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景观设计师高伊策的设计作品

2005-01-10 作者:王向荣 张晋石 来源:《中国园林》2002(03):65-69 浏览:

  艺术、功能和科学是现代景观设计追求的三个目标。在经过了现代主义的洗礼之后,功能主义已成为景观设计的普遍准则。然而仅仅侧重功能,景观的面貌不免陷于平淡。景观要不断发展,艺术和科学就成了突破的方向。现代景观设计在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拓展,一些人向艺术的方向发展,他们关注景观与艺术的结合,追求景观的艺术表现。另一些人则向科学的方向发展,他们更关注于景观的科学性特别是生态意义。在许多人看来,景观设计中艺术成分的增加肯定会忽略对生态的考虑,而侧重生态效益又必然会削弱景观的艺术性。然而,有一些设计师却用他们的实践告诉人们,艺术与生态在景观设计中能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他们的努力被认为是领导了这个专业的一个发展方向。荷兰景观设计师高伊策(Adriaan Geuze 1960~)是这些景观设计师中的代表人物之一。

  要理解荷兰景观设计师高伊策的作品,应该首先了解荷兰景观的本质。荷兰位于欧洲西部,西、北面濒临北海,国土地势低洼,全国有1/4的土地低于海平面,因此曾被称为低地国家(Nederland)。荷兰是一个与自然有着特殊关系的国家,由于国土狭小,长期以来荷兰人不断围海筑堤,以便获得更多的土地用于耕作和居住。结果在这片土地上形成了高度城市化的、功能性的、绝大部分是线状构筑的景观,这种景观是人与大海相斗争的产物。荷兰的景观规划与设计是解决如何从大海中获得土地的问题,这就意味着景观在这里并不是一个奢侈品,它贯穿于荷兰的整个国土,是不可或缺的。同时,理性的、利用技术上的方法来处理自然和环境的思想也影响到荷兰的景观设计。

  高伊策 1960年出生于荷兰的Dordrecht,父亲是一位内燃机工程师,祖父是一位堤坝工程师,从祖父那里他得到了许多有关筑坝和水利工程方面的知识。高伊策1979~1987年在荷兰Wageningen农业大学学习景观设计,获得硕士学位。学习期间,他对建筑学有着浓厚的兴趣,特别欣赏俄国的构成派艺术家的作品。

  1987年,高伊策毕业以后,与贝克(P. van Beek)合作,在鹿特丹的码头上创办了自己的事务所。高伊策喜欢通俗文化,码头的气氛正是充分展现这种文化特征的理想场所,码头的场景也更能激励他的创作灵感。在荷兰,西8度是主导风向,高伊策把事务所命名为West 8(西8),以此象征能够吹遍荷兰大陆的力量。从事务所的名称上可以看出高伊策的远大志向。

  事务所在成立之初就力图模糊景观设计、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之间存在已久的人为的界限,否认工程和设计之间的区别。他们通过自己的作品,对人们头脑中的一些固有观念提出挑战,如人与自然、城市和自然、人类和生态、技术和自然之间往往被认为是对立和矛盾的关系,而他们却认为这种思想不过是陈词滥调,这些事物是可以共生的。看待事物的不同的方式使事务所在景观设计中总有许多新的思想。事务所从来不被有关形式和式样的保守思想所约束。今天,West 8已是荷兰著名的多学科结合的设计公司。

  高伊策还曾在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的建筑学院、荷兰代尔夫特(Delft)技术大学、比利时的St. Lucas建筑学院、美国哈佛大学、丹麦奥尔胡斯(Aarhus)大学及西班牙、法国的一些学校任教,使他得以接触更多的年轻人和更多的新思想。

  West 8建立之初,得到了一个在鹿特丹的研究项目,3年以后获得了国家的景观和城市规划的奖项。1990年完成Prix de Rome项目后,一举成名,于是得到了更多的委托。但是West 8事务所成立后的最初5年中,事务所的设计仅仅落实在图纸上,直到1992年才有机会实现自己的设计。这就是Oosterschelde Weir项目。

  项目位于荷兰的南部的塞兰德(Zeeland),1953年,这里的一场暴风雨造成近2000人丧生。为此政府制定了一个三角洲计划,在近海岸的海面上建立堤坝以消除潮汐的危害,使塞兰德海域变成一个湖。为了防止大坝阻塞海水进入海湾而破坏原有的生态系统,特意在大坝上设了一个闸,平时开启,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可以关闭。

  由于工程花费惊人,当巨大的水坝建成之后,几乎没有资金再去清理建造时留下的建筑、码头和凌乱的工地。West 8事务所得到委托,清理这片乱糟糟的区域。市政当局最初设想将大坝附近的建筑垃圾场改变为人工沙丘,中心是田园诗般的人工湿地。West 8并没有采纳这一想法,他们没有试图将工程遗留的垃圾场与自然环境和谐起来,而是首先将砂石堆平整成一片高地,这样,当人们开车沿着大坝行进,会看到广袤无垠的大海。然后对这块高地进行了艺术化的处理,在上面覆盖一层来自附近蚌养殖场的废弃的蚌壳,使养殖场也因此处理了这些蚌壳,正好一举两得。鸟蛤壳和蚌壳被布置成有韵律的图案,形成黑白相间的条带或棋盘方格,创造了一处人工的自然。棋盘格图案与荷兰的美术传统有密切联系。早在17世纪,荷兰画家维米尔(Jan Vermeer 1632~1675)和霍赫(Pieter de Hooch 1629~1684)的绘画中就有棋盘格的地面。长条形的图案反映了荷兰特有的围海造田而形成的线状景观(图1)。高伊策设计时充分考虑汽车行驶时的观赏效果,当汽车飞速疾驶过,司机能够领略广阔的大海和高地上吸引人的黑白韵律。巨大的黑白相间的图案形成大地艺术的作品,随着车速的不同,景观也不同。高伊策的设计中也包含生态的因素,他和生态学家一起合作,为那些濒临灭绝的海鸟建立了一个繁殖的环境。当地的海鸟对这些贝壳海岸很是着迷,贝壳的色彩可以用来伪装,白色的鸟类总是落在白色的蚌壳上,而黑色的鸟类总是落在黑色的蚌壳上。经过高伊策的设计,原来的工地变成为在深浅不同的贝壳上,飞翔栖居着各种鸟类的充满生机的景观(见彩页)。
  


  图1 Oosterschelde大坝北部、岛屿和南部景观设计平面图

  1996年建成的Schouwburgplein广场位于充满生机的港口城市鹿特丹的中心,1.5hm2的广场下面是两层的车库,这意味着广场上不能种树。高伊策的设计强调了广场中虚空的重要,通过将广场的地面抬高,保持了广场是一个平的、空旷的空间,不仅提供了一个欣赏城市天际线的地方,而且创造了一个“城市舞台”的形象。广场没有赋予特定的使用功能,但却提供了日常生活中必要的因素,在这种空间上,广场可以灵活使用。广场如同一个舞台,人们在上面表演,孩子们在上面踢球,形形色色的人物穿行于广场,每一天、每一个季节广场的景观都在变化。

  高伊策认为,新的设计语言的产生应该从对材料的使用开始。在这里,高伊策使用一些超轻型的面层,以降低车库顶部的荷载。这些材料有木材、橡胶、金属和环氧基树脂等。它们分不同的区域、以不同的图案镶嵌在广场表面。各种材料展现在那里,不同的质感传递出丰富的环境气氛。广场的中心是一个打孔金属板和木板铺装的活动区,夜晚,白色、绿色和黑色的荧光从金属板下射出,形成了广场上神秘的、明亮的银河系(图2)。
  \
图2 Schouwburgplein广场平面图

  广场上的木质铺装允许游客在上面雕刻名字和其他信息。高伊策认为,这样能使广场随着时间不断发展和自我改善。孩子们玩耍的花岗岩的铺装区域上有120个喷头,每当温度超过22度的时候就喷出不同的水柱。地下停车场的三个通风塔伸出地面15m 高。通风管外面是钢结构的框架,三个塔上各有时、分、秒的显示,形成了一个数字时钟。广场上4个红色的35m高的水压式灯每两小时改变一次形状。市民也可投币,操纵灯的悬臂。这些灯烘托着广场的海港气氛,并使广场成为鹿特丹港口的映像。高伊策期望广场的气氛是互动式的,伴随着温度的变化,白天和黑夜的轮回,或者夏季和冬季的交替以及通过人们的幻想,广场的景观都在改变(彩页)。

  1994年,为了适应阿姆斯特丹Schiphol机场的扩建,West 8 被委托策划一个机场绿化的方案。他们和当地的林业机构合作进行了生态方面的研究,确定桦树最适合在这里生长。于是West 8在每个植树季节里都在这里种植12.5万 株桦树,持续8年。哪里有空间,就在那里种,植物逐渐成为森林,占据了所有的空地和废弃地,延伸了大约2000hm2。树下还种植了红花草,因为红花草可以固氮,为树木的生长供给有机肥料。West 8形容自己的工作就像是一支绿化队,他们还委托一个养蜂人安装一些蜂箱,蜜蜂能够传播红花草的种子。在这里,West 8建立了一个小的生态圈,桦树形成一个绿色的质地,成为基础设施、候机楼、车库和货舱之间的绿色面纱。在一些建筑的入口处放置花钵,种植色彩鲜艳的时令花卉,这个项目体现了高伊策的设计思想:景观不可能在一年内实现,它是一个过程(见彩页)。

  1995年建成的乌特勒支VSB公司庭院,将90m高的公司总部建筑和周围的生态公园连接了起来。West 8在建筑周围呈阵列种植了一片桦树林,以与高大的公司办公建筑的尺度相平衡。一个200m长的带状黄杨绿篱花园布置在建筑一侧,条状的黄杨篱与红色的碎石地面构成一个大迷宫,花园中布置着五组红色的巨石组。一座红色的巨大的爬虫般的步行钢桥跨过绿篱花园,将线条明快、端庄的银行大楼与周围的生态环境联系了起来。钢桥一侧的扶手正好是坐椅,在此小憩,可鸟瞰绿篱花园和周围的景致(见彩页)。

  1998建成的Carrasco广场位于阿姆斯特丹市Sloterdijk火车站附近。场地的大部分位于高架桥下,桥和周围的建筑使大部分场地处于阴影中。设计很好地解决了火车站、汽车、有轨电车、自行车和行人的交通功能。West 8以柏油和草地为元素,在地面上设计了一个二维的超现实主义的图案(图3)。一些混凝土的柱子象征着城市中的植物,攀缘其上的常春藤将“柱子”变成了一片城市森林,自然在这个人造的景观中具有永恒性。树桩放置在场地上,夜晚发出洋红色的光。奇异的光、声和移动的火车使这个空间具有了超现实主义的神秘气氛(见彩页)。
  


图3 Carrasco广场透视图

  Interpolis公司总部位于荷兰Tilburg市火车站的主轴线上。2hm2的花园通过树篱和镂空的暗绿色钢栅栏与外界环境隔离,形成了一个平静的、内向的空间。花园是开放的,员工和市民可自由地使用这个花园。花园中散植着大乔木,越向外围,种植越密。从20m到85m不等的狭长形的水池穿插在花园中,水池方向不一,形状不同,产生了强烈的、不断变化的透视效果。池里种着睡莲等植物,水中还生活着青蛙。公司建筑的前面设计了一个由页岩铺装的平台,一个折线形木桥跨过平台连接建筑入口广场和花园。每逢春暖花开之时,高台上的玉兰盛开着大片白色的花朵,与大面积的页岩层形成强烈的对比(见彩页)。

  1997年West 8被邀请为美国南加州的查理斯顿Spoleto艺术节设计一个花园。Spoleto艺术节是各种各样的表演艺术和视觉艺术的盛会。查理斯顿的自然环境和亚热带气候创造了各种各样的地形和有特色的景观,包括海洋、港湾、河流、盐水沼泽和落羽杉沼泽。West 8设计了一个落羽杉沼泽花园,一个可以让人静思的场所。钢丝连接形成的一个矩形结构将园子与周围的环境分隔开,悬挂在钢丝上的苔藓形成四片轻盈的墙。从早到晚不断变化的阳光透过苔藓洒向园内,曲折的木板路从陆地延伸到园中,睡莲等水生植物浮在水上,小动物栖息在水中,为参观者提供了一种超现实主义的体验(见彩页)。

  在7.5英亩的荷兰Houten的Makeblijde花园中,不同的设计师设计了30个小花园,每一个小园都为设计师提供了一个表达自己对景观的认识的机会,也为参观者提供了一个了解现代景观的机会。West 8设计了一个垂直的景观——仙女花园(Nymph Garden),一个支架上摆放着由7层植物组成的绿色之“塔”,“塔”内部是一个浪漫高耸的庭院,院内有水池、睡莲和青蛙。与查理斯顿的落羽杉沼泽园一样,这个花园也是一个沉思的圣地(见彩页)。

  高伊策的作品个性鲜明而风格多样,每一个项目都是特定环境、特定思想的产物。很难确切地描述高伊策的设计特点,就连高伊策本人也认为自己还非常年轻,仍然在不断地发展与探索之中。高伊策认为自己是荷兰的高度写实主义者,他的设计风格源于荷兰人与景观的典型关系。高伊策认为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个功能主义者。他非常喜欢简洁的风格,欣赏丹麦的景观设计,丹麦景观设计师如索伦森(Carl Theodor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