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25 作者:邬 峻 来源:《新建筑》2002(02):35-41 浏览:

  一、事务所简介

  高柏伙伴规划园林和建筑事务所(Kuiper Compagnons Office for Urban Planning, Landscape and Architectural Consultancy)是荷兰最大的从事空间规划、城市设计、园林与建筑创作的事务所。事务所创建于1916年,创始人M.J.Granpre Moliere在鹿特丹Vreewijk规划设计的花园小镇是当时荷兰城规设计的经典之作。其20世纪80年代末在阿墨斯福特市的卡腾布鲁克小区规划、90年代中对荷兰现代主义大师J.J.P.Oud的Kiefhoek小区的修复性改建项目、阿克玛市附近的雨果低地“太阳城”可持续发展滨水生态小镇规划都已成为荷兰高等建筑教育的示范教材。高柏伙伴事务所长期以来为荷兰政府工作,曾主持过北海边的城市发展可行性研究(图1),荷兰南部海坝的总体规划(图2),海牙市微型荷兰园扩建(图3)等重要项目和许多城市发展项目。目前,高柏伙伴事务所参与荷兰80多个不同规模与类别的城镇规划,项目涉及新城规划、旧城改建、景观规划设计、住宅和公共建筑设计等。在世界范围内高柏伙伴事务所也参与完成了大量获得广泛赞誉的城市与建筑设计作品:沙特阿拉伯沙特国王大学校园总体规划、沙特阿拉伯Sadiyat岛大型娱乐休闲区域规划(图4)、印度新德里国家艺术中心、科威特国际机场设计、泰国曼谷第二国际机场总体规划、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滨水区总体规划、北京商务中心区规划、上海高桥镇规划方案设计、武汉市南岸嘴景观规划、桂林市龙泉新区概念规划等。
  两位总经理和总设计师是阿烁克·巴罗特拉(Ashok Bhalotra)和威策·帕泰恩(Wytze Patijn)。他们都曾但任德尔夫特理工大学的建筑学兼职教授。威策·帕泰恩曾被荷兰政府授予建筑设计界的最高荣誉:国家建筑大师。威策·帕泰恩在建筑设计领域进行过大量杰出创作,他早年曾在鹿特丹规划部门工作,后独立开业,并于1998年加入高柏伙伴事务所,成为总经理和总设计师之一。在建筑方面,他主持和参与了大量社会住宅项目和保护建筑更新改造项目的设计和实施。在所涉及的城市更新改造项目中,他尤其重视建筑类型与城市发展之间的内在联系。目前,位于北荷兰的格罗宁根大学附属医院翻新改建项目正由他主持进行,医院的大堂与其他公共功能相结合,成为环境宜人的城市聚会场所(图5)。他设计的中国驻荷兰大使馆新馆塑造了高贵、优雅、自然、舒适的新形象。阿烁克·巴罗特拉是印裔荷兰人,在故乡印度学习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后,他先后在科威特、法国巴黎等地工作,后来到荷兰。他以独特的眼光体验城市生活,主持设计的大量规划和建筑作品从人性的、诗意的角度创造出多样化的城市空间;他善于根据地域与环境,将自己的设计哲学与其他文化以创造性的表达方式予以融合,给人以耳目一新的神奇感受。笔者在参与该所对武汉市南岸嘴景观规划构思阶段时,对阿烁克的工作方法有了切身体会。他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有两张大桌,副桌上摆满各种书籍资料;主桌上摆草图纸、彩色铅笔和一盒上等雪茄。与我们讨论的过程中,他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拿着彩铅。在随意的交谈中,他了解着武汉的地理文化、风土人情等等,当捕捉到某个关键概念时,深邃的眼睛随之一亮,右手的彩铅跟着飞舞。当交谈结束时,一个个文字性的概念已转换为一幅幅漂亮的工作草图,整个方案的构思随之形成。
  事务所工作的员工约180人,包含了空间规划、城市设计、风景园林与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工业造型设计以及法律咨询等方面的专业人才。事务所以企业方式运作,内部分为七个称为“工作室”(atelier)的专业小组,另有模型制作、模型摄影、图文合成以及图书室等后勤部门。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按专业分组,但组内人员来自不同专业背景,参与一个方案组的成员也可来自不同的小组。通过组与组之间的横向交流和人员流动,使公司内部气氛宽松而愉悦,从而提高了员工的工作热情。事务所的民主气氛很浓,事务所内通过半开放的办公布局形成沿走廊的公共空间,设计人员可以跨组讨论方案。两个总经理的办公室就在事务所主入口附近,门总是开着的,随时可以去讨论问题。正是这样灵活而宽松的工作结构与方法,高柏伙伴事务所将城市、园林与建筑进行融合设计的主张得以顺利贯彻。

  二、事务所代表作品分析

  1 荷兰项目

  (1) 一个语汇丰富的居住区——卡腾布鲁克区,1988~1995(图6)。 该项目为一个居住型新城区的项目策划、规划设计、公共空间设计、建筑设计和实施监督,包括5 000个居住单元、配套设施和商业设施。
  20世纪80年代中,阿墨斯福特市(Amersfoort)被荷兰城市建设部门列为重点发展城市,计划开辟容纳15000个居住单元和其他附属设施的新城区。卡腾布鲁克区(Kattenbroek)是新区之一,计划容纳总体计划中1/3的住宅。阿烁克·巴罗特拉与当时荷兰主导的纯理性主义和加尔文主义相斗争,在卡腾布鲁克设计了一个形式优美、构思新颖、个性鲜明、充满生机的居住型城区,从此使荷兰城市居住区规划走上一条更富人性的道路。
  阿烁克遵循的是一种“巴洛克式”的城市化,他使用的几何图形夸张而温和。在规划进程中,阿烁克完善了传统花园城市思想,克服其中的非城市化趋势。他充分利用原有的自然景观:基地原有树木、附近的城堡和乡间住宅,以及周边的城区。在此基础上,以绿化和水域的布置为规划的基本框架,与圆环路、过滤带、庭院道、隐蔽区和小溪流等几个主要构成元素有机结合,塑造出一个符合生态的、充满人性的居住型城区。

  (2) 框架中的低地风景画——雨果低地 “太阳城”规划,1993~2004(图7) 该项目名为“太阳城”的新型可持续性滨水住宅区的总体规划设计、公共空间设计和建筑设计监督,包括2900个居住单元、配套设施和商业设施。
  荷兰雨果低地(Heerhugowaard),其南部原用作农业的低地区域将被发展为集居住、娱乐休闲和自然生态于一体的新型城市景观。长期的机械化农业耕作决定了该地区的平行长条地块肌理,其间平行穿插着同样呈长条状的道路和水渠。高柏伙伴事务所在构思这里的“太阳城”新居住区时,重新把人的因素放到了主体地位。水域和绿化将成为“太阳城”中的重要元素,为城市提供自然生态化的娱乐休闲场所。现有低地景观的肌理特征被作为新发展区基本框架的依据。“太阳城”居住区由主要道路框架和其间各具特征的城市单元组成,犹如一幅带有框架的风景画。
  城市框架沿现有低地道路划定,将规划中成行布置的居住岛联系起来。在框架间的风景画中有成行的、色彩不一的建筑和道路。在能量配置方面,使用太阳能热水器、余热采集系统和风力发电系统。经周密考虑的地块分割方案进一步优化了住宅的太阳能使用。另外,高柏伙伴事务所在新住户中开展了名为“2000扇宅门”的有奖征集活动,鼓励居民装扮自己的宅门。这使居民们的个性得到了发挥,丰富了居住区的公共形象;同时促进了人际交流,使人产生了家园般的归属感。

  (3) 美丽风景中的下沉式办公园区——海尔恩—亚琛办公园区设计,1994~1995(图8)该项目为占地约1000 hm2的办公园区。
  在欧洲共同体中,国界的概念正在逐渐淡化,国家间交流的特定区域正在边界上逐渐形成。荷德边界的荷兰海尔恩市(Heerlen)和德国亚琛市(Aachen)两个相邻的中等城市之间正趋向于成为一个区域。为了消除传统国界的隔离感,高柏伙伴事务所在此进行了一种新型办公园区的探索。方案综合考虑了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景观风貌等因素,在居住、办公和娱乐休闲等功能间创造新的融合。从表面上看,这里是一派乡间的田园景色,而在这幅田园风光的图画中却隐藏着半地下的办公建筑。  
  在呈缓坡状的100hm2区域中,76hm2的地表成为一大片绿色公园,包含了农业区、娱乐休闲区和自然风景区。其余24 hm2将成为下降一层的露天开口,为藏于公园地表下的办公区提供室外通道和庭院。办公建筑和停车库隐藏于地表下,其屋顶上种有植被,与自然土壤和植被相接。一些带平台的住宅群落沿自然地表的坡度建造。下沉式办公园区将自然景观和建筑功能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4) 一个向往中的水城——艾瑟尔湖区“海堡”滨水设计,1987~1991(图9)该项目包括30000个居住单元住宅区的总体规划、地块分割和建筑初步设计。
  20世纪50年代初,荷兰政府沿荷兰北部海岸线筑坝,艾瑟尔湖由原来的与北海相连的内海区域,变成最大的淡水湖泊。从1978年开始,阿姆斯特丹市政府逐步在其东部的艾瑟尔湖区拦水围坝开垦低地,为新居住区的建设创造了空间。1987年,区域规划部门提出“艾瑟尔轴线计划”,为艾瑟尔湖区新的低地区域指出了未来城市发展的方向。受阿市政府的委托,高柏伙伴事务所主持了“海堡”滨水设计。
  “海堡”城区突出了临水的特征,有多种水边和水上住宅,如岛上住宅、船屋、滨水住宅等。规划设计方案的主体由一个水湾和两个水上轴线组成。在此基础上,不同的人工岛和半岛组成的水上风景线和住宅轮廓线,形成了城市发展的主旋律。为了建立海堡与阿姆斯特丹之间的区域联系,在其沿线的交通干道附近布置了条状的城市带,包括了商店、展览空间、工厂、公共设施等非居住功能。这个充满浪漫诗情的城市发展项目现已延伸到艾瑟尔堡(Ijburg)。

  (5) 居住在绿野乡间——海伦威市新垦区规划,1998~2003(图10) 该项目对坐落在人工林区中的新居住区进行总体和详细规划,包括700个居住单元。
  从1998年开始,高柏伙伴事务所为荷兰北部低地开垦区域内的海伦威市市政府制订了面积为263 hm2的新垦居住区长远发展计划。新垦区总共将容纳2500个宽敞而耐久的住宅,其发展将分三期进行,第一期发展包括占地30 hm2的700个居住单位。高柏伙伴事务所将整个发展计划分为发展策略、经费运作、深入设计实施三个部分,综合考虑了动植物、自然景观、土壤和水等生态元素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功能分布、交通布局和文化背景等因素。
  在发展新区域时,高柏伙伴事务所非常注意保持和创造高品质的生态和人文环境。在开发阶段,人们就在低地上建造人工水系统和其他自然元素,并提前成片种植小树。待几年后居住区完工时,这些小树也长大了,居民们将享受到绿野乡间的生活环境。

  (6) 一组充满花香的住宅链——莱思维克镇DeStrijp居住区规划设计,1994~1999(图11) 该项目包括1360个居住单元居住区的总体规划和建筑设计咨询。
  高柏伙伴事务所受海牙市附近的莱思维克镇政府和DeStrijp投资建设公司的委托,在其西部的DeStrijp新城区中规划设计总共33.5 hm2的居住区,包括1 360个居住单元。这个长条形的居住区位于荷兰西部区域道路网附近,现有道路网基本限定了1 400 m长居住区的框架。
  尽管如此,DeStrijp居住区并没有成为住宅楼单体机械累加的结果。阿烁克·巴罗特拉构思了“一组充满花香的住宅链”,通过视线、材料和颜色的变化来创造丰富而有性格的环境,唤起人们的回忆和联想。在居住区总共6个分区和38组不同的建筑单体设计中,社会住宅和私人住宅及不同形态和颜色的住宅被组合在一起,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居住区环境。在DeStrijp居住区的设计过程中加入了民主监督的内容,以讨论会的形式使设计师、政府和投资者三方共同参与,通过深入讨论来消除各方意见上的不一致,达到共识。因此,最终设计成果是各方合作和利益平衡的结果,这种工作方法在荷兰已成为一个范例。

  (7) 一个综合利用土地的范例——佛尔堡市赛特文德区区域规划,1995~1999(图12)该项目是在交通主干道上层建造700个居住单元和10000 m2的办公空间。
  佛尔堡市在海牙附近,该市赛特文德区原先有一条建在地面上的区域公路,对周边地区造成了严重的噪音和空气污染问题。1995年,高柏伙伴事务所受委托对这一区域重新进行总体规划和详细规划。设计方案将机动车干道和铁轨线转入地下,赢得了宝贵的地面空间,用来建造住宅区和办公建筑。除了充分利用原有格局中有不少以居住功能为主的河滨道外,设计方案还在隧道上的地表布置了大片的绿化带,使绿化面积占总面积的1/3。方案创造性地改善了居住环境,得到了附近的居民和政府人士的赞赏。
  在赛特文德区城市发展项目制订过程中综合考虑了区域规划、环境工程、功能分布和经济可行性等多方面因素,创造了一个符合现代生活要求的居住区。为此,高柏伙伴事务所在1999年获得了两年一度的荷兰国家地下工程创新奖。该项目于1998年开始实施。

  2 在华方案

  (1) 阳光风景园——北京商务中心区总体规划,2001(图13)该项目是与上海市同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和DHV集团合作完成。
  随着中国加入WTO进程的加快和全球经济一体化,北京市决定在老城东面建国门外约4km2的范围内,建设起总建筑面积约为1000万m2的北京商务中心区。高柏伙伴事务所为了突出生态环境在中国未来城市发展中将起的重要作用,把设计方案取名为“阳光风景园”,创造性地塑造树林、湖泊、山坡、水域、河流等自然景观元素,并与城市空间和功能相结合,构成贯穿于规划区域中的景观链。这条景观链包含了商务中心区的主要公共空间,既使人们在繁忙的商务活动间得到休息,其本身又可以成为城市公共活动的重要场所。
  在功能布局上,方案将规划任务书中要求的50%办公功能、25%居住功能和25%附属功能在每个街坊中进行小尺度的混合配置,以创造多元化的、充满活力的城市空间和场所。街区的建筑类型分为水平向的群房和竖直向的塔楼,以满足所要求的高容积率,同时保证街道空间的人性尺度。设计中有很多人可到达的绿化坡屋顶,使屋顶成为城市公共空间的积极因素,也由此使塔楼与街道间建立起直接的联系。在交通组织上方案提出了“旅行是快乐”的口号,强调符合人性和生态的交通方式——除了保障自行车和步行方式之外,商务中心区内部的“云游车”轻轨系统,把交通和休闲、观景结合起来。

  (2) “荷兰模式”设计理念——上海市高桥镇概念规划,2001(图14)上海市高桥镇是浦东新区北部的门户重镇,位于长江入海口和黄浦江之间,总体形态是一个半岛。根据上海市“一城九镇”的发展设想,借鉴荷兰城镇规划设计理念,将在未来的3~5年中建设成一个与本地建筑相结合的、具有荷兰风貌的现代化城镇。高柏伙伴事务所在2001年举行的国际招标活动中取得了优胜,并正在进行下一阶段的控制性详细规划设计。
  高柏伙伴事务所在方案中通过设立生态发展轴线和经济发展轴线来总体控制城市结构的发展。经济发展轴线即横穿半岛的上海市外环线,生态发展轴线由旧海堤与公路组成。在高桥镇北部将以三林苑林圃为基础扩建和新建休闲度假区,部分区域被挖掘成湖区和多个人工岛屿,岛上布置低层住宅和度假别墅,形成宜人的水上人居环境;未来的凌桥集镇将向长江口发展为一个新型的港口城。位于高桥镇中部的大片自然田园将被保留,并适当布置下沉式的中小型办公建筑,与环境和谐统一。高桥镇南部现有的中心镇区将在5.6 km2的范围内进行更新改造和新建、扩建,使其成为环境优美的居住型城镇。概念规划的主导思想是尊重和保护有价值的中国式建筑群落和城市空间,理顺现有的水网分布脉络,在此基础上规划发展新城区。为了不使未来的城市建设过于稠密,充分考虑了绿化和水域在城市规划中的布置,使城市建筑的形态和尺度与它们相和谐,创造出宜人的居住环境。

  (3) 冰湖开敞空间——武汉市南岸嘴景观规划,2001(图15)武汉市南岸嘴是武汉三镇及长江与汉江的交汇点,也是整个城市的核心景观区。总规划面积约65 hm2,将发展为集住宅、商务、文化与休闲于一体的综合设施。武汉市政府对规划区域中的滨水带进行了国际咨询招标。高柏伙伴事务所在概念规划中将其设计为一处“冰湖开敞空间”,在历史和景观的线索中凝聚起武汉之美,展现出未来的机遇和挑战。
  “冰湖开敞空间”的基面是一个象征水面的大型广场,上面穿插了五条走道(对应着城市的五条重要视轴)、五个花园(对应着人的五种感觉)和九个由特殊建筑组成的沿江观景台(对应着九省通衢)。在龟山东麓南北两侧的“城市拼盘”将“冰湖开敞空间”与南部居住街坊有机联结。“绿色水边”是位于“冰湖开敞空间”和铁门关之间多功能长条街区。“城市山庄”是位于汉水与龟山间的依山傍水的居住街区。设计中保持了城市结构的可持续性、多样性和灵活性。

  (4) 一个城市,九种景观——桂林市龙泉新区概念规划,2001(图16)龙泉新区位于桂林市旧城的西部,将成为集居住、工作、休闲和交流于一体的约9 km2的新型城区。高柏伙伴事务所追求在风景中创造城市发展的可持续性,提出了“一个城市,九种景观”的设计理念。
  为了保护自然景观,避免龙泉新区未来发展的过度膨胀,方案在新城区四周设置了一个边缘环带,作为城市的外框。在这个被“框住”的城市中,桂林独有的景观元素被保留并升华。两个核心景观轴线在新区中心形成的十字交叉是方案的总体框架,龙泉新区由此被分为一个多功能的中心区和四个主要用于居住的花园街区。“九种景观”为:边缘城、回忆道、生命泉、珍宝城、隐园、延园、易园、波园、一个孩子的城市。规划中还提出了生态规划的观念,设计了一个可持续使用的雨水收集系统,绿化的屋顶也成为桂林自然景观的延伸。

  三、结语

  综上所述,高柏伙伴事务所值得借鉴的设计理念可以归纳如下:
  ①主张设计理念的多元化,反对简单化与教条化;②主张设计工作方法上的民主化,提倡跨专业、跨文化的创新;③主张将建筑、城市、园林综合考虑,以整体角度认识建筑与城市;④强调人的感性,主张从人性的角度创造建筑与城市;⑤强调设计中的“故事性”,尝试以特殊角度观察建筑与城市;⑥强调环境与生态问题,重视设计中的环境与资源矛盾;⑦ 强调方案实施过程中的阶段性、公众参与性、民主监督性。

感谢高柏伙伴事务所总设计师阿烁克·巴罗特拉先生,建筑师刘小颖女士提供的大量文字、图片资料与帮助。
感谢Design Knowledge Systems Research Center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