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堂级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谈21世纪建筑观

2011-03-17 作者: 来源:羊城晚报 浏览:

位于意大利罗马的MAXXI博物馆在高空上俯瞰,和城市即融合又异样。 
位于意大利罗马的MAXXI博物馆在高空上俯瞰,和城市即融合又异样。


\ 
艺术在扎哈的空间中瞬时成为主角。


这是幅画吗?扎哈的建筑就有这样的魅力。 
这是幅画吗?扎哈的建筑就有这样的魅力。


上为建筑模型,下为绘图,无不具有强烈的个性视觉。 
上为建筑模型,下为绘图,无不具有强烈的个性视觉。

 



  殿堂级建筑师扎哈•哈迪德2011年2月25日首次访问她的作品广州大剧院,引发的扎哈潮,到现在依旧成为建筑界热议的话题。

  从1981年首次来到中国到现在,她与中国建立了长久的机缘,中国园林的设计巧妙地处理了大自然的细致元素,令其与人居环境天衣无缝地融为一体、互为映衬。这些设计特点持久影响了哈迪德的整个艺术生涯。

  从她在中国的第一个伟大作品广州歌剧院,到受潘石屹邀请打造北京的地标建筑银河SO-HO,以及上海最具未来感建筑———SOHO中国大虹桥,扎哈以她超现实的狂想创造中国都市全新景观。

  “中国欣欣向荣的发展是一种创作的推动力,对于任何一位欧洲建筑师来说,都像新鲜空气般重要”,扎哈坦言,现时,哈迪德在其位于伦敦的事务所已雇用愈来愈多的年轻中国建筑师。

  每次造访中国,哈迪德都感受到中国新一代的热情抱负与无限的活力。哈迪德认为这或许因为中国建筑师能感受到她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刻热爱,或她具有前瞻性的建筑风格必须是拥有一定程度的投入与乐观态度的鉴赏者才能感受得到。这种态度只可能在少数地方和时期出现。而现时的中国,这个拥有璀璨未来和领导世界发展、具有前瞻性的年轻一代的国度,正是这样一个地方。

  扎哈接受本报记者的电邮采访,在繁忙的中国之行中,她发回了她的回答,回答一如即往的专业认真,真城坦率,使我们感受到扎哈•哈迪德的人格魅力。

  关于建筑和地域文化

  我认为,21世纪现代建筑其中一个重大挑战就是脱离20世纪工业社会中重复正交的、方块式的建筑概念重塑建筑结构,朝着一个数码和灵活社会发展,人们的生活具有更多层次复合性和动感。

  媒体: 在您的字典中,您是如何定义建筑这个概念?您认为建筑和城市,和这个世界的关系是什么?    

  扎哈•哈迪德:建筑是为了它的使用者而创造的。建筑最终是为使用者生活的各个方面提供身心愉悦、激发灵感的空间布置。现代社会不是一成不变的,因此建筑必须随着生活的新形态而不断革新。对于我们这个时代而言,复合性的新层次是一个新事物,这在建筑中得到了体现。建筑正如科学、教育、经济、政治和艺术一样,是任何一个文化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我认为,文化又是城市生活和城市景观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媒体:广州歌剧院在周边那些直线条的建筑群中,是那么独特地吟唱自己的歌,想问的是:许多中国建筑师经常纠结如何让建筑与地域文化有机融合,这个问题似乎不会阻碍您的创造,您的成功恰好在您独特的建筑语言。在您的建筑设计中,您会考虑地域文化或建筑文化的民族性吗?      

  扎哈•哈迪德:在中国的文化中,特定的比喻性思维是文化的一部分,这比欧洲来得更为常见。因此“圆润双砾”的设计理念对于一个位于珠江之畔的项目来说是很有意味的。在我们所有的设计项目中,我们首先是对项目周围的景观、地形和人流进行调研。接下来,我们将根据调研的结果草绘一些周围环境视觉联系和动态变化的线条。这就使得我们每一个项目的设计都与其周围的事物融合起来,有着独特的、紧密的联系。我们不仅仅思考设计所蕴含的隐喻,更关注与周围景观的类比,即将自然景观的特点通过建筑表现出来。例如,广州大剧院内不同区域、不同楼层之间的流畅过渡。

  关于预算

  我们几乎所有的项目都是在十分有竞争力的预算下完成的。 

  媒体:您的作品在造型的极度简化之下,是对建筑成本以及建筑技术的极大挑战,有没有一个案例是没有超出开发商的预算,却达到了理想的效果? 

  扎哈•哈迪德:我不这样认为,我们几乎所有的项目都在十分有竞争力的预算下完成。比如美国辛辛那提“罗森塔当代艺术中心”、德国莱比锡的“宝马中心大楼”以及德国沃尔夫斯堡“法厄诺科学中心”,这些都是按时在预算内完成的项目。同样地,丹麦“德拉普豪博物馆”、英国“Maggie’s Fife癌症中心”、西班牙的新“萨拉戈萨亭桥”、奥地利“Nordpark缆索铁路车站”和“流动艺术展———香奈尔当代艺术展”也是在预算内完成的。 

  我想你可能关心的是伦敦2012年奥林匹克游泳馆的预算问题。这个项目将于今年落实,距离2012年奥运会的开幕还有一年的时间。最初英国政府公布的伦敦游泳馆的项目预算仅包括了基础的建设费用。这个数字并没有包括其他所有相关的费用,比如咨询及法律费用、通胀、不可预见费用、建造大型市政工程项目的费用(例如建造一条作为奥林匹克公园入口的、横跨其中一个游泳池的新桥)以及其他额外的预算之外的费用(例如英国污染最严重的老工业区的翻新工程)。所有这些费用都使得整体的项目预算增加了。 

  关于建筑技术

  我们的工作正推动全球建筑行业的不断发展……即便今天,我们在全球已完成了众多创新的、屡获殊荣的建筑项目,人们还是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你认为你的设计是可以被建造的吗?我究竟还需要完成多少项目才能证明我的设计是完全可以被建造的呢!

  媒体:您的建筑作品是否是建筑技术的提问者,而迫使他们不得不面对问题而解决问题?有没有遇过不能解决的技术难题而放弃原来的设计?     

  扎哈•哈迪德:过去这些年的经验告诉我们,越来越多的客户要求建筑的创新。这是让建筑师得以创作杰出设计项目的重要因素。我们的设计的确是越来越大胆,因为我们看到了得益于科技的新的可能性。寻找重要的合作伙伴和工程师,协同合作寻找新发现并使之成为主流是很关键的。我们经常与工程师和材料科学家一起合作探讨。我们的工作正推动全球建筑行业的不断发展。十年以前,我们便率先使用了自密实混凝土(SCC)和玻璃纤维增强混凝土(GFRC)等建筑工艺。这些工艺已在全球的建筑项目中被广泛使用。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从来没有因为技术的原因而放弃了设计。

  低碳和环保

  媒体:低碳和环保以及可持续,在您的建筑作品中如何体现?      

  扎哈•哈迪德:我认为环保是建筑中必须被考虑的环节。许多建筑师利用先进的空调技术和室内设计方式来提高建筑的生态平衡,而我更注重调整新的建筑材料和方法来实现这个目的。作为一名建筑师的首个解决方案应该是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规划生活过程,使得人们的日常生活能主动地推动可持续发展。其次是对建筑材料和方法的调查和研究,从而提高每一个项目的生态平衡。最终,这些不同环节的发展———材料的可持续发展性和实操性将被运用到实践中,为许多问题提供解决的方案。    

  关于广州

  (广州大剧院的设计反映了中国丰富的文化历史,同时也预示着广州将在世界舞台上占一席位。我认为这些都令我对这座城市留下深刻印象。在这三十年间,广州已然成为一座真正的国际都市。她将会是世界性的金融业、制造业、交通业以及文化枢纽。)    

  媒体:对于广州,您觉得这个城市中最有意思的是什么方面?     

  扎哈•哈迪德:中国的发展中所产生的全球性推动作用令人叹为观止。贯穿整个中国,你可以感受到她的新一代的热忱、野心,以及无疆界的能量。能够参与到这种高速发展中去,这本身就是一种宝贵的经验。我非常感激广州这座城市给予我这次机会。现今,世界上有很少地方能像这里一样,让建筑师们可以找到一些如此高瞻远瞩与热情的客户。他们为这座城市而自豪,亦对创新充满了激情。在1981年,我事业的起步阶段我第一次来到广州。如今旧地重游,感觉城市这三十年来的变化非常巨大。

  对于

  年轻设计师的鼓励

  媒体:建筑师要出名,除了努力工作之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尽快让别人认识自己?对于一个还在努力出名的建筑师,您有何建议?     

  扎哈•哈迪德:我会建议他们相信自己的直觉,即便他们的想法显得异乎寻常和陌生,因为只有真正原创的作品和想法才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我在全球多家大学里授课,而我的学生经常在我的办公室里工作。我们尽量保证他们都拥有发表意见、展现才能的机会。他们希望增强建筑项目对社会的影响的这个目标是受到鼓励的。你永远无法预料当他们被给予机会的时候,你将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他们也许一开始会感到害怕,但他们只是需要被给予信心以及一定的空间去努力尝试。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愿意在我的办公室里工作。他们只需要努力工作即可。他们感觉到自己是这个过程中的一分子,而不是仅仅处理项目中琐碎的环节。你需要让人们去成长,而看到他们日渐成熟、不断在项目发展中参与更多让我感到十分兴奋。     

  媒体:也有评论说:“像哈迪德一代自封的前卫艺术的实践者,不是在混乱中创造秩序,而是极力在秩序中创造混乱。结果是令人不满意的。从最坏的方面来说,这是在胡来。”您对负面言论会采取什么样的处理方式?您听得进别人对您的指正吗? 

  扎哈•哈迪德:在我们的建筑项目,不仅仅是建筑的形态吸引着我们,还包括了对崭新的、让人们更好地利用建筑的不断探索。我们每一个项目的客户对于建筑极大地改善了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感到十分满意,这远远超越我们对于一个新建筑的最初期望。 

  媒体:您的学生中有一位中国学生马岩松,以设计 “玛丽莲•梦露大厦”而闻名,他师从您的未来主义风格建筑,您对他的印象如何?

  扎哈•哈迪德:他很年轻,在绘图上很有天赋,(语带严厉)但不足之处在于缺乏原创性。他需要形成自己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