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未来社区生活的5个项目

2016-11-30 作者:未知 来源:fastcoexist 浏览:

\

  1.自给自足
  荷兰一项雄心壮志的实验会成为脱网生活的模范。
  最早明年,阿姆斯特丹的郊区会有一座新的住宅,称为“ReGen Village”,居民不会依赖外部资源提供能源、进行废弃管理甚至是提供食物。这个村庄形成一个闭环系统,自己满足自己内部大部分的需求。项目策划詹姆斯•爱尔利希(James Ehrlich)说:“我们正在通过建造再生社区重新定义住宅房地产发展,与自然循环协调发展。”
  尽管自给自足不是一个新理念——社区在脱网的状态下依然生存了几个世纪——爱尔利希希望ReGen能测试一个理念,看其是否能帮助减轻社区对不可持续资源的依赖。该村庄设置200座房屋和公寓,大约600位居民居住。ReGen与丹麦建筑事务所Effekt合作设计这些未来主义的建筑,爱尔利希将其看作是对传统斯堪的纳维亚美学的现代化展现,特色是简洁的线条、玻璃多、高大且陡的屋顶。
  尽管阿姆斯特丹ReGen社区目标定位是富人,但其闭环理念会扩展到中下阶级,自给自足会对其产生深远的影响,提供可靠的食物和水资源。爱尔利希计划使用第一个村庄的收益为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印度农村建造类似的城镇。

\

  ReGen的自给自足理念需要现代技术的支持。高产的有机生长方法——包括无土栽培、水培和食物森林——整年地生长水果、蔬菜、豆科植物和药草,同时用一部分水和空间用于传统农业活动。动物粪便将通过生物发电机转化成电,储存系统收集和处理雨水和废水。如果能将所有工作结合起来(还有较为熟悉的生物技术,如堆肥和太阳能),爱尔利希相信其再生社区不仅仅是自给自足——他们将产生足够多的食物和电力,卖给附近的社区,弥补其运行成本。在发展中国家,这是极其重要的。爱尔利希表示:“一个独立的生态村庄能产生比周围社区需求还要多的有机食物和营养丰富的土壤。如果能建造足够多这样的村庄,我们就能养活未来20亿到30亿的人口。”
  爱尔利希承认他定位的高端住户不可能完全脱网生活。除了像互联网和有线电视这样的便利设施外,居民还会到外面寻求奢侈生活,如咖啡、趣味生活和其他食物。房主也会产生社区不能回收利用的废弃物,需要用车装载运出。而在贫穷的地方,需求没有那么多,爱尔利希相信每个村庄将会完全自给自足。他表示:“这是很具有雄心壮志的一件事,但建筑再生系统也不是人类生存和繁荣发展的唯一出路。”

\

  2.提升经济适用房的标准
  难民和其他经济拮据的居民将会有新的庇护所。
  HEX HOUSE:想要降低购房障碍吗?那就要减少设计和建造成本,它们占据了购买价格的一半。这是非营利设计事务所Architects for Society执行理事Amro Sallam想要做的事情,建造Hex House建筑,是一个有2个卧室、占地41平方米(450平方英尺)的住宅装配箱,房主能使用简单的工具将其组装起来。这些价值1.5万美元的零件计划于明年起卖,由隔热面板建造,轻盈、坚固且节能。Sallam也计划在需要更多经济适用房的城市附近建造Hex House。居民能购买一座房屋和一小块地,这些零件也可以预先安装,之后运送到该地区。
  IN MY BACKYARD:去年6月,来自可持续住宅事务所Design of Architectural Territories Pangea和Quatorze的法国和西班牙建筑师团队在巴黎建造了In My Backyard的2个原型。这个小房间理念会为难民提供坚固、节能的住宅,位于那些愿意与难民共享区域的居民地产上。这些难民远不止就获得了一个居住的地方:DAT Pangea事务所的总裁Ricardo Mayor Luque正在与大学建立合作关系,将建造程序转变成培训课程。难民与In My Backyard合作建造自己的住所,学习能帮助他们在该城市找到建筑工作的技能。当培训完成、房屋完工时,他们会获得一份证书。

\

  3.回归土地
  当Cannery的居民走出前门时,周围是3公顷(7.5英亩)的农田,种满番茄、甜瓜和其他产品,以及一些自由放养的禽类。在远处有一个畜棚和一个摊位,行人可以在这里购买新鲜的果蔬。这听起来像是乡村生活,但是Cannery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戴维斯市外3.2千米(2英里)处。该社区是其中一个农业社区(agrihoods):建在农场周边的城市和郊区住宅。Kevin Carson(为Cannery开发商New Home Company公司监督北加利福尼亚州项目):“我也是一个住宅建筑商,但真正的乐趣是建造社区。许多社区都有高尔夫球场。我们打算在食物生长地旁总体规划一个社区。”
  Cannery——开放于2015年,现在已入住77家——很受年轻家庭和退休人员的喜欢,喜欢接触当地生产。(农业运作由非营利Center for Land-Based Learning机构管理,出租给个体农户。)提倡土地使用的非营利机构都市土地协会(Urban Land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Ed McMahon 表示“农业社区是购买当地、食用当地运动的一部分。在我们的工业经济中,食物的生长地与人们的居住地分开。人们现在重新与食物来源结合起来。”
  这个土地理念就是一个农场不仅提供食物,还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中心。除了农耕田之外,居民还共享一个户外厨房,在庭院中享受水果和坚果,并在圆形剧场聚会,举办活动,如音乐会和节日。Cannery居民Diane Parro说住在这里改变的不仅是吃的,还有与邻居的互动。她说:“我们过去常常住在一个大房子里,还有一个需要维护的蔓生庭院,我们都与社区分开了。现在,我们共享一个绿地。我们在前门放置大桌子,每人拿出各自的食物供大家吃,有当地的酒和鸡蛋。当食物刚从农场出来时味道是最好的。”

\

  4.建在廉价的空间上
  随着城市越来越拥挤,创意性方案就很关键了。
  哥本哈根的漂浮住宅(FLOATING DORMS):当哥本哈根企业家Kim Loudrup没有办法为儿子找到经济适用的学生宿舍时,他决定自己建造。与闻名的丹麦建筑师Bjarke Ingels合作,他建造出Urban Rigger住宅,一个由模块化集装箱建成的公寓建筑。该建筑位于一个漂浮的地基上,该公司要花钱停靠到哥本哈根海港。Urban Rigger的15个小型公寓都有私人卧室、卫生间、厨房,共享社交空间,租金为600美金。Ingels表示“大部分的后工业化城市正在经历某种转变,港口产业逐渐减少。城市渐渐地有可用的海港区域能进行改造。他们是城镇化房屋建造的另一种选择。”
  曼谷的非对称足球场:在城市里,运动场很稀少。为了提供游玩的区域,曼谷房地产开发商AP Thailand将4个奇形怪状的空地改造成了公共场地。AP Thailand公司的Pattaraphurit Rungjaturapat表示:“我们想要利用空间管理上的专长建造好玩的空间。”
  纽约的低线公园:高线公园——建在被遗弃的高架铁路上——是纽约最闻名的公园之一。那能从反向考虑这个问题吗?共同创办者James Ramsey和Dan Barasch正在瞄准能技术支持的项目,建造一个55平方米(6万平方英尺)、植被茂盛的公共公园,位于纽约一条拥堵街道6米(20英尺)下面。该理念——现在在之前的一个超市上进行测试——使用铝和玻璃建造的太阳能收集器控制阳光,通过光纤电缆重新引导阳光进入分散点。7月,该城市赞同低线公园初始方案,但该团队仍需要筹资1亿美元,确保下一轮的批准(吸引了将近22.5万美元建造这个实验室)。
  5. 降低温度
  马德里有一个低科技方案,解决未来的气候变化影响。
  马德里市面临着气温上升和暴雨问题,市政府将花费400万美元在公共空间上种植植物。
  更加舒适的空气:当在屋顶上种植植物以及在马德里机场种植额外的树木时,夏季高峰期的空气温度降低了8度,因为增加的阴凉和空气湿地具有降温效果。
  防洪:该城市计划用小公园替代水泥覆盖的城市广场,这样就会配置花盆,吸收突降的暴雨,将其储存起来,以浇灌植物。
  节能:许多光秃秃的屋顶都会转变成花园,而且建筑立面也会种植匍匐植物。绿化会隔热,减少冷却房间的能源。

  高银锋/译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exist.com/3065412/fast-cities/the-future-of-neighborhoods-five-projects-that-show-how-well-live
  版权声明:如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稿,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news@landscape.cn或者添加微信号:LACweb。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景观中国”。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