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邬达克建筑遗产文化月”开幕

2015-12-08 作者:未知 来源:民国地图 浏览:

  经过几个月的筹备,上海首届“邬达克建筑遗产文化月”活动于12月5日开幕。“邬达克上海建筑遗产分布地图”也在开幕式上首露芳容。

  邬达克是上世纪初叶活跃在上海,留给上海近百幢建筑的匈牙利著名建筑师,其作品数量之多种类之广令人敬佩,其中许多更是成为上海城市面貌的重要记忆。

  以“走近邬达克”为题的全新展览拉开了本次文化月的序幕。匈牙利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乐文特表示:“邬达克是中国匈牙利两国文化和建筑等各方面交流的友好使者,是连接两国的很好的桥梁。

  邬达克文化发展中心主任刘素华女士说:“邬达克旧居既是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名人故居,又是历史文化、建筑艺术的交汇点。依托邬达克在上海的旧居,建立邬达 克文化发展中心,可以让更多的市民朋友了解到,建筑是凝固的历史和文化,是城市文脉的体现与延续。文化月的举办希望能够激发更多的朋友保护历史建筑,热爱 这座城市。”

  现在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位在上海近代建筑史浓重一笔的建筑师——邬达克,和他的作品们。

\

  邬达克之于上海,堪比高迪之于巴塞罗那,尼迈耶之于巴西利亚。不同的是,在1918年的上海,邬达克是一个纯粹的外来者,一文不名。但在之后的30年里,他却以传奇的人生书写了上海的建筑传奇。他曾设计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百乐门、沐恩堂、市三女中五四楼等诸多著名建筑,贡献了上海近代建筑史的一页辉煌篇章。

  邬达克的上海项目不下50个,其中25个项目已先后被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国际饭店更成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这些工程涉及办公、旅馆、医院、教堂、影院、学校、工厂、公寓、会所、私宅等众多类型,外观包括古典主义、折中主义、装饰艺术、表现主义、现代主义和地域主义等不同风格,区位从外滩源附近蔓延到西郊乃至近吴淞口。斯裔匈籍建筑师邬达克(Hudec,1893-1958)在上海的作品数量之多、种类之全、分布之广、质量之高,在世界建筑史上也不算多见。

  1893年,邬达克出生在斯洛伐克一个建筑世家,毕业于布达佩斯皇家学院,23岁当选为匈牙利皇家建筑学会会员。但才华横溢的他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成为奥匈帝国在俄罗斯前线的一名士兵,之后又作为战俘被流放到西伯利亚,最终他逃到了上海。

  落魄的邬达克在一家美国建筑事务所找到了一份助手的工作。1923年,他获得了第一个设计机会,与美国建筑师克利合作完成了美国总会(福州路209号)

  上海沐恩堂

  美国总会对邬达克的意义非凡,他的天赋和才华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之后,32岁的邬达克拥有了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和 鹊起的声名。他一共为上海留下了65幢经典建筑,包括“远东第一高楼”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百乐门歌舞厅、沐恩堂、市三女中五四楼等。其中,25幢被 列入上海市优秀近代建筑名录。

\

\

  上海国际饭店

  每一幢邬达克建筑都有着不同的风格,也在上海建筑历史上留下了不一样的精彩。对此,邬达克本人也有着相当的自信。

\

\

\

  在铜仁路北京路口有一幢别具一格的绿房子,据说当年邬达克在为这幢房子画完设计稿时就夸口:“我可以保证,即使再过50年,这幢房子的现代感仍是超前的,哪怕再过100年,我相信它仍不会过时!”时间证明,邬达克并没有妄言。

  铜仁路北京路口的房子

\

  上海庇护了邬达克,欣赏了邬达克,邬达克也用他的作品丰富了上海的轮廓线。

  他的建筑立在那里,就是一种审美,就是抹不去的城市记忆。

  美国总会,上海福州路209号

  邬达克的第一件作品美国总会,轮廓醒目,庄重又富于变化,是美国殖民地时期乔治式风格。外墙用棕色面砖饰面,开启了上世纪30年代上海建筑广泛使用棕色耐火砖作外墙装饰的先声。

\

  早期,邬达克走的是欧美古典主义路线,这段时期他的代表作是西藏中路216号沐恩堂,带有明显的复古主义色彩和哥特式塔尖。1933年,邬达克在对大光明电影院的改建中,摆脱欧美古典风格的束缚,戏院内外均为现代装饰艺术风格,整个立面错落有致、线条流畅、对比强烈、色彩明快。大光明电影院使邬达克蜕变为一名先锋建筑师。而此后建造的、曾给“老上海”们带来无限荣光的国际饭店,邬达克对“简单就是美”的现代建筑理念更是运用自如,国际饭店的深褐色面砖和竖线条处理,及层层收进的顶部造型,无不反映出美国艺术装饰主义摩天楼的特征。

\

\

  上海巨鹿路675号,现上海市作家协会

  除了公共建筑,邬达克设计的私人住宅也各有神韵:巨鹿路675号,邬达克用丘比特和普绪赫的故事成全业主夫妇的美好生活愿想;铜仁路333号的“绿房子”,邬达克在室内外的交融方面做了大胆的尝试;愚园路1136弄31号,诠释哥特风格的别致;愚园路745号,犹太建筑风格的拱门引人注目…

\

  上海大光明电影院

  邬达克在上海一共设计过四座戏院,四座戏院各有特色。最早的卡尔登大戏院的外立面是古典的折中风格,后来的大光明电影院和辣斐大戏院(后更名为长城电影院)的立面则是现代式的。建筑年代介于其间的浙江电影院是邬达克建筑里比较早期的带有现代式立面特征的建筑。电影院刚造好的时候,屋顶上还带有露天电影院,在当年十分“弹眼落睛”。

  创新之外,邬达克更是凭着良心做设计。造国际饭店,规定工人每人每天只贴20块墙砖,一块都不许多贴。80年前,要在上海这种软地基上盖摩天大楼,公和洋行、康益洋行等沪上大公司都没有把握。邬达克几易草图,并采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钢框架结构和钢筋混凝土楼板,建成了国际饭店。由于地基桩又密又深,至今在近代上海高层建筑中,国际饭店的沉降最少。

\

  汾阳花园

  上世纪初开始,开埠的上海就是一个独具活力的城市,传统根基上多元文化的发展孕育出独特的文化土壤,使上海总是最早地捕捉到时尚和流行。所谓的“崇洋”正是上海人兼容并包,积极与世界接轨的表现。也正因为如此,上海能以最宽容的胸怀接纳来自世界各地的英才,并给他们提供最宽广的舞台来挥洒智慧,施展才华,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进入了现代主义的范畴,走在时代的前列。而邬达克的Art Deco,更是将上海的现代化推向了极致。

\

  建筑是物化的思想,每个细节中都蕴涵着设计者的奇思妙想和精心布局;建筑是历史的见证,可以唤起人们对过去各个时期的经济、文化、不同阶级与阶层的生活方式的回忆与理解。无庸置疑,邬达克在上海城市历史中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笔,他用众多魅力无穷的作品把自己对上海的热爱书写在了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