽然是钢铁做成的,但并不笨重,很轻盈,给人的感觉不是威严,而是舒展。她说,这就是现代巴黎的城市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