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匡迪:雄安新区是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7-08-10 作者: 来源:新华网、中国经济时报、澎湃新闻 浏览:

为何设立河北雄安新区?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一项重大国家战略。京津两地过于“肥胖”,大城市病突出,特别是河北发展与两地呈现“断崖式”差距。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新形势下引领新发展、打造新增长极的迫切需要。

设立雄安新区有利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有效缓解北京大城市病,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共同形成北京新的两翼;有利于加快补齐区域发展短板,提升河北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水平,培育形成新的区域增长极;有利于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对于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打造全国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加快构建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从国际经验看,解决大城市病基本上都是用了“跳出去建新城”的办法;从我国经验看,通过建设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有力推动了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的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瞄准的是打造世界级城市群,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是这项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什么选择雄安?
这是综合考虑了交通、地质、水文、建设成本等方面因素,经过反复深入论证选定的。这里交通便捷、环境优美,现有和已经在规划多条城际铁路和高速铁路。另外,这个地方人口密度低、开发程度低,发展空间充裕,如同一张白纸,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

中国传统文化关于城市建设有“山川定位”立轴线的思想,中国的传统都是南北轴,北京城市中轴线南延是霸州,但是霸州下面有一个地裂,地质情况不适合建新城,“后来在这附近找,最后在五个选址里面定了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区域联合起来叫做雄安新区。”

新区南北向中轴线将延承自北京潭柘寺-定都山一线,潭柘寺的历史比北京早约500年,“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潭柘寺北有太行山的定都山峰,二者形成一条千年轴线,依托这条轴线选定雄安新区地址。

南北向的千年轴与东西向的人民轴交汇。东西向轴线,将西起雄安新区人民广场、中间经过雄安中华民族复兴碑、东至雄县古城。

此外,现有规划思路已基本确定起步区将在白洋淀西北部地区。“起步区30平方公里基本上没有工厂,也没有其他建设,一张白纸。”徐匡迪表示,起步区拆迁问题非常小,因为基本上都是农田。

他表示,这一区域上世纪60年代曾发大洪水,居民被迁走。但此后,随着上游城市建设、用水等,河道干涸,已几十年没有洪水。“未来的雄安将建设成一座山水城市,灵动交融。为了造山,一个很重要的方案是将靠近新区建设实体部分周边较浅的、长满芦苇的湿地挖深,在新区北面堆起土山。如此一来,整个雄安新区将成坡状分布,北高南低,水可以自然流动。这也符合中国传统文化里面阴阳互补的八卦形状,人工建设的城镇属于阳,自然绿色的水体属于阴,所以是阴阳互补的关系。”徐匡迪举例称,南宋临安府的规划思路与此类似,环绕西湖而生。
新区如何建设?
徐匡迪表示,雄安新区将在体制、机制方面做出彻底变化,尝试为中国城市今后的发展走一条新路。雄安新区要打造成水城相融、蓝绿互映的生态宜居之城,绿地面积要超过50%。在规划中,要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

新区建设过程中要充分体现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河北“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的定位,探索在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发展的新路。重点要因地制宜地制定政策,做好现状传统产业的整合和升级,做好就业保障;统筹好移民搬迁和城镇改造,让搬迁农民融入城镇生活;积极探索体制机制改革创新。

在产业上,承接非首都功能疏解是设立新区的首要任务。承接的疏解功能要符合新区发展要求,同时也要根据疏解功能有针对性地优化新区规划空间布局。要增强新区的自我发展能力,重点是要紧跟世界发展潮流,有针对性地培育和发展科技创新企业,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打造在全国具有重要意义的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

在区域上,要发挥带动冀中南发展,提高河北省整体发展水平,乃至影响全国的重要作用。

在基础设施上,雄安新区将采用地下管廊式基础设施,包括城市主要交通、水电煤供应系统、灾害防护系统等都将位于地下。“包括到雄安的高铁车站,也将放到地下去。把地面让给绿化、让给人的行走。”徐匡迪表示,该设想参照了包括巴黎2050规划在内的国际现代化城市设想,但雄安新区不会变成外国建筑师的试验地,将主要由中国各领域的专家学者负责。
生态问题
徐匡迪认为,在雄安新区的规划中,白洋淀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白洋淀的存在既是一个有利因素,也是重大挑战。他表示,白洋淀复杂的水陆情况是对新区规划巨大的挑战,如何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维护生态与农民利益的平衡,是新区规划面临的难题。专家的共识是,新区建设的基本出发点是,城镇与乡村的共生共荣、共同实现现代化。

城乡如何共生共融?这就要提及白洋淀的一大特点,白洋淀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湖泊,而是一块湿地,其水路纵横交错,淀中有村,淀中有堤,沟渠相通。徐匡迪称,白洋淀复杂的水陆情况对新区规划既是有利因素也是挑战,不仅有大规模的淀中村,还也有堤上村。“这是非常难处理的一个问题。”

难点在于,“既要敬畏自然,保护生态,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保护农民利益,但同时也要发展提高,不污染环境。”徐匡迪说,“起步区相对比较简单,因为起步区不牵扯到湖体。”

他列举了新区建设需要处理的四大问题和挑战。第一,如何做到理水营城。徐匡迪强调,水城融、蓝绿汇、天人合是规划同仁共同的理想,但问题是如何在马上要动工的起步区(30平方公里)、核心区(100平方公里)、拓展区(1000平方公里)中真正做到。他透露,水利部已同意将太行山若干水库的水直接送到雄安新区,水质为二类。

同时,燕山石化将整体搬往曹妃甸。他表示,此举不仅能使其生产成本降低15%,也能保证雄安新区的未来用水。燕山石化用的水是太行山的水。如果将这个水用到雄安来的话,雄安1000平方公里的拓展区的水就够了。

第二,如何做到新区建设中城乡协同发展理念的融合。真正将雄安新区建设成田园城市、特色县城、美丽乡村。

第三,如何在城市建设中紧紧抓住城市科技创新,做到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历经百年不落后”。他表示,新区将采用绿色交通系统、智能化的城市管理系统、智能建筑群等先进科学技术。其中,智能建筑群的墙壁会是可调光、调气的循环系统。

第四,如何在新区建设中同步修复白洋淀的生态功能。徐匡迪表示,白洋淀的生态在萎缩。历史上,白洋淀平均面积为320平方公里,比北京老城区还要大,现在只有220平方公里。因此,要稳定湿地面积,补水清淤,保持华北之肾的生物多样性。

徐匡迪透露,为做到理水营城、水城相融,水利部已经同意,将太行山几个水库的水直接输到雄安新区。并且,国家已决定将年原油加工能力1000万吨的燕山石化整体搬迁至曹妃甸,“他们加工原油用的太行山水将用于雄安新区。”
规划进程

雄安新区的规划方案制定由雄安新区规划工作营负责,由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东南大学、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及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六个规划设计小组共同参加。初期方案将于9月底完成。在此基础上,有关方面还成立了雄安新区规划评审会。由国内70多位地理、能源、生态等领域的专家组成,评审工作营各个方案。

徐匡迪表示,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对雄安新区规划建设所提出的要求,以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为首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半年多工作的基础上,组织了河北省委省政府以及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东南大学、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等6家国内顶级规划单位成立雄安新区规划工作营,除现场调查外,还进行了多种方案的研讨和建议。

徐匡迪表示,在研讨多种方案的基础上,又成立了一个雄安新区规划评审会,请了地理、自然、生态、能源、交通等各方面70余位国内顶级专家,对各个方案进行评审、讨论。预计,雄安新区规划建设方案研讨工作6月底将会告一段落,届时方案将提交中央审查。

资料来源:

新华网:选址•功能•开发: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热点三问
中国经济时报:雄安将建人与自然相融之城
澎湃新闻:雄安新区规划:有千年轴、人民轴、中华民族复兴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