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景观中国 >> 评论访谈 >> 景观专业评论 >> 浏览评论
中国工业遗产保护面临困境 缺全局规划和长远眼光
  •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4年08月18日 浏览:
  •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工业遗产是人类工业文明的重要载体,是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记者在甘肃、山西、北京、吉林等地采访发现,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很多地区缺乏全局规划和长远眼光,并未协调好城市发展与工业遗产保护之间的关系,甚至将二者对立起来。而一些地方探索保护利用的过程中也出现轻视低估工业遗产价值、过分强调商业开发而忽视其文化历史内涵的做法,偏离了保护的初衷。

      拆还是不拆

      记者在甘肃、山西等地采访发现,随着城市发展,工业企业被不断扩展的城区包围在内,客观上对城市整体功能的划分形成阻碍,同时由于这些企业多为重化工企业,对城市环境和居民生活也构成潜在威胁。老工业企业的搬迁、老厂址的改造成为城市发展的必然。

      位于市中心区域的兰州石油机械厂(简称“兰石厂”)是苏联援建中国的“156项目”之一,也是中国石油机械制造的“老大哥”,厂区内仍保留多处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老建筑。“兰石厂有个上世纪50年代的大厂房,典型的苏联援建风格,非常珍贵,但如果列为重点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将划到七里河区的主干道西津路上。现在西津路正在修地铁,这种保护方法明显行不通。”兰州市文物局副局长吉福祥说,在兰州这样城区面积紧张、发展空间狭小的老工业城市,占地面积较大、拆迁成本较小的老工业厂区让位新的功能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城市发展空间紧张是我国城镇化推进过程中遇到的普遍问题,客观上给工业遗产保护带来了一定困难,记者采访发现,城市建设中的急功近利,对工业遗产价值认识的缺乏和短视,以及实际操作中的“随意性”,加剧了工业遗产消失的速度。

      兰州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城市建设虽然有总体规划,但具体实施时却是以局部规划为主进行招标建设,无论对于规划还是建设而言,推倒重建都比保护性开发简单、省钱,因此往往缺乏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动力。

      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表示,当传统工业退出历史舞台后,大批工业建筑失去了原有的使用价值,又占据着中心城区的土地资源,因此许多人将老厂房、老仓库看成是城市的累赘。“他们只看到厂房下面土地的价值,却没看到它所承载的历史内涵远远超过土地本身,这是城市在现代化过程中的一个重大损失。工业遗产应是城市的财富,而非包袱。应该把保护与开发利用更加科学有效地结合起来。”

      记者在全国多地调研了解到,在大批工业遗产给城市发展让路的同时,还有部分工业遗产因开发用途等问题难以达成一致,老厂区长期闲置,陷入不保护也没开发的窘境。
    位于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新华街的晋华纺织厂始建于1919年,曾是我国华北地区最大的纺织企业。2010年晋华纺织厂宣告破产后,占地8万多亩的厂区一直闲置,既没有针对性的保护,也没有开发。记者在晋华纺织厂周边看到,老旧的厂区大门与周围现代化的建筑形成鲜明对比。

      留守的原晋华纺织厂办公室主任傅榆生说,晋华纺织厂旧址是山西省工业遗产重点保护单位,对老厂址的保护,或多或少都会涉及周边建筑的拆除,因为要考虑周边居民的居住安置以及周边商店和商业摊位的安置、搬迁分流,因此相关部门迟迟没有行动。

      专家表示,在城市土地资源日益稀缺、城市人口不断扩大的背景下,相关方面有很大动力拆除这些老厂房,因此,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利用的前期规划研究显得更为重要,应努力实现工业遗产再利用和城市功能健全发展的科学协调。

      避免单一化和粗暴化

      记者在多地调查发现,在北京798、上海M50等项目获得成功后,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成了不少地方对工业遗产改造的“标准”模式,缺乏“因地制宜”的创意开发理念和对发展可持续性的综合考虑。

      上海1933、上海1919、南京1865 、新华1949……这些被一窝蜂改造成文创园的工业遗产项目,命名方式极其雷同,改造后的功能属性也惊人一致:创意产业加上办公,但实际效果却相去甚远。记者在上海1933看到,这里人迹寥寥,一片凄凉景象。

      阮仪三说,创意产业与工业遗产之间的结合日益紧密,但一些单位缺乏对工业遗产文化内涵、历史内涵的深入挖掘,将内外空间简单整治一下就对外招租,经济效益成为追求的第一目标,文化和社会价值被冷落一旁。工业遗产再利用俨然成为房地产开发的“挡箭牌”。

      工业遗产保护与改造的模式很多,但是没有“万能”。上海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吕建昌认为,现在的商业开发保护模式也是一种有效利用的方式,丰厚的盈利资金为工业遗产的改造再利用提供了准备金,关键是如何合理地开发利用;而另外一种模式,比如将工业遗产改造为学校、图书馆等公共文化场所等也未必不可。这就必须依靠政府的投资和长期补贴。采取什么样的模式取决于当地居民的文化需求和政府的财政能力,工业遗产的保护应该“因地制宜”。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改造再利用项目中,还存在过度开发的问题。总占地面积12.8万平方米的“西城红场”,是哈尔滨最大的商业综合体,由曾诞生“蚂蚁啃骨头精神”的哈尔滨机联机械厂几栋老厂房改建而成。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一级建筑师张路峰说,老厂房被“精装修”了一遍,地面全部使用大理石铺装,完全看不出老厂房的影子,工业的意象仅仅靠弄一些钢管雕塑来提示一下,已经面目全非。他认为,这种改造属于“用力过猛”,“过度设计”导致工业遗产的二次破坏,历史文化价值消失殆尽。

      扫除产权障碍

      在工业遗产的保护开发过程中,一些地方还面临工业遗产产权不清的问题,这为进一步的保护开发带来了障碍。

      以吉林为例,吉林省文物局局长金旭东说,中东铁路作为中国20世纪的大型工业遗产之一,见证了侵略者对我国东北地区侵略的历史。中东铁路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产权属于铁路部门,线路上有的工厂又属于企业或私人,作为一个整体,如果企业和私人不想修,文物部门毫无办法。“对于文物保护资金的使用,国家层面已经突破了产权限制,但省一级还没打通。中东铁路因为归属铁路部门所有,文物部门就不能投钱维护,结果造成有钱花不出去的尴尬。”

      对于产权归企业所有的工业遗产,一些基层干部群众反映,产权单位没有保护与合理开发的意识,认为“拆光厂子卖完地就万事大吉了”。有些单位即使有二次开发的想法,也往往由于缺乏足够的财力、人力和政策支持作罢。

      部分受访专家认为,保护工业遗产首先就要界定产权, 只有产权明确, 资源才能得到最优配置。我国大型工业遗产主要为国有性质和集体性质,部分工厂生活区房改后变为私有财产。因此,在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的过程中,在更好地调动企业和个人积极性的同时,地方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应进一步明确牵头部门,如地方经信部门为牵头保护单位,文物部门负责评级登记,国资、发改等部门积极协调配合。只有这样工业遗产的保护开发才能更加科学有效。

      工业遗产再利用的启迪

      在我国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过程中,政府和企业都扮演着重要角色。记者采访发现,在一些地方,企业和政府通力合作,部分工业遗产改造项目正在显现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政府积极引导与支持

      记者走访了被誉为“新中国电影摇篮”的长春电影制片厂(简称长影),其对建筑的保护和成功再利用,就是政府引导、企业开发的典型范例。 

      始建于1939年的长影老厂区地处长春市中心,原为伪满映画协会株式会社。老厂区早期建筑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被评为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过去,老厂区大门紧锁,周围布满电网,“高墙里拍电影”,充满神秘感。如今,在省市区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长影将早期建筑改造成为集长影博物馆、长影电影院、开放摄影棚、音乐厅等为一体的电影文化聚集区,并向公众开放。

      老厂区改造项目共投入资金约6亿元,其中长影自筹约60%,各级政府扶持约40%。长影集团总经理毕述林说:“老厂区的改造离不开各级政府的支持和引导,同时也是长影不等不靠、努力开拓的结果。长影人有自己的文化自觉,工业遗产保护和开发醒得早,因此也早受益。”

      记者看到,免费向公众开放的老厂区人气十足,白天不少游客到广场中央的毛主席雕像前拍照留念,傍晚不少周边居民到广场中散步纳凉。今年5月刚刚对外营业的长影电影院上座率也很高,非休息日晚间也有五到六成的上座率。长影集团总经理助理张霁红说:“在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改造后的长影向公众敞开了大门,给参观者带去一种亲切感、自豪感,也带动周边形成一片文化地标。”

      无独有偶,甘肃白银火焰山国家矿山公园也取得了成功。记者实地采访看到,由国家作为投资主体、总投资超过1亿元的甘肃白银火焰山国家矿山公园,占地10.28平方公里,分为矿山景区、主题公园和矿业历史文化长廊等部分。这里用声光电等多种方式全面展示了白银矿山的开采历史、重现了矿区开采情景,增加了不少观众互动环节。由于注重前期规划和宣传,综合运用了多媒体互动展示手段等,位置偏僻的矿山公园仍吸引了相当数量的科研工作者和不少集体参观者。

      采访中,专家和企业人士均表示,工业遗产保护和再利用的成功案例离不开政府的“牵线搭桥”,离不开政府的引导,以及政策和资金方面给予的支持。

      “有故事的”商业地产和工业旅游

      国内外一些成功经验显示,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在工业遗产保护与开发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些企业将保护与商业开发相结合,运用现代设计理念,在保护工业遗存文化风貌的同时,也为自身的商业开发赚取了可观收入。

      位于长春东盛大街的万科蓝山项目,是原吉林柴油机厂所在地,这里制造了中国第一台坦克及船用柴油发动机等。2009年经多轮竞价,万科以10亿元拿下占地约22.8万平方米的该地块,规划建造蓝山项目。

      记者看到,万科蓝山建筑立面是简约、理性的德系风格,社区中保留和修复了部分工业旧址建筑,现代建筑融合了红砖墙、锈钢板等老工业材质。临街的一片富有俄式风格的老厂房建筑群,记录着上世纪50年代的红色岁月,万科将其完整保留,建成兼具历史与时尚感的商业街。

      万科蓝山客户经理李洋告诉记者,万科团队专程远赴德国,考察了鲁尔区在城市规划上的理念和做法,特聘了德国专业设计团队,建造出融合工业历史底蕴与现代城市时尚的高品质社区。

      记者在现场看到,万科利用吉林柴油机厂吊装车间建成吉林柴油机厂历史文化展览馆,陈列着吉柴国营636厂从起步到鼎盛、转型等各个时期独具特色的机械设备。购房者要先参观展览馆,了解柴油机厂的历史,然后再进入售楼处观看样板间和沙盘。记者在项目现场遇到的看房者,也纷纷表示十分欣赏这一适当保留了工业历史的开发模式。
    除了商业地产开发,探索工业旅游也是不少企业对于工业遗产再利用的选择。

      记者在中国一汽集团展览馆看到,展览馆采用声光电等技术手段,充分展现了一汽集团的发展历程;在红旗汽车展览馆,各种年代、各种车型的珍贵红旗汽车,实物陈列。一汽档案馆高级管理专家马富文说,一汽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有诸多展览馆和博物馆,一汽集团的一些生产线也是参观线路,在这里可以看到一辆完整汽车的生产全过程。这些都是很好的工业旅游资源,是展示一汽辉煌历史和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历程的重要窗口。

      据了解,类似的工业旅游还包括山西第一家动态展示传统醋文化和现代老陈醋工艺流程的东湖醋园、有着亚洲最大地下模拟矿井的中国煤炭博物馆等。

      政府助力 企业发力

      采访中,一些业内人士和政府官员均认为,当前,保护和再利用工业遗产已经成为业界共识,保护是前提,开发是趋势,“活化”是核心。

      一方面,企业自主开发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从创意到实施等一系列问题上,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往往更加专业,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划定保护开发红线。吉林省文物局局长金旭东认为,古代遗产方面,社会资本的进入可能会有较多问题,但对于工业遗产等新型遗产而言,探索社会资本进行保护和开发,是一种比较好的途径。

      另一方面,国家应出台相关政策鼓励社会资本的进入,推动国有企业在保护和开发工业遗产方面率先垂范。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傅佳欣教授举例说,水井坊集团、吉林通化葡萄酒厂等,都把原来的酒窖保护得很好,因为这是企业的“活广告”。但对于那些已经破产企业的工业遗产,国家暂时没有资金投入的话,可以考虑引进社会资本,在保护的前提下进行开发。

      傅佳欣说,当前我国很多企业家开始重视文化建设,他们“有意愿,创意新,人脉广”,同时企业家也希望打造个人的品牌价值,这时如果政府出面引导,企业家会欣然接受,节省公共资源,增加社会财富。

      同时,一些业界人士也表达了各自的希望。万科蓝山策划助理陈彦柱说,目前我国工业遗产保护缺乏统一的政策法规,一些地区缺乏规范性、专业化的规划设计。企业需要政府在保护范围、改造程度、技术配套等关键问题上,明确细则,实现讲原则、持底线、有秩序的开发。

      重庆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所长张凤琦认为,保护工业遗产,政府首先要做好规划,使之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切实加以落实;其次,资金方面,各级政府要把工业遗产保护的专项资金列入财政预算,并及时足额拨付;三是措施有效,保护工业遗产的措施不能是权宜之计,而应提供一种长期的、细致的、可持续的有效保护。

读者评论
景观中国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投稿中心 - 建议留言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
Copyright © 2005-2010 Landscape.cn 京ICP备05068035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0058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大街127-1号北大科技园创新中心303-3室 邮编:100080
Email: webmaster#landscape.cn (发邮件请把#换成@) 
景观中国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