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植物景观要具备“四性”

2006-08-02 作者:苏雪痕 来源:中国花卉报 2006.7.27 浏览:

  近年来,在参加了众多有关园林植物应用的各种会议,评审了许多植物规划设计方案后,笔者深刻感受到设计人员在进行植物景观设计时存在不少问题。那么,何为优秀的植物景观设计,笔者认为只有同时具备科学性、文化性、艺术性、实用性才可以。

科学性

适地适树和选用乡土植物是科学性的基础。植物个体的生态习性各不相同,对温度、湿度、光照、土壤、空气等都有不同的要求,群体生态中还涉及各种植物的相互关系,所以,首先要营造多种植物生长所需的生态环境。
就以土壤而论,自然界土壤的理化性质是由不同的基岩所决定的,而不同的土壤有不同的植被类型和树种。例如,杭州的烟霞洞是石灰岩,其上以落叶树为主,主要是榆科植物,有榆树、杭州榆、朴树、珊瑚朴、榉树,而常绿植物只有喜石灰岩的桂花、豺皮樟,整个群落的面貌季相分明;在城市土壤中,多砖砾瓦块、钢筋水泥、石灰,很多是建筑土壤,一方面要选择对这种土壤抗性强的树种,另一方面要研究如何改良这种土壤。由于城市地面人踩车压,导致土壤密实度很高,土壤中缺乏空气,很多植物的须根扎不下去,就从铺装、砖缝中钻了出来,因此,在这种条件下,土壤中如果一点都没有砖砾瓦块,土层中会缺乏空气,这样对根系生长很不利,但是过多的砖砾瓦块又导致灌溉水的流失。经过科研,认为土壤中的砖砾瓦块含量在20%至30%比较合适。
又如,城市中高层建筑林立,由于冬季和夏季太阳的高度角不同,一天当中从早到晚的光照强度和四季的光照强度都不相同,因此建筑四周的阴影和阴影里的光照情况都不相同,只有了解了这些地点的光照情况以及需要栽植在阴影里的植物需光度(主要是光补偿点和光饱和点),才能事先判断该植物是否能正常生长发育。

文化性

植物景观和园林中其他的景观一样都需要有文化涵义,中国自古花文化异常丰富。众所周知,梅兰竹菊、玉堂富贵都有其代表性的树种。在植物配置上,寺庙园林中的植物可不是任何树种都可用的。佛寺中代表菩提树的有菩提榕、椴树、暴马丁香、桫椤树,也可用七叶树。南方寺庙园林常用香樟、桂花、桧柏、红楠、楠木、罗汉松、竹类(包括紫竹)、无忧树、朴树、南天竺、文殊兰、地涌金莲等,北方常用松树、桧柏、侧柏、银杏、白玉兰、蜡梅、七叶树、椴树等。但所有佛寺中都不能用桃树,因其代表女色;不能种韭菜、葱、姜、蒜、香椿,因其代表荤腥。而在道观中一定要种桃树,因桃木剑是驱鬼邪的。在缅寺中一定要种贝叶棕,因其叶裂片是用来刻写贝叶经的。
在植物的配置上,寺庙的引导部分一般配置成自然山林,如十里云松;而在崇拜部分及各大殿之间,多数是规则式配置,具有严肃崇敬的气氛;至于生活部分,就像西方的修道院一样种植日常生活所需的果树、蔬菜、油料、香料等。
在现代园林设计中,也注入了很多的现代文化,例如珠海的滨海地带需要修建一条情侣路,在树种选择上又是另一番情景:乔木可选择海南红豆树、鄂西红豆树,唐诗中有“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所以称其为相思豆;另外,台湾相思、大叶相思都可以用;合欢代表夫妻和好之意,木棉是英雄的象征,梧桐非凤凰不栖,凤凰木、皇后葵、大王椰子、龙柏的寓意也都与情侣有关。灌木中可用玫瑰表示初恋,常用于情人节;茉莉花又叫助情花,古代女子将其置于枕旁,“消瘦香风在凉夜,枕边俱是助情花”;含笑,“花开不张口,含笑不低头,拟似玉人笑,深情暗自流”。草本可用芍药,《诗经》“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说的是古代青年男女相戏相恋,赠芍药以表爱意;荷花、并蒂莲、并蒂同心,比喻夫妻恩爱;水仙和兰花(其实指泽兰),《花史》中将兰花与水仙视为夫妇,故名夫妻花,使用这些寓意独特的植物种类必然可使这条情侣路寓意恰当,富有情趣。

艺术性

一般的艺术规律同样可以用在植物景观设计中。例如,“多样统一”的原则运用在竹园设计时,披针形叶片和挺直的竹竿就是各种竹子的统一象征。但竹子有高有矮,竹竿有粗有细,竹竿颜色有紫、黄、绿、白、灰白等,竹竿节间的形状有如佛肚、龟甲、人面、罗汉、方形等,所有这些又都是多样的表现。
“强调和对比”原则在植物色彩的运用中最有效果,中国人常常用“万绿丛中一点红”来强调红色,成为视觉的中心;金黄色往往可以起到扩大空间的作用;立体的菊花花坛中用互补色组成的物象最具有立体感。
“均衡”、“韵律和节奏”的原则在植物设计中,有规则式的均衡,也有自然式的均衡,一般通过植物的体量和数量的设计来达到均衡的目的。

实用性

植物景观具有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有关生态效益,有不少单位、不少课题进行了研究。对于经济效益,反反复复有过多次的争论,既有成功的案例,也有极“左”的做法。但总而言之,经济效益是实实在在的,如雨花茶、藕粉、墨红月季都有着直接的经济效益,但更重要的是植物降温、增湿、净化空气、减低噪音、涵养水源、保持水土等功能,维护了人体健康,减少了水土流失,大大改善了人类的生存环境。如要将这些间接的经济效益换算成直接的经济效益,将有数十倍之多。存在的问题还有,目前我们苗圃和花圃中可以用作植物景观设计的苗木非常单调和贫乏,在美国《PlantFounder》名录中,可以买到的有8万至10万个植物品种。比较而言,我国苗木生产比较落后,因此,就是有优秀的设计师,没有丰富多彩的苗木,也是枉然。

链接:苏雪痕: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从事“园林树木学”、“园林植物学”、“果树学”、“植物造景与配置”、“野生花卉调查与鉴定”的教学工作;教学期间培养硕士研究生50余名,博士生5名。共发表论文40多篇,专著4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