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水花园 Water Less

2010-05-20 作者:Daniel Jost,Photography by Jac 来源:Landscape Architecture Magazine.April, 2009 浏览:

  编者按:人类对资源的过度开采已经使我们的地球难以承受.可悲的是,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因为各方利益,人们难以针对改善环境达成共识。也许我们无力对目前的现状进行改变,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做到类似此篇所讲的那样“向前迈出一大步。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洛杉矶的每一栋住宅都能致力于朝节水方向的发展, Mead湖的水位肯定会更高。”

  Lunada 海湾住宅花园——南加州节水型住宅花园范例

  当我们驶向Lunada海湾住宅时,这里的风景美得让我们啧啧称奇。帕洛斯维第斯(Palos Verdes Estates),是一个位于洛杉矶南边的30英里外的城郊居住区,一个可以在蜿蜒连绵的滨海公路上尽享太平洋美景而著称的卧城。这些留存至今的美景归功于奥姆斯特德兄弟公司早在1910年代对这座城市的规划。直到今天,包括这4英里的海岸线在内,这片土地的28%左右仍然是城市的公共空间。

  随着我们驶离主干道,海洋的美景瞬间消失了,一个加州南部随处可见的城郊卧城呈现眼前。街道两侧大多是建于1950~1960年代的地中海式建筑,绿树环绕,草坪开阔。尽管这些平淡无奇的街道遮掩了美景所在,但是却有部分建筑坐落于200英尺悬崖的边缘,而且当我们越过其原有的栅栏和围栏时,呈现眼前的竟是大海波澜壮阔的美景。

  Lunada海湾住宅是这片居住区里新建的住宅之一,这片居住区是902设计工作室于2002年在早先基址上建设的。项目的主持设计师Pamela Palmer解释道,当ARTECHO建筑与景观事务所接手这个景观项目时,这幢建筑正在修建中,可参考的原有景观所剩无几,几乎是个空白场地。

  ARTECHO事务所位于加利福利亚的威尼斯(以运河,海滩和马戏团闻名),其项目涉猎多个领域,包括校园和商务区规划,但核心业务还是高端住宅设计。该公司的项目遍及加利福利亚州,北至门多西诺,南至圣达菲。其中滨海项目居多,如Lunada海湾住宅。

  主持设计师帕梅积极与业主和建筑师沟通,希望其设计能充分展现海景。业主提出许多要求,他们希望园中有餐饮、休憩、烧烤场地,还有浴池和烤火壁炉。由于特别繁忙,所以他们希望只要能空闲在家,就能够在各种条件下充分享用这个花园,即便是在海风习习、雾气朦胧、亦或艳阳炙烤的天气下。

  关于植物,业主也提出相应的要求。他们希望种植红、白色草花,这是他们最喜欢的足球队的颜色,并且希望整个庭院看起来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为了表述清楚,业主向帕梅展示了贝弗利山庄由蕨类植物和草坪构成的植物景观照片。多年来,这种需要密集灌溉的耗水植物在南加州广泛使用。事实上,许多类似帕洛斯维第斯这样的社区都从河中取水灌溉,这种情况对科罗多河——拉斯维加斯以及美国其他西南部城市的重要水源,非常不利。此外,悬崖边上种植喜湿植物会加速岩壁侵蚀,设计师必须解决特殊场地的特殊问题。鉴于上述考虑,ARTECHO事务所和业主就减少喜湿植物达成共识,选择可少灌溉的耐旱植物,同样能达到业主渴求的郁郁葱葱效果。

  尽管Lunada海湾住宅庭院设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节水型景观”(景观设计理念),不过,与周围景观设计相比,它更少依赖外界补水,迈向了正确的发展方向。有限的水资源和少量植物实现了完美效果,整个设计融功能和理想于一体。虽然面积不大,庭院中的水、火、光共同创造了微妙、神秘、别具一格的环境氛围,可在不同条件通过不同方式来体验。

  水景

  当穿过入口大门,走向院子车道时,小水景和波浪形玻璃条带,以光纤照明形式铺在地面,创造了一系列入口庭院的景观序列:当你从车道穿过庭院,步入正门后,波澜壮阔的大海就会映入眼帘。

  在后院里,通过种植低矮的植物和修筑透明玻璃板的栏杆,来增强庭院与大海的视觉联系。尽管放眼皆是海景,却无法抵达岸边,于是设计师运用水将庭园与海联系起来,因此在庭园中设计了多处水景。


前院的壁炉旁设计了嵌入式的座椅,业主可以坐在这里取暖,同时欣赏小瀑布的景色。细流沿着庭院的中轴线,倒映着些许火苗和棕榈叶,创造了神秘的氛围。

  Palmer说,“我曾经看过许多西班牙、意大利、伊朗、印度的庭院,一直在学习他们有关伊甸园的设计理念。光影的变化、少量的水源同样能创造出充满生机活力的园子。”这个理念在Lunada海湾住宅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水景在这里得到运用,耗水量降到最低的同时,最大化游人的空间感受力。相比传统的水景设计,这可能是个例外。

  在前院中有三个水景元素:入口处壁炉旁两个小型瀑布和沿中轴线的细流。这种细流是伊斯兰园林中最常用的形式之一,是一种细长狭窄的镜面池。在这个庭园中,它倒映了棕榈的掌状叶、不远处壁炉中点燃的火焰和天空。细流只能倒映出物体的一部分,反而增加了庭院特有的神秘气氛,这是传统镜面水池所不能达到的效果。

  另外两个低流速的瀑布,在壁炉的两侧,发出微小的潺潺水声。这些水经过精心处理,除去了污垢和空气中的尘埃颗粒。在我们观察这些水景时,Palmer说:“尽管园中所用的水量很小,可我们在水景上所作的文章却很多。”

  ARTECHO事务所将客户要求的浴池设计在后院,正对主卧室。Palmer坦言,“大多时候修建浴池都会影响景观效果。但是我们努力将它设计成后院的靓丽风景线。设计者采用外方内圆的形式,外方为形,内圆为池。内部铺砌冰蓝色瓷砖。它用途多样,当其不作浴池时,可作镜面水池或水花四溅的喷泉;当浴池作为镜面水池使用时,它还可以当作座椅(sitting wall)使用。

  如果细流水景因为节水而代替了镜面水池,那么浴池则可能代替泳池。很多人建造大型游泳池但从不用来游泳,只是用来沐浴。一个浴池尺寸的池子似乎更适合他们的需求。浴池里还设置有可根据季节调节温度的调节器。

  Lunada海湾住宅用的大部分水景似乎都服务于同一个主题:营造只有水能带来水感受氛围。例外与此的是园区内拥有最大水面的一个水体景观。镜面池就在庭院外面,对着车道,设计精美,但是很难相信拥有这处景观的人会去经常体验。(他们无法接受本文采访。)因为这里不是设计成驻足停留的地方,而仅仅是你通过前门进入会经过的通道。如同一个设计在入口分支处的大喷泉,仅仅是为了给访客留下印象而已。

  从节水的观点来看,镜面池的大小和位置可能并不理想,但是它的细部设计让人记忆犹新。夜晚,水池里上百个发光点熠熠闪光。这些镜面池内的“星光点点”来自设计师John Gannon的灵感,他负责项目中水电和照明的设计。他在设计中用端头发光的光纤照明灯具,嵌入预留在花岗岩池底的小孔中,通过这种方式到达如此新奇浪漫的效果。艺术照明遍及整个场地.在浴池中,立方体基座和水体都熠熠发光。最引人注目的是波浪形的玻璃光带。后院里,玻璃光带穿过两组修剪成块状的灌木丛,它不仅仅是一个光源,更像是大地雕塑的一部分。

  种植

  说服业主采用更加节水的种植方式可是困难之事。尤其在南加州,枝繁叶茂已经成为当地的传统。“起初,当谈到耐旱花园时,人们会觉得这种花园让人难以接受”,Palmer解释道。很少人愿意牺牲绿色草坪来种植仙人掌、灰色带刺的灌丛并在周围铺满沙砾。尽管如此,从贝佛利山庄到莫哈韦沙漠,不同的气候区域分布着形态习性各异的植物,设计师能选出当地适合节水种植方式的植物,在园林中采用一些节水策略。

  最有效的策略是减少草坪景观。草坪只在任何地面覆盖物都不能取代的时候使用。在Lunada海湾住宅中,草坪只占一小部分,位于(可以进入生活区的)预备停车场附近。

  另一个被ARTECHO公司采纳的策略是:选择满足客户要求、同时耗水量不高的绿色植物。当Lunada海湾住宅业主在展示耗水植物照片时,ARTECHO的设计师也拿出照片进行反驳,提议使用耗水量少但是又能满足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需求的植物种类。他们建议用刺桐代替桦木和榆树,因为刺桐只需偶尔灌溉,并且符合业主期望的红色花要求。设计师们选择墨西哥雨竹代替遮挡墙面的垂叶榕、开白花的大花假虎刺和龙舌兰代替杜鹃花作为庭院的主景植物。

 

  当没有替代植物能满足客户的要求时,ARTECHO选择少量的耗水植物,但有很好的成效。在庭院入口前种植一排纸莎草,衬托在空白的墙上。在使用频繁的餐饮区旁,一丛蕨类植物种植在背阴处的保护床里。这些集水植物与耐旱植物被安排在不同的灌溉区域。

  同时,ARTECHO公司减少了种植床的面积,将可用空间面积最大化、需水植物数量最小化。在庭院中,窄种植床上的墨西哥雨竹有效地遮挡墙面并绿化了空间。在车道两边,柔软如羽毛的罗汉松属植物(Podocarpus gracilior)创造了具有吸引力的空间,其自身也形成了休闲娱乐的场所。 

  Lunada海湾住宅采用地下滴灌系统。当系统工作时,信号标记会进行提示。悬崖边不使用任何灌溉,当地的鼠尾草属植物依靠湿润的空气和土壤中少量水分茁壮成长,这些少量的水分是通过毛细作用从邻近的土地中得来。

  这些种植设计让我们了解,Lunada海湾住宅在节水方面并不是最新成果。但是,它向前迈出一大步。每周来这里工作三小时的园丁Andrew Mercado,肯定地告诉我,在他所工作过的庭院中,这里消耗的水量是最少的。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洛杉矶的每一栋住宅都能致力于朝节水方向发展,Mead湖的水位肯定会更高。

附:植物列表:

乔木:
果冻椰子 Butia capitata
荷威椰子 Howea forestiana
欧洲矮棕 Chamaerops humilis
刺桐 Erythrina x sykesii

灌木:
“双峰”黄杨木 Baccharis pilularis
大花假虎刺 Carissa macrocarpa
车桑子 Dodonaea viscosa ‘Saratoga’
细叶罗汉松 Podocarpus gracilior
澳迷迭香 Westringia fruticosa
茶梅 Camellia sasanqua
山黄栀 Gardenia augusta
秘鲁黄水仙 Hymenocallis festalis
檵木 Loropetalum chinense

竹:
西风竹 Bambusa multiplex
墨西哥雨竹 Otatea acuminata
业平竹 Semiarundinaria fastuosa

蕨类:
澳大利亚树蕨 Cyathea cooperi
纸莎草 Cyperus papyrus
软树蕨 Dicksonia antarctica
革叶蕨 Rumohra adiantiformis

苏铁:
苏铁 Cycas revoluta
南非大凤尾蕉 Encephalartos altensteinii

肉质植物:
龙舌兰 Agave attenuata ‘Nova’
“蓝指” Senecio Mandraliscae

藤本植物:
叶子花 Bougainvillea ‘San Diego Red’

地被植物:
络石 Trachelospermum jasminoides
Dymondia类 Dymondia margaretae
白茅 Imperata cylindrica ‘Rubra’

多年生植物:
墨西哥鼠尾草(紫绒鼠尾草) Salvia leucantha
晨雾草 Artemisia schmidtiana
丹参 Salvia clevelandii
“黑圣人” Salvia mellifera ‘Terra Seca’
麦冬 Ophiopogon japonicus
鸢尾 Iris ’superstition’
凌风草矾根 Heuchera brizoid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