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AKI董事迈克尔·格罗夫谈中西方景观

2008-03-05 作者:孔祥伟 王琳 来源:《城市环境设计》2008(01):40-42 浏览:

USD = 城市环境设计(Urban Space Design)
MG = 迈克尔·格罗夫(Michael Grove)

  USD:您认为中西方文化冲突对景观设计而言,具体体现在那些方面?

  MG:在相对陌生的环境中工作时,对设计师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尽可能多地了解和熟悉当地文化。虽然,当外来设计师到一个新地方时,客观和全新的视角常常能带来设计灵感,使其从中受益。然而,与此同等重要的是,要谦虚地倾听当地人的看法,并尽量考虑到场所使用者的需求。只有在充分了解项目所在地的文化价值后,才能在设计中体现出地方文脉,体现出设计方案与周围环境的关系。


草海北岸规划

  USD:生态学原则及生态技术在具体项目中的运用是怎样的?

  MG:在我们所设计的项目中,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包括设计质量、对公共空间的贡献、以及设计的可持续发展性。我们力图保证设计能够改善或修复已被破坏的生态系统,同时使经济发展和文化保护保持相对平衡。这种整体设计方法既考虑到社会平等,也重视生态平等。以丽江的拉市海项目为例,当地纳西族世世代代都在此耕耘,为保护这样的农耕生活方式,我们在做总体规划时,就提出能为当地居民提供更多收入来源的多种发展策略。这种均衡设计方法有望减少对土地和其它自然资源的过度利用,进而保护濒危候鸟所赖以生存的湖滨湿地。
滇池是中国水质污染最为严重的湖泊之一,在昆明草海北岸项目中,我们探讨了各种技术手段来改善滇池水质。这些手段包括新建污水处理厂以减少污水排放,清除湖底的污染沉淀物,用明矾处理法减少湖水的有机磷含量,恢复沼泽和湿地系统。综合运用这些手段将这个曾被污染的水体逐渐净化。


红星海景社区

  USD:中西方的甲方对方案评定标准的不同点是什么?

  MG:Sasaki选择项目时非常慎重,包括中国的项目在内。在世界各地,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与能够认同我们的价值观的客户合作。我们选择热衷于好的设计,有意于发起和支持保护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思想开放,愿意倾听新想法的客户。我们最好的项目往往得益于与客户的密切合作,他们的积极参与使我们之间能够保持开放的对话,交流设计理念,对一些假设提出质疑。

  USD:中西方的景观设计项目的时间有什么不同?设计程序上又有哪些变化?

  MG:中国快速发展的势头促使开发步伐大大加快。虽然设计工作在某些时候可能会因此受到不利影响,但是一个简化的设计流程有时候也有好处,它可以帮助设计师在有限的时间段内提出新的设想和解决问题的思路。每个项目都是独特的,都包含一整套左右项目进度和时间安排的问题,中国也不例外,土地所有权、拆迁、意料外的岩土状况等问题都能影响项目的时间安排。我认为,中国和美国在设计流程上的一个主要差别在于:美国有一个社区积极参与设计的传统。虽然与社区的互动很消耗时间,但这却是设计过程中非常有益的环节。认真听取社区居民的想法很有必要,如果能获得项目所波及到的社区居民的认同,则设计工作将会获得长久意义上的成功。

  USD:在城市基础设施和生态基础设施方面,中国与西方有着差异,在设计中怎样积极应对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