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拉宫将获立法保护 1500米内建筑或限高

2015-04-27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西藏网 浏览:

\

  4月23日上午,在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常务会上,原则通过了《西藏布达拉宫历史建筑群文化遗产保护条例(草案)》。这意味着立法保护布达拉宫又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布达拉宫建筑群1500米以内建筑物或限高
  
  会议认为,通过法规形式依法加强对布达拉宫历史建筑群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管理,对于继承和弘扬历史文化、推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西藏等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现实意义和政治意义,《保护条例(草案)》总体可行,自治区文物局根据会议提出的建议作进一步修改完善后,按程序报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审议。
  
  此前,西藏自治区曾开展《西藏自治区布达拉宫保护办法》立法调研。今年1月20日,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白玛赤林在自治区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表示,世界文化遗产布达拉宫建筑群保护今年已纳入西藏自治区人大的立法计划。
  
  1997年,西藏自治区政府曾颁发《西藏自治区布达拉宫保护管理办法》,将布宫纳入立法保护。2009年3月,颁发了新的《西藏自治区布达拉宫保护办法》,在布达拉宫的保护范围和具体措施及法律责任的追究等方面进行了补充和细化,增加了关于应急预案、保护工作专家咨询制度和进出布达拉宫人数控制的条款。近年来,随着西藏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布达拉宫及其附属建筑群的文物保护重要性日益凸显。从2013年开始,西藏有关部门方面开展修订《西藏自治区布达拉宫保护办法》的立法调研,经多次论证,决定将政府规章升格为地方法规。
  
  据西藏自治区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戴建国介绍,2009年颁发的布达拉宫保护办法,当时只是针对布达拉宫主建筑。正式立法后,保护范围将扩大到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大昭寺建筑群。
  
  据媒体报道,按照目前讨论的方案,在布达拉宫建筑群1500米以内将实施建筑物限高,同时要求必须保持和布达拉宫的建筑风格、色调和谐统一。同时,条例还将授权管理部门,在旅游旺季时出于布达拉宫文物保护和承载能力的考虑,限制游客参观数量。
  
  数亿维修费:布达拉宫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公元640年,24岁的松赞干布与唐王朝联姻,迎娶文成公主,第二年开始营建布达拉宫。公元7世纪至8世纪,布达拉宫先后遭遇了火灾和雷击,好多宫堡倒塌。后来,藏王达玛乌东赞的儿子微松和云丹互相攻战,拉萨成为主战场,接着,各地平民暴动战乱连年,吐蕃王朝与这座神宫古阙一同化为废墟,只有法王洞和圣观音殿两座殿堂留传了下来。1645年,五世达赖喇嘛开始重建布达拉宫,此后,直到1933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灵塔殿建于红宫西侧,并与红宫结成统一整体,布达拉宫重建和增扩工程才全部完成,形成了现在人们看到的布达拉宫的规模和格局。
  
  西藏和平解放后,1959年6月,西藏工委发布了《关于加强文物档案工作的决定》,不久,拉萨市人民政府发布了保护文物的布告。1961年,布达拉宫被列入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年都会进行维修与保养,俗称“岁修”。
  
  1984年,布达拉宫强巴殿由于电路老化失火,国家文物局迅速派出罗哲文等古建筑专家与相关人员前往调查,并组织多学科专家做细致考察论证,布达拉宫的第一次整体大修提上日程。
  
  1988年10月,国家专门成立了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李铁映牵头的领导小组,国务院划拨了专款。李铁映提出“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加强领导、万无一失”的原则,在施工中“要尊重民族传统、尊重民族风格、尊重科学、尊重宗教需要”。
  
  布达拉宫重建后的首次整体大修从1989年开始,到1994年完工,总共对111个项目进行了修缮,国家累计拨款5500万元。由于五世达赖喇嘛扩建布达拉宫时,用的全是矿物颜料:金色的用黄金,银色的用白银,白色的用珍珠和白海螺,红色用的是红珊瑚和朱砂,绿色的用绿松石……中国人民银行为此专门特批了15公斤黄金、40公斤白银。在中国文物与古建保护的历史上,这是史无前例的工程。当年12月17日,布达拉宫正式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4年后,由于1998年的强降雨,布达拉宫的墙体再次出现险情。国家文物局对布达拉宫更加系统的勘测、调查与抢修随即展开。根据时任国务院领导批示,国家文物局会同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多次组成工作组赴藏作一系列实地考察。2002年6月14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主持国务院第131次总理办公会议,批准了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和萨迦寺三大重点文物保护维修工程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同意开工建设。整个维修工程总投资3.33亿元,布达拉宫1.79亿元,罗布林卡6740万元,萨迦寺8660万元。直到2009年9月,主体修缮工程竣工,2012年工辅工程竣工,2014年11月19日,西藏自治区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维修工程收尾工作。而此时,对布达拉宫修缮的总投资已达2亿多元。这次修缮对布达拉宫的本体建筑和壁画、木构件包括阿嘎土地面都进行了一次全面维修。
  
  中国社科院评价这项维修工程,是西藏文物保护史上中央财政投资最多、工程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施工工艺最为复杂的文物维修工程。
  
  国家文物局高级工程师张之平说:“布达拉宫大修的难度要高于故宫大修。”主要原因在于布达拉宫的整体建筑建于山上,环境更复杂,隐患难以把握。此外,布达拉宫各殿堂的修建分属不同年代,施工没有整体规划,甚至出现层与层不相关、平面与平面不对接的情况。所有古建筑专家们都试图寻找一种平衡:如何既能最大限度地保持布达拉宫的原始风貌,沿用传统材料与工艺,同时又能让它益寿延年、生机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