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建筑,一种治疗性建筑生态建筑的本质是治疗性,犹如一种活的机器。作为城市生态系统的重要环节,被植入城市内部,如同给生病的躯体更换新的人造器官。“生态乌托邦”把生态农业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引入城市内部,生态农业系统作为一个修复性环节被植入城市生态系统,并利用生态技术加速系统的循环再生,修复失衡的生态系统。

•城市农民,社会结构重组该修复系统由一系列垂直农场组成,并在空中相互连接形成生态群落,完善了城市生物链和食物供给循环。一个新的社会阶层“城市农民”由此产生。部分社区居民被邀请成为城市农民,担负农业生产和食品质量监控的使命。一种新的消费配给制度“城市农业社区集体所有制”保证系统正常运作,并调控社区间相对独立、社区内自给自足的生产活动和物资分配。

•公民化社会 “生态乌托邦”旨在降低贫富差距,减少人的隔阂,增进居民的交流,赋予市民更多社会参与权,促进民主化改革。这也提供了一条避免老社区大面积拆除搬迁的新道路。