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景观中国 >> 文章频道 >> 随笔杂谈 >> 浏览文章
文汇报:步行上班(俞孔坚)
  • 作者: 俞孔坚 来源:文汇报 浏览:
  •   ■俞孔坚 
      
      难得的一场大雪覆盖着冬日的枯黄,好纯洁的世界。小区里往日的微地形已全部隐没,勤快的住户和物业管理人员忙碌着扫雪。我则踩着前人留下的脚印,花四分钟便穿过了小区。早起的猫狗们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脚印,根据脚印的大小和深浅,以及周边的雪的状况,甚至可以分辨出是矮矮的长毛京狗,还是帅气的金毛,在主人遛狗时我大都在路边见过它们。出了小区,便可踏上沿河的小路了,河道已经渠化,水泥砌成的倒梯形,好危险!但河边的柳树依然美丽,树枝间是深浅不同的积雪,很像卡通画,昔日的俏丽妖娆,此时显出圆浑的憨态。五分钟的路段很快就过去了。
     
      接下来必须过马路,这是最头疼的。必须眼观六路。尽管步行的绿灯已亮,但不耐烦的小汽车和公交车仍会开足马力,带着一身的雪泥,从身边傲慢地轰鸣而过,有的还带着优越感的眼神,回望我一下。下面的路段是我步行上班途中最差的了,右手是六车道的大马路,左侧是大院的围墙。但即便如此,我仍然可见美丽的风景:马路对面高高的圆明园围墙里有老态的杨树,树梢上有多个鸟窝,三五只喜鹊俯冲下来,追随着我大声欢叫。嗤嗤的雀声从围墙边的连翘丛中发出,它们在寻找没有被雪覆盖的草籽。路上汽车吃力爬行于雪水之中,行进的速度就像蚂蚁,长长的已堵了一路,我不免对车里的人们产生了一些怜悯——不知他们还将花多少时间在封闭的车厢里啊!这段路我花了八分钟。
     
      下面一段是最精彩的了,先过清华西北门,再沿玉泉河边的便道,穿过清华园,总共十分钟!进入校园的第一醒目标志是历史久远的天文观测塔,高耸在浓郁的侧柏林之上,渲染了浓浓的学院氛围。玉泉河侧的便道使用的人很少,踏雪的感觉非常好,听自己的脚步将蓬松的积雪压实,发出带有磁性的咯吱声。尤其喜欢这一步一个脚印的感觉,回头看是一条连续的轨迹,异常鲜明。就在河的北边,是一座校园殡仪馆。三天两头都会有送别亲友离世的聚会,室内响着哀乐,外面是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的亲友们,都带着白花,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追忆,或感慨,但都很轻松的感觉,并无其他殡仪馆见到的那种凝重。今天也不例外,又是某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离世了。路上的这个特殊经历,每每加深着我对生命的认识。
     
      继续沿玉泉河便可出清华西校门,只是需要穿越第二个红绿灯。若是在暑假,这里是最拥挤的,来自全国的青少年旅行团把西门口小广场挤得严严实实,门卫用喇叭高喊,“进校园必须出示清华的证件!”我则往往趁乱从人群中穿过,又随人群快速穿过马路,再过3分钟,便可到我的办公室。就这样,我的步行上班路程总共花了30分钟,约六华里。因为是下雪,步行算是比较艰难的,平时天气好时,还可少花时间。但即便是雪天,我仍然有一天中最美丽的体验,只因为我步行上班。
     
      春天步行上班最难忘的是路过毛白杨树下时,那花穗打落在头顶的快感,于是我常常离开两点一线的路径,故意绕道到大杨树底下。我曾经有另外一条绝佳的步行上班线路,沿路都是高大的杨树,有40年树龄,春天满地都是杨花穗,人们习惯称“毛毛虫”。夏天时,在杨树荫下疾步行走,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秋天步行上班则是我的最爱。大概在一两个星期内,我都能踩着金灿灿的树叶,有小时候在田里收获的感觉。因为搬家了,所以,那条曾经洒满金色的上班之路的美妙经历就成了永久的回忆。 


      2011年2月10日,成稿于上班途中

读者评论
景观中国简介 - About me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投稿中心 - 建议留言 - 操作帮助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
Copyright © 2005-2010 Landscape.cn 京ICP备05068035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0058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大街127-1号北大科技园创新中心401室 邮编:100080
Email: webmaster#landscape.cn (发邮件请把#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