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阳建强:城市更新

2013-12-03 作者:田乐 采访、整理 来源:景观中国 浏览:

 

\
阳建强: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城市规划系主任。

 

  城市更新这一议题包括哪些范畴?其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核心是什么?

  阳建强(以下简称阳):
城市更新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是整个社会发展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涉及内容十分广泛,就其物质建设方面而言,从规划设计到实施建成将受到方针政策、行政体制、经济投入、组织实施、管理手段等诸多社会因素影响,在人文因素方面还与社区邻里、历史遗产保护等特定文化环境密切相关。其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核心是通过城市结构与功能不断地调节相适,增强城市整体机能,使城市能够不断适应未来社会和经济的发展需求。

  请问我国对于“城市更新”研究及实践是什么时期、怎样的背景下开始展开的?

  阳:
在我国,因为种种历史原因,城市更新相关的理论与方法研究工作起步较晚。自改革开放以来,伴随中国城市发生的急剧而持续变化,城市更新日益成为我国城市建设的关键问题和人们关注热点。许多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纷纷从不同角度对其展开了探索和研究,如吴良镛先生的“有机更新”思想、吴明伟先生的“走向全面系统的旧城改建”思想。在实践上,北京、上海、广州、南京、苏州、深圳等都做了许多有益探索,积累了丰富经验。

  目前我国城市更新的实践有哪些类型?景观设计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阳:
目前我国城市更新的实践主要有中心区再开发、老工业区更新改造、历史街区更新、旧居住区整治、城市滨水区再开发以及废弃地更新改造等类型。可以说,景观设计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通过景观设计可以深入挖掘旧城区的景观资源与价值,并借助高超的设计手法创造具有吸引力和层次丰富的空间场所,重新激活和振兴旧城区。

 

\
北京焦化厂工业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项目改造意向(图片版权:阳建强)

 

  在北京焦化厂工业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规划项目中,规划本着工业遗址保护、特征景观塑造以及土地集约利用的规划原则,依据上层规划和地段区位条件,在对焦化厂工业遗址综合价值进行全面调查评估的基础上,明确总体功能定位,确定保护对象,划定保护范围,并提出相应的保护与更新方式。以工业遗址公园为核心,将工业遗址公园与开发地段有机地整合,将车辆段以下嵌的方式布置在地下,既能保证车辆段与地铁正线之间的连接,又能保持上盖开发的完整性、交通组织的合理性,以及景观塑造的连续性,强调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地区开发,形成层级分明、功能合理、交通便捷的空间结构,保证不同区域之间的良好的景观和交通互动,在确保工业遗址公园空间关系的前提下,适当提高开发地段的开发强度,促进土地的集约利用和城市中心产业的聚集。

 

\
郑州西部老工业基地之国棉三厂整体改造意向(图片版权:阳建强)

 

  郑州西部老工业基地是国家“一五”期间重点投资建设的工业企业集中地,是20世纪50年代全国著名的纺织工业基地之一,具有很高的社会价值、政治价值、文化价值与情感价值。老工业基地从建国初期投产以来至改革开放初期一直是郑州市的支柱产业,但近年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条件成熟,各行业与国际接轨步伐的加快,这几个大型国有企业由于改制滞后、设备陈旧,加上企业产品单一,开始出现结构性衰退。更新改造规划本着“提升城市功能,实现结构调整,改善城市环境,更新物质设施,促进城市文明”的总体指导思想,以文化产业为主导,将工业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贯彻到老工业基地更新改造的全过程,并在城市产业结构宏观调整的总体框架下重新确定产业发展目标,结合老工业基地产业功能的相应调整和基础设施的更新改造,充分挖掘工业文化产业的内涵,全面提高老工业基地的空间环境质量,有效推进城市空间结构的整体优化。与此同时,更新改造规划还提出了具体更新改造措施,诸如在功能结构调整方面,随着企业外迁拟将原有用地功能置换为以工业文化为主导,融博览、商业、休闲、体育为一体的城市综合发展区;在道路交通的更新改造上,结合郑州市原有的道路形式,加大道路网密度,完善方格网状结构,着重建立内外协调的道路交通系统;针对公共服务设施存在空间分布不均和数量配置不全等问题,通过规划在老工业基地内部建立起市级—地区级—居住社区级—基层社区级分级配套的完整体系。

 

\
常州新旧城互动发展示意图(图片版权:阳建强)

 

  在历史街区更新方面,以常州市旧城更新规划研究项目为例,该方案突破传统仅针对局部地段的专项规划,把更新范围拓展至74km2的旧城,按照老城、中心区、旧城三层级,从城市整体发展角度研究旧城功能定位、旧城结构调整、新旧区发展互动、更新模式选择、土地利用结构优化和历史文化环境保护等关键问题,探寻实现常州旧城空间结构转型、中心功能提升的有效途径。针对当前常州旧城更新实际工作中急需解决的具体问题,选取旧工业区、旧居住区、城中村、历史街区、老火车站等五类重点地区,开展了更新规划专题研究。并划定了保护控制区、整治优化区、改造优化区、整治提升区、改造提升区等五种更新模式引导区。对加快旧城结构调整步伐,促进城市中心地区土地资源的再生,提升中心城市形象,实现旧城整体机能提升与可持续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作为处理具有相对深厚的历史、文化场地的项目专家,请问此类项目中的城市更新方法/途径与其他类型的城市更新项目的主要差别及难点有哪些?

  阳:
对于具有相对深厚的历史、文化场地的历史地段,不应急于求成,急功近利,不顾具体情况,简单采取推倒重建的方式,而应重点研究历史地段的个性特点,以积极谨慎的态度,充分考虑旧城区原有城市空间结构,把握城市空间的内在质量,保护和强化历史地段突出的景观特征和文化内涵。工作的难点是如何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减少旧城更新改造和城市现代化建设可能对历史文化保护造成的不良影响。

  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您的研究《中国与西欧城市更新比较研究》中的主要成果?西欧国家的经验对于中国城市更新有哪些可借鉴之处?

  阳:《中国与西欧城市更新的比较研究》是20世纪90年代末我从瑞士开展学术访问回国后,受到教育部留学回国人员科研基金资助完成的研究课题。课题比较研究了中国与西欧城市更新在不同发展阶段所面临的问题、政策措施与更新实践,并针对西欧城市更新对我国城市更新的参考价值与启示作用展开了讨论。西欧城市更新规划早已摆脱单纯专业技术的局限,由传统的单一形体规划走向综合系统的城市更新政策规划。我国现阶段的旧城更新改造具有面广量大、矛盾众多的特点,传统的形体规划设计已难以担当此任,应借鉴西欧城市更新的成功经验,致力于建立一套目标更为广泛、内涵更为丰富、执行更为灵活的系统规划。此外,西欧城市更新工作程序中的公众参与亦值得我们学习。(田乐 采访、整理)

  原文摘自《景观设计学》2012,(04),总24期:5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