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景观师与绿化景观师在海派园林设计中分歧初探

2006-08-03 作者:杨伟明 来源: 浏览:

  毕业于建筑专业与绿化专业,知识背景不同,或工作于建筑+景观设计事务所,与工作于园林绿化公司或绿化设计院,不同侧重点的景观设计师,大体上分减了建筑景观师和绿化景观师二大阵营。他们在设计室外绿化景观环境时,形成了上述二大原因造成的不同特点和区别,甚至,如果分别请二种不同的景观设计师,设计同一项目,将会产生相矛盾的风格和设计理念及原则完全不同的作品。

以格林风苑城小高层之间,半地下车库顶上的室外集中公共绿地为例,建筑景观师与绿化景观师的设计,充分体现了这种区别。

一、在创作主题上,建筑景观设计师的设计是要创建一个景观广在场,而绿化景观师的设计,则是在创建一处城市花园。

1、建筑景观设计师,一般首先注重的硬质景观的总体布局,而且设计的主题硬质景观为主体,往往视软景和绿化为辅助要素一样。然而,绿化景观设计师,着眼于德则是集中绿地的布局,一般将硬质景观及水景作为景点,布置于主题花园之中。

在格林风苑城的半地下车库顶室外空间中。建筑景观师,以三种不同的景亭,组成了三组不同风格的主题广场。所以建筑景观师,将围绕于景亭的绿化配置,以及不同形式的风景,作为衬托景亭本身。如以苦山水配日式景亭;以钢、玻璃为主材的流线形现代景亭,配色块和规整式等距跌瀑;以全敞开式木质景亭,配放射状压模洛石(木纹)大广场及树阵。

但是,绿化景观师,设计的景亭,首先考虑的是景亭看出的风景,其次才是景亭本身的风格。山顶上的现瀑砖木亭,看出去的是黄石跌瀑和管修竹;溪畔竹丛中的竹亭,观赏中的则是水中的扶苏流影;而玻璃钢亭可欣赏的,则是亲水平台下的景池和喷泉。

所以,建筑景观师首先考虑的是景亭本身的效果,而绿化景观师考虑的则是景观亭的景观效果。在建筑景观眼中,景亭是主题,在绿化景观师眼中,景观更多被赋予了观景的功能作用。

2、建筑景观师,一般将室外空间更多的视为建筑主体的合理外延,强调的是环境功能的合理性,环境交通功能,结构功能被着重关注,这是一种偏规划性的理性设计,但建筑景观师设计的往往是主题广场。

绿化景观师,则更多注重的是环境的视觉效应和生态性,注重创造一种环境的回归自然感。所以更多的考虑的是室外环境的地脉、绿脉、水脉、文脉的走势,往往硬质景观只是一种点缀,而不是主景;山水相依,春花秋艳,鸟鸣鱼游;六维景观的综合;形成了绿化景观师感性化,个性化的创作特点,其作品,更多的是花园而不是城市广场。

一般建有大广场,大水景的作品,皆出自身建筑景观师之手;而一般堆土建岭,峰回路转的作品,则出之绿化景观师之手。

在格林风苑城的设计中,宽大的彩色道路,主景观的铺装广场,富于特色的景亭和水景,充分体现了城市现代广场的卓越和现代。但是众多的硬质景观,将绿地分割的过细、过碎。由于这是一个建于地下车库顶上的中央集中绿地,一旦绿地被分割得过细,地下土壤中互不惯通,植物无法在非生态的环境中良好生长。过于平展的地表,不利雨季地表水沿地表斜石排水,积水又将造成植物种植条件的劣化。

绿化景观师所设计的A、B、C三区“空中花园”,则分别以大面积水景和树岛为主题的“空中湖色”花园;以推土成丘形成森林景相的“山色染树”花园;以及以假石瀑布,花坛,树阵为边缘的“生态广场”花园,充分利用地下车库的交差,沿车库边缘设计了一组GRC造型跌瀑群。

主题的多样化,形成了景观要素的多样化,虽然在格林风苑A、B、C区的景观中,建筑景观设计的城市广场,俯看效果更大气和更具有现代感,但绿化景观设计的空中花园,则留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

二、海派园林的特色,及其对设计的一般性要求。

无论是建筑景观师的理性,大气和现代;还是绿化景观师的优美,个性和生态,其设计所必需首先明白所谓海派园林的特色,及其对设计和施工的一般性基本要求。

所谓的海派园林,是指一种内涵和外延都很宽流的概念,可以是海纳百川式在上海的所有格式园林,但从纯本土设计师创作的作品而言,这一概念,仅指以上海地方特色,以上海人文审美观念评判,设计创建的,具有上海特色的园林,这类园林不是从海外抄袭来的概念下建造的那些在上海的所谓:欧式、美式、地中海式等等园林,而是服从于上海审美目光的园林。

仅这一概念而言,海派园林具有下述五个著名的特征。

1、大量使用圆弧形曲线

无论是园路、地被,甚至建筑本身,大量使用圆润、流畅的弦线,尤其是半圆,或是三分之一圆的弦线。使用这些地形曲线,主要是上海土地资源有限,要营造:“小中见大”的效果,必须减少直线的园路和平铺直观的绿化地形式广场小品,以增加其线性上的长度和绿地边缘,或水景、广场小品边缘的视觉周长。同时,互为背景的设景手法,必需要圆弦线的地绿曲线,来实现360o视觉更深、更长的变化,来实现互动。视觉心理上,同样面积的圆形,比矩形或方形,都显得大。另外,植物生态化的栽植,依托于弦线形的等高线展开,也才能营造出源于自然,而胜于自然的景相。

与道路,中央绿地相呼应,水景、广场、平台、廊架、景墙、假山,也是弦线状展开。目的,也是在有限的空间中,营造出感观更丰润,视觉更丰满的景观效果。

但是,正由于弦线的大量使用,就要求一切景观要素必须比依照直线、矩形布置的各种小品更精致、更独立成景,因为弦线接点是种模糊的接点,各景自身必须优美、流畅,才能形成一种和谐的整体。弦线景观的各接点是柔性、渐进、互渗的;直线、矩形各景观的接点,则否,分割明确,刚性,直现的。所以,海派园景观的第一个显著特征是:“岗柔并济”这也充分符合中国追求“天人合一”的传统理念,以相:“阴阳生二极,二极生万象”的人生哲理。尤其是上海人,非常懂得和注重:阴阳互济,互生,互补的平衡性,所以在人文情怀上,海人也是最接近小资性情的人群,善于在互动中和谐相处,也正是上海人的一个著名特点:圆滑。

弦线装饰的庭园,也许正印衬了上海内心深层的这一情结;同时,人格地埋化的表现,也揭示了上海人一贯谋求室内、外空间“小中见大”,尽可能在有限空间中容纳更多功能的“小而金”心态。也正因为圆弦状的空间,可以包含更多全视相,多变化的景观要素,并在其中,使之互为背景。弦线—成为海派园林的生命力线。

以我公司设计、施工并且获得“园林杯”的“国家生物芯片中心”的是外环境为例。

工程总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占1.9万平方米,道路基广场占1万平方米,水景面积占1千平方米,绿地面积只占有近1万平方米。在这有限的空间中,怎样做到以小见大,营造出峰回路转的丰富景观,我们只能以弦线性的布局来实现这一目的。

所以,中央景区,我们以一个带有消防蓄水功能的圆形景观水池为主景,中间以一组玻璃水幕,连接一个树岛,形成既现代又生态的主景。景池本身以小圆切割成铺装,以追求单一面积水景中的多样化变化。

其实,这是一个药品生产基地,要求所种植绿化不能有花粉。如果有建筑景观师设计,水景、广场将成为互态,而且体量将更大。但是,庭园环境所要求的是创造一个花园,所以硬质景观必须小而精,以实现绿量的最大化。而这一点,我们做到了,为此,本项目,获得了上海市“园林杯”奖——无花也优美,这依然是花园式环境,又为“国家生物芯片中心”赢得了上海市“花园式单位”的荣誉。可以说,这是一个在条件严格有限的情况下,创造的典型海派园林。

2、精致、典雅、渐进、互渗的园风格

方石可以粗糙以显其雄浑,但圆石只能以其精致而显玲珑典雅;体现在园艺技术上,地衣皮的精心配置,尤其是圆曲勾勒,都要求必须进行精修剪,所以,海派园等的第二个显著特征,但是各种造型式的。绿篱的精修剪。彩色横纹的广泛使用,一方面是要符合造园整体布局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色块地被种植树园艺本身的要求,否则不可能营造出圆润、流畅的各种造型和色块。数种不同色彩的交叉使用,其合理的过渡,只能通过精修剪来实现。生态,在海派园景中被演化成不同色彩植物在同一地块中的共生互衬。同样,形量总不是很大的园路、景墙、溪流、假山、廊亭、亲水平台,一般都布置有景观家具的小型广场,正因为其小而圆,所以在工艺上,总被要求达到精致。而且各种材质、材料在同一景观要素上的同时使用,更要求工艺精致,造型典雅,彼此渗透,互相衬托。在海派园林中,使用同一种材料的景亭已经不多见,水池、溪流的用材也往往是多样化的。玻璃配彩砖,黄石假山配卵石溪流,文化石饰面配木柱,硬质景观同样在追求不同质感材料的互生。尤其在道路和广场铺装上,使用不同材质、色彩材料,通过一定图案即便是压横洛石,也有变化,至于其路缘侧石肯定将不同,以形成个性明显,变化多样的景观。

所以,地被色块模纹的精修剪,景观小品的色彩、质感丰富,都体现了海派园林追求:精致、典雅的风格特征。往往在海派园林中,以小而精的作品,引人入胜。

同样以“国家生物芯片中心”为例。圆弦形的中央喷泉景池,沿圆弦抛物线,延伸开去连接着一组黄石跌瀑、溪流假山跌瀑又放射性的接着一组曲径回廊,在它们围绕形成的半开放式圆形中绿地中,又以一组对称延伸的彩色曲线模纹,勾勒出一道亮丽的植物带,中央大草坪中则以一株造景大树点缀,使整个中央景观区,既有高低起伏的变化,以满足视觉三视线的景观要求,又使整个景区软化而生态。由最低的景池,到中间的廊架,再观望向大草坪中的生态大树,整个景区线性流畅而明快,景观丰富而简洁,正因为使用的是柔性的圆弦形布局,才显得中央景区景观丰满而优美。其中无论是精修剪得彩色模纹(金叶女贞),还是玻璃水幕装点得圆中套圆的景池,以及精心布置的黄石假山、溪流都体现出了海派园林的那种俏丽、典雅。但是如果中央景区,一旦用方形的广场,内置必须是方形的水池跌瀑组成,势必将园路,中央绿地都切割成矩形,虽规整,但绝不会灵秀,可能大气,但绝不可能雅致。其精妙就在于每个细节都体现出来了设计精巧的匠心。如此园林,足可让人驻足,方显出价值。尤其是水池中的那一组扇形张开的玻璃水幕,将水垂直起来,夜间通过水下射灯的照映,又贡献出了另一个有情趣的色彩动态景墙。而水不开时,毛石的玻璃幕墙本身,又是一组具有人文含义的立体景观:寓示着“国家生物芯片中心”的科研产品,晶洁干净。以玻璃水幕墙于水中一立,水池由此而一跃成为名符其实的景池:秀气而又整洁。

3、精明——这是海派园林景观要素皆具有一定实用功能的又一显著特征。

在有限的空间中,无论是垂直绿化,还是作为第五维空间的屋顶花园,每一处景观,都尽可能地服从,或是满足一定实用功能的要求,这是海派园林体现上海人人文特色的一个显著特征。而是,越来越多的使用功能。也就是说,景观越来越多的被要求与实用功能相结合。

小到景石、树桩成为背景音响的喇叭,大到景池成为室外消防蓄水池,连立体花架由于而配置了不同的藤本植物,也成为别墅的识别标志(独立别墅由于而分别成为“玫瑰苑”、“紫藤苑”等)。同时,改革开放之初,由境外设计师引进的透空钢构景亭,只是远视性,不具有可在其中坐看雨景的功能,所以渐渐的被淘汰;相反,可以作为三角泉口的陶模,却越来越多的使用。

总之,在海派园林,被新引进,并且被更多的接纳的景观要素,越来越多的是具有实用功能的要素。而景观要素的组合,也以实现实用功能为准绳:阳光拉膜配烧烤坛;不同形状的花驳,成为路口指示牌;灯柱成为雕塑;亲子乐园座椅的卡通化;围墙柱与灯柱的一体化;沉床式花坛与标外型相一致;新材料、新工艺、新产品的引进(比如既耐涝,又耐旱的佛甲草被引为屋顶花园的地被),皆以是否可以附带更多实用功能为标准。

这就引伸出一个建筑景观设计师与绿化景观设计师之间,既相矛盾,又值得彼此借鉴的一个关节点。那就是往往在同一面积的造园设计中,建筑景观设计师设计的作品,单位面积的造价远远高于绿化景观设计师设计的作品,但是,建筑景观设计师的设计,却往往更多考虑到了景观的实用功能,尤其在景观家具的配置上,建筑景观设计师更多注重的是景观家具的实用功能,这也是建筑景观设计师作品,虽然造价高,但往往又不更被建设方接纳原因的所在。所以在方案阶段整合绿化景观设计师与建筑景观设计师的各自优点,才能创造出理想的作品,应该符合室外环境价值最大化,绿量最大化,造价比最优化的三大设计条件。

同时,以此三大设计要满足的要求来看,海派园林确实是一种充分注重环境实用功能,生态环境实用功能,生态环境优美,小品小而精致的园林。

无论建设方对设计师作何重点侧重面的选择,海派园林所追寻的那种著名风格值得追求和延续,因为这一风格,其内涵是上海人文特点的体现。

城市景观,永远只能是人文景观,因为这是为人而造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